易宪容:金鼠年,股市将有一个重要的发展机会


易宪容:金鼠年——股市将有一个重要的发展机会易宪容Q.jpg

  2019年的中国股市,应该是凯旋而终,上海综合指数由2018年底的2440点上涨到4月份的3288点,最后在震荡中到今天中午落到了3038点。由年初到年终上涨的幅度达24%以上。可以说,这对近几年的中国股市来说,是难能可贵的。特别是2019年以来受内外部因素的严重影响,经济增长持续下行,科创板注册制的推行,更是增加中国股市走好的不确定性。但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中国股市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同样为2020年的中国股市走好奠定了基础。
  对于2020年的中国股市,不仅外部条件开始企稳,中美贸易协议即将签订,而且中国政府为稳定经济增长,推出了一系列的重大经济制度改革,特别是金融制度两大重大改革(股市注册制及利率市场化步伐加快),更是会对中国经济及金融市场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而中国股市注册制实施,将是金鼠年中国股市发展最为重要的一个机会。
  不久前中国人大修订好并刚公布的《证券法》将在2020年正式实施。新《证券法》的重点及核心内容是全面推行新股上市注册制及一系列保障投资者的措施。可以说,正这两个方面缺陷正是中国股市以往难以发展与繁荣的根本所在。
  因为由股市上市的注册制取代实施了28年的审批制,这是中国股市出现以来最为重大的制度,这可为中国股市融资功能真正得以发挥。比如,以今年中国股市共有232只新股上市为例,融资额度仅2500亿人民币,但是这样的一个集资量无论是与中国股市的规模还是与中国经济体来说,融资量都是太小,而全面采取新股上市注册制后,这种情况将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由股市上市的注册制取代实施了28年的审批制最为重要的意义就在于股市的运行机制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股市资源的配置由政府为主导落实以市场为主导的机制上去。以往中国股市最大弊病就在于政府对股市的参与和干预过多,这根本上就不利于股市资源的有效配置,更在于在政府对股市的主导中,政府对股市进行完全的隐性担保。在这种情况下,必然导致中国股市两大严重问题:一是股市投机炒作疯狂,因为投机炒作者可以让其炒作收益归自己,把其炒作的成本转移给社会承担;二是股市的贪污腐败权力套利盛行。这就是20多年来中国难以发展的根本所在。
  而注册制替代审批制,就是要减少政府对股市的参与和干预,就是要弱化政府对股市的隐性担保,逐渐地让资源配置由市场价格机制来决定。在注册制下,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并不取决于与政府权力的远近或紧密程度,而是取决于给投资者带来回报多少,并通过一系列的法律制度与司法制度安排来保证上市。如果以市场机制来配置资源,这将给中国股市发展与繁荣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
  2020年即将实施的《证券法》另一个重要全面加大对投机者权益的保护。因为就证券市场来说,无论是知识水平、技术能力、与市场距离等方面来说,股市中小投资者永远处于弱势的地位。如果他们的利益没有得到绝对的保护,随时随地都面临受到侵害与掠夺的可能。前20多年的中国股市最为诟病就是对中小投资利益容易受到侵害,股市受益的大小往往会与政府权力远近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多数中小投资者往往成了被宰割的羔羊,投资者不敢也不愿意进入这样的市场。所以,《证券法》对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的强调,就是希望中小投资者放心进入股市,他们的利益将受到严格保护。
  可以说,中国股市这两大改革将给2020年证券市场带来重要的发展机会,最加上中国房地产市场投资机会正在全面减弱(不少购买三四线城市住房的居民已经出现亏损)也将成2020年中国股市发展的重要助力。所以金鼠年将是中国股市发展的一个重要机会。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0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