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产阶级的集体意淫:逃离北上广


中国中产阶级的集体意淫:逃离北上广

中产阶层逃离一二线城市.jpg

  在惨烈的竞争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中产阶级的宿命,抱怨没有意义,逃离更是妄想。
  所谓逃离北上广,具体行动落实为点赞—评论—转发三步走,同时自行脑补一下世外仙居的诱人画面。这样想象中的逃离就已经完成,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了诗和远方。就像那些天天喊着要减肥的女士,在表明姿态的同时已经将自己想象成一道闪电。
  在惨烈的竞争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中产阶级的宿命,抱怨没有意义,逃离更是妄想。
  可以肯定地说,在一线城市混得好,回到三四线城市未必能够混好;而如果在一线城市混得不咋地,回到三四线城市只会更惨。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被逃离北上广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如果光看这些数量惊人的10万+文章,大概会以为北上广早已成为鬼城。然而三次元世界的真实数据表明,一线城市的常住人口始终保持着高速增长,舆情和现实相互打脸,这就很尴尬了。
  
关键词:WHO?
  也许,逃离北上广的人的确不少,而同时有更多野心勃勃的人挤进来,是谓围城效应;但更有可能,所谓逃离北上广,只不过是一部分人在网络空间的二次元想象,具体行动落实为点赞—评论—转发三步走,同时自行脑补一下世外仙居的诱人画面。这样想象中的逃离就已经完成,不费吹灰之力就拥有了诗和远方。就像那些天天喊着要减肥的女士,在表明姿态的同时已经将自己想象成一道闪电。
  那么是谁在想象逃离北上广?富豪不存在逃离,富豪本来就居无定所,也无所谓国籍。因为资产可以像海水一样全世界流动,富豪作为人格化的资产,自然也就可以无在无不在。农民工更不会喊出逃离北上广,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生活在北上广,他们只是被迫在那里讨生活。热衷于幻想逃离并乐此不疲的,只能是中产阶级。对于这个苦逼夹心层来说,消解压力的方式除了买买买,就是偶尔意淫一下逃离之后的美好生活了。
  但遗憾的是,富豪可以择居,农民工可以返乡,唯有中产阶级是城市的附庸,一旦逃离就什么都不是。如果说微信公众号是专为中产阶级准备的精神快餐,那么逃离北上广就是专为广大一线城市中产特供的精神酒精——小酌怡情,大饮伤身。田园牧歌想象一下就好,千万不能当真。
  
关键词:WHY?
  来看看中产们高喊逃离北上广的几个主要理由:房价太高、竞争太大、雾霾太重。在麻辣姐看来,这些理由都不成其为理由。
  一线城市之所以是一线城市,就在于这是精英聚集与财富聚集之地。人聚财聚,房价岂会不高?竞争岂会不激烈?既舍不得放弃享受一线城市的丰沛资源,又幻想摆脱为此需要付出的艰辛努力以及承受的些微不便(雾霾、拥堵之类),这是中产阶级最大的矫情。问题是,凭什么?
  对于高房价,麻辣姐在上一篇文章《别傻了,买房才是阶层逆袭的唯一机会》中已经指出,高房价对于广大中产来说,几乎是唯一致富机会而绝不是阻碍,此处不再赘述。
  至于竞争激烈压力山大,这是身为中产就注定要承受的。中国目前的阶层固化,是0.1%的顶层阶级与99.9%的普通人之间已经没有流动的可能性,而在中上层精英和中下层之间还有相当大的流动性。
  身为中产,意味着凭个人禀赋,智商、情商、颜值、运气等,而向上攀登的路已越来越窄,有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却很容易因为种种莫名其妙的失误而向下跌落,如在2015年卖房炒股之类。
  因此在惨烈的竞争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中产阶级的宿命,抱怨没有意义,逃离更是妄想。更何况压力大并不是中产阶级的专利,富豪和穷人压力就不大?只不过富豪的压力不足为外人道,穷人的压力没人有兴趣听。
  说到雾霾,又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话题。但中产阶级并不是全然无辜者,大家一起买买买的消费狂欢与节节攀升的能耗与污染有直接关系。就雾霾的危害而言,很多人视为洪水猛兽谈之色变,事实上雾霾充其量对我们的寿命只有潜在的损害,就像绝大多数烟民其实都不是死于肺癌。
  人的死法可以有很多种,只盯着雾霾未免太没有想象力。身为帝都人民,死于交通事故的可能性就比死于雾霾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因此如果不是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疾病,因雾霾而决定去留就是典型的非理性行为。幸好大多数人只是嘴上抱怨几句而已。
  无可否认,相对于大多数人的口头逃离,有一小部分人是真的逃了。至于逃往哪里,总结起来大概是这几种选择:移民发达国家,回归三四线城市,或者想象中的世外桃源(排名前三的热门地点是丽江、大理、香格里拉)。
  先说移民。对一线城市中产来说,卖掉一套自住房的钱去投资移民是够了。
  但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移民往往意味着阶层跌落。我们不要忘了凤姐的忠告,适合移民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不需要再为生计劳碌的人;二是本来就是底层劳动者,移民后不存在心理落差,还可以拿更高的时薪。至于不上不下的中产阶级,还是三思而后行为好。
  中国的一线城市事实上已属于发达世界,而三四线城市以下还是第三世界,一线城市中产在心理上是拥有强烈的优越感的。移民以后直接变成被歧视对象,曾经光鲜的职业精英直接沦为蓝领工人(如大学讲师去做超市收银员、央视记者去屠宰场当工人之类,想想就很悲催),从一个社会的中坚力量变成另一个社会的边缘人士,这种心理和身份的巨大转变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的,很多人终其一生,到底意难平。
  回归三四线城市,可以看做是移民的逆向操作,即从发达世界移民到第三世界。凭着一线城市一套住房变现的资产,到三四线城市可以算得上有钱人了。这种感觉应该很爽?但再来看看,三四线城市的那些有钱人正在干什么?——拼尽全力让自己的子女挤进一线城市。有没有种人生走入死循环的错觉?
  一线城市到底有什么好?这就好比在问,学区房为什么重要?正如学区房能让一个即使天资平庸的孩子也有机会进入好大学,一线城市的最大吸引力就在于,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它意味着足够多的机会。金子确实在哪里都能发光,但绝大多数人不是金子,并没有什么天赋异能。对普通人来说,更有可能是“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你身处的环境决定了你是谁。可以肯定地说,在一线城市混得好,回到三四线城市未必能够混好;而如果在一线城市混得不咋地,回到三四线城市只会更惨。
  逃离北上广的人往往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心想有着一线城市的高位势能加持,下到三四线城市还不如鱼得水?岂料小城市因为机会更少所以竞争更激烈,面对逼仄的人际空间和复杂的潜规则,习惯了职场明规则的人基本毫无应对之力,于是在逃离北上广不久后又仓皇“逃回北上广”。
  至于去到想象中的世外桃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后呢?只有圣贤大哲才过得了真正的归隐生活,普通人不出半年就一定会疯。那些举家迁往丽江大理的人们,为了摆脱饱食终日后的无所事事,无一不是拼命在给自己找事情做:装房子、开馆子、拉圈子……总之怎么折腾怎么来。“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其实我们都搞错了,也许卢梭真正的意思是说,一旦去掉枷锁,人的生活就既没有自由,也没有意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