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讨论“老龄化”究竟想干什么?


季羡林:讨论老龄化究竟想干什么?

老龄化.jpg

  我觉得“老龄化社会”这一个词儿像是一个舶来品。几十年前我没有听说过。
  谈论人的老龄化,不是一件坏事。在人类社会中,除了那些夭折和中年早逝者外,每个人都有一个老年。
  一般说来,人到了老年,血气已衰,行动不会像青少年那样矫健,有时会要一点照顾,这是人之常情。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谈论“老龄化”,不但未可厚非,而且符合中国尊老的美德。因此,在最初在报章杂志上碰到“老龄化”这个词儿时,心里颇有点甜滋的感觉,因为我自己早已就算是个老人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谈论在报刊上出现的次数多了起来,而且给“老年”也下了定义:60岁以上就算是老年。
  我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国际上公认的?谈论的口气也严肃了起来。我曾读到一些报道,说某某城市到了多少多少年,“老年人”达到全体居民的多少多少百分比,它就算是个“老龄化城市”。
  虽然没有明说其后果,然而语气之中隐隐埋藏着一点“忧患意识”。
  也许因为自己是老年人,难免有点神经过敏。我隐约感觉到,社会已经把老年人视为一种包袱,一种负担。他们自已已不能生产、劳动,需要别人——当然是年轻人——来养活他们了。
  将来老年人越多,则问题越多,偏偏建国以来,人均寿命已经增加了一倍多,看来将来还会提高。
  这就意味着,社会的包袱将会越来越重了。
  这岂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吗?
  恕我愚陋,我不理解,这样喧嚷不休地大谈“老龄化社会”,究竟有什么意义?
  规定60岁为老年,在旧社会是可以的。然而到了今天,专就我们搞人文社会科学的人来说,60岁正是黄金时期,读书多了,资料掌握也多了,正面和反面的经验和教训都已经有了,正是写作的最佳时刻。
  然而社会却突然告诉你:你已经“老”了!不中用了!成为社会的负担了,“老龄化”一个化字就把你打入另册,谈老色变,好像是谈艾滋病、环境污染、生态平衡破坏等威胁着人类生存前途的祸害一般,老年人也威胁着人类的生存。
  我真正不了解,谈论“老龄化”究竟想干什么?从前的皇帝有权“赐自尽”,难道现在的社会也想赐老人自尽吗?
  事实上今天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还能干事、想干事、肯干事的大有人在。老在他们耳边聒噪什么“老龄”、“老龄”,搅得他们不得安宁,这对社会不利,对中青年人也不利。这不是一清二楚的吗?
  我的话能代表一部分老人的心情。我说得可能有激烈的地方,请非老人原谅包涵。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