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月羞花与沉鱼落雁,古代四大美女真的很“美”吗?


闭月羞花与沉鱼落雁,古代四大美女真的很吗?

“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中国古典四大美女。他们光耀尘寰,流传千古,成为美人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美女的标杆和后人无法企及的神话。

《妖猫传》中的杨贵妃A.jpg

《妖猫传》中的杨贵妃

“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中国古典四大美女。他们光耀尘寰,流传千古,成为美人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美女的标杆和后人无法企及的神话。

(一)“沉鱼”之西施

西施是四大美女之首,生在江南,最后与范蠡泛舟在江南的濛濛烟雨中。江南的风,江南的雨,江南的花,江南的柳塑造了这位美女。

岁月的河把美女真实的容颜带走,却留下太多美丽的传说:西施豆腐、东施效颦、西施浣纱、倾覆吴国、泛舟江湖。西施天生丽质,娇弱身躯,纤纤腰肢,肤白如雪,脸润如玉;禀赋绝伦,聪明机智、胸怀博大、敢作敢为、心系家国。

西施的美在于她在刀枪剑戟中,仍能找到自己的意中人,并且一起泛舟江海。历史上的美女大多落得灰色的人生结局,让人唏嘘不已,只有西施有情人终成眷属,给后人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

美女的美在于肉体和灵魂的结合,在于精神和品格的交织。

西施.jpg

(西施)

(二)“落雁”之王昭君

王昭君的美被淹没在汉代寒冷的深宫之中,唯有在荒芜的大漠才能熠熠生辉,彪炳史册。

那个所谓的伟大时代,男人都干嘛去了?士兵、将军干嘛去了?皇帝、大臣干嘛去了?把国家的安危这天大的责任压在一个弱女子的肩头,你们不汗颜吗?

被皇帝冷落多年的美女成了一道牺牲品,被推上了历史的祭坛。伴着凄凉的雁鸣之声,一个人犯险北风骤起的大漠。也许在她大大的斗篷下面,我们看到的不一定是以泪洗面的凄苦。我觉得是欢笑的容颜。

与其在深宫默默凋零,不如在大漠尽情绽放!

昭君在那里做了皇后,昭君没有忘记出使的使命:劝谏单于与汉朝友好相处。一个弱女子胜过百万雄兵,汉匈实现了和平。

昭君的美在于在荒凉的大漠绽放自己的生命之花,花香飘扬汉匈两国。战争停息了,和平到来了。昭君大智大勇、巾帼身,男儿志,是和平的使者。

王昭君.jpg

(王昭君)

(三)“羞花”之杨玉环

这是一个改写女子漂亮标准的女子。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是一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杨贵妃的美不仅掩盖了大唐帝国的皇后的风采,也让百花羞怯。当赵飞燕在盘子里舞蹈的时候,人家贵妃却在华清池吃荔枝泡温泉。温泉水轻轻拂过她那丰满的凝脂白玉,唐明皇投来色迷迷的目光。“环肥”轻松地改写了“燕瘦”,煌煌大唐改写了大汉,新的漂亮标准诞生了。

唐代,家家只求多生女孩,养得白白胖胖。这是一个雍容博大的时代。

一个普通的女子用丰满的身体安抚一个苍老的君王,可悲的是君王的昏聩结果却要一个弱女子来承担。长生殿里你侬我侬的誓言,当不过马嵬坡下士兵执戟的呐喊,吓破胆的君王早把誓言抛到九霄云外,还是保自己的性命要紧呀!

三尺白绫结束了歌颂千年的长生殿里的爱情故事。这本不值得歌颂和传唱,这本就是一个女人的悲剧!男人的错,历史的错却让一个女人去背负,公平吗?

玉环的美不在于她丰腴的身体,而在于玉环的美让我们看到了男人的虚伪和历史评判的无情与不公。

京剧中的杨玉环.jpg

(京剧中的杨玉环)

(四)“闭月”之貂蝉

这是一个从《三国》和民间传说里走出来的奇女子。

政治是男人的游戏。权力是男人的春药,男人玩游戏就是为了争那点春药。政治的可耻就在于非把那些和他无关的女人拉进来,而且把她强奸、揉碎。

貂蝉在男人的游戏中展示了自我的不平凡,展示了女人的魅力。从王允、董卓、吕布,让他见证了男人的自私、欲望、背叛、可耻、天真。在权力的争夺中她仅仅是一件玩物,一件牺牲品。

帅哥吕布给他带来了爱情。那一天他骑着赤兔而来,一手执方天画戟,一手搂她上马。那一天是她最幸福的一天,永远镌刻在她的生命里。他的英雄带他闯荡天下,多美的童话故事。童话中的王子那里是那些成熟男人的对手。游戏中帅哥吕布一败涂地,白门楼下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和赤兔马。当他和貂蝉及其它家人被曹操解往许昌的时候,我想至少貂蝉的心是不悲苦的,至少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貂蝉是幸福的,吕布也是幸福的,他们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貂蝉的美在于她穿越坚硬、残酷的政治,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在政治斗争的血色中,她找到了自己火热的爱情,找到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貂蝉的美在于她以女子的柔美打破了男人主宰的坚硬世界。

穿越千年,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以她们生命的美丽向我们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传说。

《新三国》电视剧中的貂蝉.jpg

《新三国》电视剧中的貂蝉

作者简介:余涛,笔名,单刀,河南省方城县人,自由写手。生活平淡,内心澎湃,诸多思索,寄托文字,以文为马,仗剑天涯。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