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庆:人生需要反差,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蔡国庆:人生需要反差,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蔡国庆B.jpg

  阳光、优雅、正能量,蔡国庆从艺40年来保持的形象,通过《绝世高手》这一部电影,就全“毁”了。在电影中这位“歌坛常青树”不仅演了个伪善的大反派“蔡老板”,还大胆地拿自己开涮,把自己的经典歌曲《365个祝福》进行恶搞。

  “老艺术家”蔡国庆怎么能这么豁得出去?怀着强烈的好奇心,记者拨通了蔡国庆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蔡老师正奔波于《绝世高手》的全国路演,观众的惊喜和热情让他非常兴奋,“每次见面会我不唱这首歌,观众都不让我走”。本以为是导演卢正雨用了什么高招说服了他,没想到蔡国庆说,这是他的主动转型,“我不希望现在就成为‘老干部’,我仍然希望有更大的发展。”

  或许是歌手的烙印太过鲜明,很多人都忘了,蔡国庆其实是中戏表演系毕业的,1981年就曾参演谢铁骊执导的影片《包氏父子》,此后在《青春万岁》、《没事偷着乐》、《最爱》等影视作品中均有精彩的表演。这一次挑战大反派,不仅让他过足了戏瘾,也让他对演员这条路有了更多的野心。

  年轻时蔡国庆曾经被外界的质疑声所困扰,但现在他已经彻底甩掉了“偶像包袱”,演反派、参加真人秀、上网红综艺……不断颠覆着自己。他说,这种自信来自于他对艺术热爱,来自于岁月的积淀,更来自于儿子庆庆带给自己的改变,“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想名和利的事情,只是尽心竭力地想要做一个称职的演员。”

十年前肯定不会演这个角色

  记者:看完《绝世高手》,很多观众都说,您的角色是全片最大的惊喜。

  蔡国庆:我觉得这种惊喜呢,就是人生需要反差,其实这也表明了我的一种生活态度。我爸爸是中国第一代演员,我戴着红领巾的时候,就见到了中国最顶级的艺术家,郭兰英、王昆、秦怡、田华……我的一生就没有离开这个圈子,我更能够体会到,演员这个职业跟你的人生态度是紧紧相关的,包括你选择唱什么歌,演什么角色。我这次的角色就能够体现我当下的一种心态,如果换成十年前,我肯定不会演。15年前、20年前,我还曾为我的形象担忧,推掉过非常重要的电影作品(编者注:指《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严格地说,就是那个时候我活得没有那么自信。

  记者:当年还有偶像包袱?

  蔡国庆:对,其实成为一个年代的偶像,它不应该成为你的包袱,应该成为你的资本,应该给你注入一种强大的自信才对。很多人都说是我的演艺之路一帆风顺,其实不是这样子的,以我背后的历程来讲,也有好多难以启齿的辛酸。但是我的自信来自于哪呢?我真的是一个热爱艺术的人,我真的是一个以艺术为生的人,没有用忽悠的水平,也没有用炒作包装这些手段,我是尽心竭力地想要做一个称职的演员,这是我内心非常强烈的渴求。至于红与不红,有没有流量,对我们这一代演员来讲,根本不会在意,如果在意的话那太可怜了,没有把自己放对位置。

早年的表演功力没有丢掉

  记者:卢正雨是一个新人导演,合作之前会不会担心?

  蔡国庆:我没有担心,这真的是源于我这些年内心的调整。有人说我是放下包袱、放飞自我,还是太简单了,没有摸透我灵魂深处的变化。到了现在这样的年纪,岁月带给我的,尤其是儿子带给我的,让我有了那种自信,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再让我经受不起的了。我不再处处担惊受怕,怕唱不好,别人骂我奶油小生,怕形象不好,别人骂我没有阳刚之气,这些都不会在意了。

  昨天跟雯丽姐通话,顾长卫导演说,之前请我演《最爱》的时候,就看出我那种突破性的表演,说蔡国庆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歌唱家或者军队的艺术家。这些外在的头衔在我身上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就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演员。我能够承担这个角色的时候,绝对是全身心地去演。

  记者:您演的这个蔡老板是完全在拿自己开涮,这些内容是原本剧本中就有的,还是邀请到您之后才为您量身定做的?

  蔡国庆:卢正雨导演为我这个角色已经想了70%了,他说他是怀着很忐忑的心来找的我,觉得我可能不会接受这个角色,没想到我满口答应下来。他和团队特别兴奋,说“给蔡老师加戏加戏加戏”。开拍前两个月,他就不断让我给编剧团队提供一些个人的情感细节、唱歌的风格,包括跟我说有些戏要怎么演,我能不能接受。我就告诉他,你大胆地去做吧。他自己说的,能拿一个30年来屹立不倒的歌唱家形象来颠覆,是他占了大便宜了。这个电影点映之后,观众对我的评价还是很好的,说句实话,我早期在中戏四年的学习和表演的功力是没有丢掉的,而且这个角色不是那么简单,还是需要有演技的。

蔡国庆C.jpg

内心还是给自己划底线的

  记者:这一次和您合作的,还有范伟、陈冲这样的老戏骨,他们的表演给您带来哪些冲击?

  蔡国庆:陈冲对我的冲击最大,我们这代人是看着她的《小花》长大的,她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女演员,到了好莱坞又走国际化路线,演得都是正剧,这次她也是巨大的颠覆。我在片场看见陈冲都这么豁出去演了,我还能有什么放不开的呢?范伟老师,他是喜剧大咖,怎么演怎么有,怎么演都是对的。严格地说,现场导演和他的沟通不是那么多,导演说,范老师,您就按照您的来,您怎么来都对,人家是金马影帝啊。

  记者:这部电影里恶搞了《365个祝福》这首经典歌曲,以后您还能在舞台上好好表演这首歌么?

  蔡国庆: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以后再唱这首歌,可能真的会笑场。其实还不算是恶搞,算一种喜剧元素,就看我内心能否接受。我特别感谢这部电影,这首歌已经成为我标志性的一首歌,真的是深入人心,而这部电影给它注入了新的魔力,让它成为新的神曲。现在我走全国院线的时候,那些年轻的孩子也许根本不知道这首歌,但是他们通过这部电影喜欢上了这首歌,每次见面会不唱这首歌不让我走,非说“蔡老板,送祝福”,让我的心跟现在的孩子一下就拉近了,让这首歌重新有了很喜感的生命力。

  记者:这一次您在电影里还尝试了很多造型,霸道总裁、奶嘴宝宝、红领巾少年,拍的时候,你会不会忍不住笑场啊?

  蔡国庆:拍的时候,我最反感的就是“奶嘴宝宝”,险些就罢演了。因为卢正雨导演是到现场才告诉我。

  记者:他其实是一步步在试探您的底线,对么?

  蔡国庆:有可能,看我能突破到什么地步。其实他让我做其他造型,或者多么夸张狰狞的表情,包括穿“臭宝宝”毛衣,我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让我装婴儿吐奶嘴的时候,我真是不行了,我害怕到后来还会有什么东西。所以我当时叉着腰,逼着导演跟我摊牌,他说您放心,再也没有了。那个镜头我试了好几次,其实我内心有点接受不了,我这代演员不管做什么事情,内心还是要给自己划底线的。

  记者:那比如电影里,范伟老师男扮女装的造型,您能接受么?

  蔡国庆:不接受,我的突破目前已经算是非常大的了,但还是有底线的。我尤其不能演那种男扮女装的戏,现在有很多这种戏特别讨巧,但是也太俗套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用更有意思、更有水平的表演来完成人物的塑造。毕竟我演电影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晚会歌手不是老土鳖

  记者:那以后会不会在演员这条路上有更多尝试?

  蔡国庆:我非常希望。我从1986年参加全国百名歌星演唱会登上北京舞台,1991年登上春晚舞台,一直走到今天,我觉得我真的是挺棒的。我身旁很多演员都很羡慕我,“蔡老师,您怎么可以撑到今天,而且依然没有被新媒体淘汰?”晚会时代我成功了,让妈妈那一代人记住了舞台上那个很温情很正能量很阳光的蔡国庆,现在晚会的辉煌期过了,这几年我在新媒体上的亮相又被新一代的观众接受,这是我人生非常大的优势。我自己都会感叹人生,我要好好珍惜,每次上新的综艺节目,我内心是充满喜悦和挑战,不是说我们晚会歌手就是老土鳖了,我倒要看一看我们土不土,我倒要看一看我能不能和你们玩在一起。不管是《吐槽大会》,还是《饭局的诱惑》,他们年轻的编导都问我,您怎么能够从那个年代跨越到今天,成为综艺咖、喜剧咖?但是我也想告诉《北京晚报》的老读者们,我仍然会在主流的舞台上,用我固有的阳光的正能量的形象去唱歌。

  记者:我感觉您是在参加了《爸爸去哪儿》之后,慢慢打开了自己?是一种主动的转型么?

  蔡国庆:是主动转型,不是被逼迫的。《爸爸去哪儿》之后,为什么有变化?因为大家看到了我生活的变化,我的青春岁月有很多传言在伴随着,但是我就是要告诉你们,你们所有人都会误判,我仍然可以掌控好自己的人生。所以我参加很多别的节目,就是无形中对自己新的挑战,我不希望现在就成为老干部,我仍然希望有更大的发展,因为我留恋这个舞台。

  记者:您会让庆庆看这部电影么?担不担心他觉得爸爸演坏人?

  蔡国庆:会看,昨天还通电话呢。我现在就得告诉他,坏人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在他心中,那真是高大上。《爸爸去哪儿》之后,我已经告诉他,爸爸是演员,这是一份工作,我可以演坏蛋,也可以演警察,演好人。但我相信他看完肯定也会颠覆了他心目中的老爸形象。

  记者:接下来,您还想挑战什么类型的电影或者角色?

  蔡国庆:我的内心其实特别想演很有情感的文艺片,那种比较细腻的表达,是我表演上能掌控的。这次以喜剧演员重新返场,也算是一个套路,让大家关注到我的演技。其实喜剧特别难演,能演好喜剧,演其他都应该没有问题。 (稿源:《北京晚报》李俐)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