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 多少中国家庭,被这三个字拖垮


《都挺好》: 多少中国家庭,被这三个字拖垮

《都挺好》.jpg

都挺好的背后,是装糊涂。

这种中国式装糊涂、混日子的人,真的不少。

多少中国家庭被拖垮,都是因为“都挺好”这三个字在粉饰太平

 0.1 

难得糊涂,被宣扬为中国生活哲学中的最高智慧。

懂得揣着明白装糊涂,更会被人敬佩得五体投地。

最近一部大热的电视剧——《都挺好》,才播到十几集,已经把这种“智慧”演绎得丝丝入扣。

老伴儿暴毙,没受什么病痛,挺好;

小两口吵架了,没打起来,挺好;

爸爸失业了,终于有时间陪陪孩子,挺好。

坏事尽量往里藏,坏事都往好处想,典型的中国式思维,皆大欢喜,一切都挺好。

但坏就坏在:现实并不按照人们想的“都挺好”。

相反,很多时候,都很不好。

苏明成陪父亲看病.jpg

 0.2 

你说挺好就挺好,造化岂不是很没面子?

苏家一家五口,表面上看,真的挺好:

大哥苏明哲,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硅谷IT工程师。定居美国,妻女温顺。

苏明哲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硅谷IT工程师.jpg

二哥苏明成,娶了个有钱又多金的太太。

新买了房,日子越过越红火。

苏明成娶了个有钱又多金的太太.jpg

三妹苏明玉(玉姚晨饰演),国内著名销售公司总经理。

杀伐决断走路带风,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现代女强人。

苏明玉,著名销售公司总经理,完美诠释现代女强人.jpg

都市情感大戏《都挺好》,苏家小妹明(玉姚晨饰演)与小饭馆老板石天冬(杨祐宁扮演)树下相拥,温馨甜蜜洋溢画框,引发观众对剧期待。

姚晨、杨祐宁这对《都挺好》戏中的荧屏情侣.jpg

姚晨、杨祐宁这对《都挺好》戏中的荧屏情侣A.jpg

姚晨、杨祐宁这对《都挺好》戏中的荧屏情侣B.jpg

        苏爸爸很温和,一副谁都不得罪的老实人的脸。是你爸、是我爸,是典型的中国式爸爸。

苏爸爸说:“挺好“.jpg

苏妈妈比较惨,一出场就死了。

打了一整夜麻将,突然胡了一把大的,开心得心梗发作,就此挂掉了。

突然暴毙,苏爸爸说:“挺好,走得不痛苦。”

问题就从苏妈妈的离世,开始出现。苏妈妈一死,苏爸爸第一个联系的,不是在国内的明成和明玉,而是远在美国的大哥明哲——因为长子为大。

看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苏家是一个典型重男轻女的家庭。

大哥一回来,就指责弟弟明成、妹妹明玉,怎么都不陪在妈妈的身边。

苏妈妈说这话:一个女孩子,上这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jpg

我们这才知道:原来三妹明玉,已经和家里断绝来往十年了。

这是为什么呢?高中时,明玉成绩很好,好到可以上清华那种,本来可以进学校的强化培训班,但是要交1000块钱。

明玉回到家里,不知道怎么跟妈妈开口。

恰好这时候二哥明成要出去旅游,伸手就跟家里要了2000块钱,苏妈妈很爽快地就给了。

明玉见机,也提出要那1000块钱。

苏妈妈说:一个女孩子,上这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jpg

谁想到苏妈妈说了这么一段话:“一个女孩子,上这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我给你报了一个免费的师范学院,你给我读去。要不你就去我医院那儿,这样更省钱。”

明玉痛哭,苏妈妈祭出中国家长最常说的那一套:

“行了,别哭了。我们养你那么大,容易吗我们?”

气得明玉跳起来大喊:“我让你生我了吗?我让你养我了吗?生我下来,你们就得负责!”最后还挨了一巴掌。

苏妈妈对待女儿和儿子的区别,还不止这些。

因为要凑够钱给大哥明哲去美国留学,他们没问过女儿,就把她的房间卖出去了。

二哥明成要订婚,又把一个房间卖出去了,也没咨询过她。

不仅如此,她还要帮二哥洗臭袜子、干家务活。

苏妈妈说这话:一个女孩子,上那么好的学校有什么用?.jpg

最后明玉和苏妈妈摊牌,苏妈妈说的话,看得人佛都有火:“苏明玉,你是个女孩,你怎么能跟你两个哥哥比呢?”

不用我多说,你都知道为什么明玉和家里断绝来往十多年了。

明玉和家里人的关系,在苏妈妈没死之前,就已经很尖锐了。

苏妈妈死了以后,苏家的矛盾,才彻底全面爆发。

苏爸爸因为说害怕回到老宅,看到老伴儿的鬼魂,死活赖在二儿子明成家里不走。

澡也不洗,家务也做不来,好吃懒做,将儿子家里搞得一地鸡毛。

明成虽说很不乐意,给大哥打电话的时候,还一直都说,“爸住得挺好的”。

明玉知道以后,提出让爸爸住在自己家里,爸爸不肯,顺带牵出了明成一直“啃老”、花光了爸妈积蓄的“妈宝男”人设。

明成妻子丽丽气得回娘家,对自己爸妈说的话依然是,“没什么,我们俩都挺好的”。

大哥本来要接父亲过去美国定居,谁知道突然失业,对家里人还不能说出真相、怕丢面子,一边暂缓接父亲过来的动作,一边焦头烂额找工作。

这个中国家庭的生活,面子上看红红火火挺好挺好,把里子一掀开,爬满了吸血的虱子。

 0.3 

说“都挺好”的,谁不是在装糊涂

 这种中国家庭的症结在哪里?

我觉得是:大家都在装糊涂。

首先装的那个人,是苏爸爸。因为老婆没死以前,他几乎装了一辈子。

苏家的一家之主,很明显是苏妈妈,而苏妈妈最疼的,很明显是两个儿子。

苏爸爸让二儿子明成,摘个扁豆、盛碗汤,苏妈妈立马损他:“多大的事啊,都让孩子做。”

很显然,他对儿子是没有管教能力的。

明玉要那1000块钱报名强化班,苏妈妈偏心不给。

明玉求救,苏爸爸赶紧把碗放下,逃离饭桌去看报纸。

明玉从学校跑回来和妈妈摊牌,让爸爸帮嘴,他浑身哆嗦着说:“我先上个厕所。”

他在明成家里吃鸭脖子吃出毛病,明玉上门兴师问罪,他不敢说是自己买的,让明成明玉两兄妹吵去。

明成、明玉在老宅子,查看他记下的儿子的欠账。

他把身子转过去、脸贴着墙,不敢面对儿子忿恨的眼神。

老婆在世时,他不敢说一个不字,只有唯唯诺诺。

老婆去世了,他还是缩头乌龟,对三个孩子的事不闻不问,只顾着自己混浪享受。

他天天嘴里唠叨的家里“都挺好”,不是建立在培养孩子性格、解决家庭问题上,而是建立在像鸵鸟一样对坏事不管不顾、对好事盲目憧憬之上的。

他的好日子,都是装出来的。

这种中国式装糊涂、混日子的人,真的不少。

多少中国家庭被拖垮,都是因为“都挺好”这三个字在粉饰太平。

他的老婆、那个重男轻女极端严重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在装糊涂。

最明显的,是她对儿子明成的纵容。

明成好吃懒做、不好好读书,她在家里不让他做家务、只让妹妹服侍他。

为明成托关系、送钱,找了份工作.jpg

她为明成托关系、送钱,找了份工作,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有本事。

明成结婚了,每次向她拿钱,她还是几千几千地送,连婚房、装修都是掏自己的钱。

她知道儿子在啃老吗?肯定知道。

一个对女儿能百般刁难、处处节制的女人,不可能不清楚儿子的习性。但她有阻止吗?没有。她不能纵容女儿,却舍得纵容儿子。这不是装糊涂是什么?

 0.4 

装糊涂能装出自己的便宜

却真给别人带来无数麻烦

苏爸爸装了一辈子,憋屈是憋屈了点,但没吃过亏,反倒“算计”出很多真利益。

明玉劝他把一身衣服换了,他借口说没钱买(确实没钱,因为都被明成借走了)。

可明玉说给他买,他立马两眼放光,身板挺直说:“真的?”

镜头一转,他们父女俩在商场里,已经大袋小袋提着了。

几千的衣服买起来,毫不客气,毕竟花的是女儿的钱。

明成劝他洗个澡,他不听,最后只能去蒸桑拿、搓澡按摩,好不舒服,最后他老人家还不想走。

刚劝儿子要把媳妇接回来,儿子说马上就去,苏爸爸鸡贼地说:“不着急,不着急,再待会儿,再待会儿。”

他和儿子算计着怎样养老,都说要把明玉叫过来,开家庭会议。

可一到商量谁去打电话,爷俩都说“不打”,硬是让儿媳妇丽丽给打了。

(在这一点上,明成装糊涂,装得跟他老子一模一样。)

就凭着这一股鸡贼劲儿,苏家一家四口外加两个媳妇的生活,被掰扯得分崩离析。

自己爱面子、爱占小便宜、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却要装得毫不在乎、笑脸迎人。

暗地里却要么对最亲的人敲骨吸髓,要么让人左右为难,这种“难得糊涂”可真是难得啊!

李安早期的电影《喜宴》,讲的也是这么个事。

伟同是个同性恋,美国定居,事业有成,远在台湾的父母,却一心一意要给他找一个媳妇儿。

还亲自飞来美国,住到他和男朋友家,监督孩子成婚。

(当然,父母都不知道他和男朋友的关系。)

无奈之下,伟同只好和一个华人女孩薇薇,假装结婚,先骗过父亲再说。

但在新婚喜宴晚上,薇薇强硬和伟同发生了关系,还搞大了肚子。

伟同的男朋友知道之后大吵大闹,在家里狂飙英文粗口,他们以为父母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谁知道父亲在台湾的时候,就为了来美国,而特意强化训练了自己的英语。

换句话说,他们说的话,父亲都听得出来,但他一直不说出来,一直隐瞒着。

伟同男朋友带父亲去散步,父亲给了他一个红包,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伟同和他的关系,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男朋友很惊讶:“那……你为什么不说?”

父亲说:“只要他们生出了孩子,我抱上了孙子,其他的事情,我都不计较。”

这句话,说出了“中国式装糊涂”的鸡贼之处:

我装的是糊涂,可我要的是实惠。

只要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你们怎么搞,是你们自己的事。这事儿,亲儿女都没得商量。

没的是商量,有的是算计。

这种处世哲学,确实有用,大家嘻嘻哈哈把问题糊弄过去了,有时候会产生你想要的结果。

就像《喜宴》,最终还是落得个伟同和男朋友、薇薇三人共同抚养孩子,父母开心满意离开美国的“大团圆结局”。

但很多时候,就像《都挺好》里展现的,它给你的绝不是岁月静好合家欢喜,反倒是硝烟四起争端不断。而你,又怎么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大团圆结局,还是身心受创疲惫不堪呢?

苏明玉完美诠释现代女强人.jpg

 0.5 

明明白白过日子,都别装

 还是用李安自己的电影——《饮食男女》来举例。

大厨老朱,丧失老伴多年,独守着三个女儿。

而他和三个女儿仅有的交流,就是每周一次的家庭聚餐。

老朱想娶年轻的锦荣为妻,但是一直开不了口。

三个女儿各自都有自己的少女心事,也不愿意和老父亲交流。

每次在饭桌上尝到父亲做的菜,要么料放少了、要么菜炒糊了,总是要虚掩过去:“没有啊,很好啊。”

一家人你瞒我瞒,都不说真话,日子过得每况愈下。越是这样装作天下太平,老朱越来越受不了。

多年的好友去世了,他没了说话的伴儿;女儿一个一个嫁出去,家里越来越冷清;

女儿一个一个嫁出去,家里越来越冷清.jpg

自己身为厨师,味觉却一天一天失去,事业上的挫败感,让他无地自容。

他受不了了,终于在最后一次家庭聚会上,捅破了最后一层真相。

他把老房子卖了,要和跟自己女儿同龄的锦荣,一起过日子。

结果,锦荣的母亲,晕厥倒地,一众儿女忙前忙后,这个家,终于也散了。

像不像《都挺好》里,苏妈妈死了以后,苏家几口人的状况?

可是最后怎么样?

几个子女终于明白了父亲的苦心,老朱和锦荣也住到了一起,锦荣还成功怀孕。

每个女儿,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电影最后,老朱喝着女儿的汤,终于恢复了味觉:“你的汤,我尝到了,我尝到味道了……”

他尝到的,是终于过上自己想要的那种生活的滋味儿。

而要尝到这样的生活的滋味儿,需要你不再忽略内心需求,不再揣着明白装糊涂,勇敢喊出自己想要的。

《都挺好》里面过的最好的,我反倒觉得是妹妹明玉。

她一开始就不能容忍自己不满意的事情:妈妈卖房子,无条件给二哥钱……

上面也写到了,她为了表达自己的心声,和妈妈说出来的话多难听。

但是她却因此更加看清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趁早撤出了那个光顾着消耗她的家,追寻自己一路上的目标。

第9集里讲:

大哥明哲失业,接不了父亲来美国了,苏爸爸只能继续赖在二儿子家里住。

二哥明成和妻子丽丽,商量着开家庭会议,把明玉也叫上,本来是想让明玉也出一份养老钱。

结果明玉叫父亲拿出了多年来的记账,清清楚楚写明了三个子女,从出生到现在,花了、借了家里多少钱。

结果一算,二儿子明成,花了两老一大半的钱。

作为专业会计师的丽丽,羞愧得无地自容,当即表示负责赡养爸爸。

明成花了两老一大半的钱.jpg

故事到这里,苏爸爸的去留问题,才终于有了个明白的说法。

各人有各人的职责,清清楚楚,谁也不能糊弄谁。

看到这里我很感慨:家人之间账目算得那么清楚,本来这是极其奇葩的一种行为。

但是面对一个和稀泥一样的父亲、蛮横无理的儿子,不记账能把话说清楚吗?

账本不摊开,这个家的龌龊真相,就永远没办法理得清。

可以这么说:明玉用一种冷血的方法,维护了这个家最后的一点温情。

明玉用一种冷血方法,维护了这个家最后一点温情.jpg

以后的事,大家都别装。

表面上看,“装糊涂”,是中国式家庭的粘合剂。

但谁知道,粘到最后,谁能被粘到外头去风风光光,谁被贴到墙上去给人擦屁股抹屎?

因此,要是有人总是说:“没事,都挺好,都挺好。”

希望我们都能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好!”

我不好!明玉要求小声点.jpg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