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演讲:“我病了,社会也病了”?假的!


余秋雨最新演讲:我病了,社会也病了?假的! 

余秋雨演讲:“我病了,社会也病了”?假的.jpg

 8月31日,第二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在北京召开,余秋雨先生出席会议并做精彩演讲,演讲中他针对近期热传的网络爆文《余秋雨:我病了,社会也病了!》进行了澄清,直言告诫冒名的朋友“以弄虚作假的方式来批评“不公平”,一定会带来更多的不公平”。并对中国传统的医学人文作出了精辟的阐释。

各位朋友:

在进入本题前,请允许我对一件小事做一个说明。

前不久网络上有一篇署了我名字的文章,好像是说我生病了,到医院去,发现了医疗领域的很多不公平。这篇文章流传的结果是,全国各地无数朋友都来问我的病情,很多医生还提供了“建议药方”。

今天我站在这里,台下那么多医生都看到了,我没有生病,显然那是一篇冒名文章。那么为什么要冒我的名呢?据学者分析,是看上了我的“社会公信力”。

既然这样,我就要凭着“社会公信力”告诉这位冒名的朋友以弄虚作假的方式来批评“不公平”,一定会带来更多的不公平。

你看这篇假冒的文章,显然对广大网友很不公平,对全国医生很不公平,对我也很不公平。我请这位假冒者通过网络直播听听我下面的发言,比一比真实的我,与你伪造的我,在医学人文观念上有什么不同。

好,那就回到正题。

我首先要对“医学人文”的概念作一个解释。

医学人文是人文精神和人文主义的起点和范本

何为人文?在我看来,它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文化理念。文化有很多台阶,其中最高一级,就是密切关注人类群体生命的安全和尊严。正是这种关注,使“文化”上升为“人文”。

密切关注人类群体生命的安全和尊严,很多文化门类都在努力,但是,最靠近这个命题的,显然是医学。因此,“医学人文”,并不是在医学中加入人文,而是从医学中引出人文。可以说,医学人文,是世界上一切人文主义的起点和示范。不管世界各地不同国家,还是过去、现在的不同历史时期,都是如此。总体而言,医学人文是人文精神和人文主义的起点和范本。

近代以来,很多学习西方的中国人总是习惯于用医学上的科学主义来替代医学上的人文主义,这就会犯很大的错误。科学主义虽然重要,但人文主义更为重要。

对此,我想以90年前的一个事件来加以说明。

1929年初,当时的国民政府曾召开过一个中央卫生会议,由全国各省的卫生局长、医院院长120人参加,通过一个逐步淘汰中医的议案。这个议案的理由,是由当时担任行政院长的汪精卫提出的。汪精卫说,日本明治维新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淘汰中医,因为日本普及了现代科学主义,我们中国也要这样学。通过淘汰中医来普及现代科学主义。这个想法显然是错误的,只讲了科学主义,没有讲人文主义。

按照医学人文主义的观点来看却不能这样。因为:第一,中华文明能在早期站住脚,与神农氏炎帝“尝百草”治瘟疫有关,这就是我们的人文起点;第二,中华民族由于中医中药的护佑,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族群,这就是我们的人文成果;第三,直到中央卫生大会提议淘汰中医的1929年,全国人口是43900万,全国有中医83万人,而西医则只有6000人,这6000个西医即使再科学,也无法担当救治全体民众的人文责任。你看从人文起点,到人文成果,再到人文责任,全都要求守护中医,可见那次中央卫生会议的议案违背了一系列最根本的人文原则。

那个议案,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全国中医师的抗议,大家甚至以罢诊来示威。很快,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下令撤销了这个议案。蒋介石在撤销议案的命令中,特地引用了孙中山先生的话,那就是“保持中国固有的智能并发扬光大”。孙中山先生的话,显然更具有人文高度,因此,那一次是医学人文的胜利。

这个事件充分证明了,仅凭科学主义,而缺失人文主义,根本不能解决中国医疗问题。

孙中山先生所说的那种值得发扬光大的中国固有智能,既然在这个医学事件中起到了拨乱反正的作用,显然主要是指医学人文。因此,我今天在这里要对中国传统的医学人文,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佛学、儒学和道学极大地、系统化地弘扬了中国传统医学人文

大家知道,中国传统思想的最高形态,是儒家、佛家和道家。这三家中,与医学人文关系最密切的,是道家。尽管儒家、佛家对于治病养生也有一些论述,历史上也喜欢把那些有书卷气的医生说成是“儒医”,但是,系统、完整地完成了中国医学人文构建的,是道家。遗憾的是,我们常常对道家比较轻视,认为他们成天在闹腾风水、卜卦、炼丹,都是迷信活动。

我曾多次说过,道家,包括道教在内,最大的精神亮点,就是特别关心两个“体”,一是天体,二是人体。关心天体,他们就注力于天干地支、阴阳五行、风水星象;关心人体,他们就注力于采集草药,气功切脉,直至炼丹。用现在的话来说,他们既研究天体这个“大宇宙”,又研究身体这个“小宇宙”。他们认为,这两个“宇宙”是相通的,于是主张“天人合一”。请大家注意了,“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最高的人文坐标,这一点已成为近代以来国际间一切顶级的东方哲学研究者的共识。

道家认为,“天”与“人”之间,是靠一个东西上下沟通的,那就是气,或者更准确地说,叫“天地元气”。道家医学家们所倡导的气功,就是要通过“吐故纳新”的方式排除身上的浊气,换得天地元气。除了气之外,道家医学家认为,人体这个“小宇宙”还应该向天体这个“大宇宙”借取一些东西。借取矿物、金属,叫做“天元丹”,借取植物草木,叫做“地元丹”。让“天元丹”和“地元丹”一起熏炼之后来养生延寿,这就出现了中草药的熬煮和炼丹。

这中间当然出现了很多因痴迷而造成的“医疗事故”,但成果也是巨大的。已经有一些当代学者指出,道家对“大宇宙”研究,已经触及了宇宙生态学和天体物理学;道家对“小宇宙”研究,已经触及生理学、药物学、化学、冶炼学、理化治疗学和生命哲学。

例如,中国首位获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教授和她的团队,因发明青蒿素的药剂而救活了世界上几百万人的生命。屠呦呦教授坦诚,自己对青蒿素的注意,首先来自于东晋时代葛洪的著作,而葛洪,就是一位著名的炼丹师,一位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道家药学家。屠教授获奖,也给这位1700多年前的探索者送去了掌声。

比葛洪晚了170多年,他的南京同乡陶弘景,又是一位著名的道教医学家,他的《本草经集注》七卷,有效地推进了中国医药学。再过120年,已经到了唐朝,陕西的道教名医孙思邈也广受尊敬,他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都是传世之作。

这样的名字还可以一直不断地排下去,他们在医学上的成就,一点也无愧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同行。至少,正如我前面所说,他们合力保护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生命群体。养气护生,生命第一,这就是他们身体力行的医学人文思想。这种医学人文思想,越到今天,越显得重要。

结 束 语

前些年我在香港,接待过两位美国学者。他们问我,近20年来中国文化的主要进步是什么?我说,由于几次大规模的救灾行动,全国上上下下都喊出了“生命第一”的口号,这是人文精神的一大突破。这个口号所体现的理念,从古代儒家到近现代的革命家,都很难接受和实行。真正默默坚持了千百年的,只有道家。

说到中国古代的医学人文思想,我忍不住又想起了一件大事。

当年成吉思汗征服世界,战功赫赫,最后想到了一个医学问题:如何能使自己长生不老?他到处打听,手下的人告诉他,长生不老的事情,专门是由道教在管,当时中国最著名的道教大师就是山东的全真派道长丘处机。成吉思汗派人去请他,但丘处机已经70多岁,路途十分遥远,要步行好几年。丘处机为了向这位世界强人传达正确的人生理念,也就拄着拐杖出发了。终于在1222年4月,到了成吉思汗的行营。

成吉思汗一见面就问:“怎么长生不老?”丘处机回答:“清心寡欲,不嗜好杀人。”成吉思汗又问:“我占领了那么多地方,该怎么治理?”丘处机回答:“敬天爱民”。

显然,“清心寡欲”,是道家的养生基点;“不嗜好杀人”,出于对生命的保护;而“敬天爱民”,则更完整地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原理。丘处机的话语虽短,却充分传达了道家的人文思想。

让我惊讶的是,对丘处机的这些人文告诫,成吉思汗居然全都听进去了。他们成了好朋友,直到成吉思汗去世前一个月,还下达了“不杀掠”的诏书,布告天下。

当然,成吉思汗的这次思想转变,还与另一位兼通儒、佛、道的学者政治家耶律楚材有关。他当时正站在丘处机身旁,帮着说。

请大家记住,在13世纪前期,在一位世界征服者的营帐里边,中国传统的人文思想,曾经化作了循循善诱的劝告,有效地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这在世界上,没有另一个思想家做到过。

仅仅就这件事,我们都有理由对中国传统的人文思想高看一眼。

谢谢大家!


【附】 作家余秋雨重病住院,目睹医院所作所为,说了一句话让国人沉默

余秋雨得病住进医院感叹:我病了,社会也病了!

这是前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那天晚上当我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时侯,我早已是失去了知觉。我的冠心病发作,儿子不顾一切地及时把我送到了医院,赢得了宝贵的抢救时间,使我死里逃生。

在医院抢救了五天,自费花了15万块钱,如果加上公费恐怕要接近30万块钱,我这条生命的代价太大了。恐怕一般的普通老百姓是很难承受的。妻子和儿子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这场大病使我象做了恶梦一样,领略了医院现实的利益熏心和医生大爱无疆的品格。我真的感爱到了我病了,这个社会也病了……

一、现实的医疗体制,医院不是救死扶伤的组织,而完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等价交换的企业。

没钱别到医院来,拿不出钱就是等死。我被抬到急诊,押了5万块钱后,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全力实施抢救。先是与家属签了病危通知书。然后就是开了一本书厚的单子,送到各个窗口。

半夜,医生出来通知家属再交5万元,不然就停止抢救,医院的制度非常明确,钱不到帐,药房的药拿不出来。

经过一夜的抢救我苏醒了,看到医生们疲劳的样子,我向他们微笑地点头示意。

我旁边的一个老头,半夜没有筹集到钱,一早死了,推了出去。早晨接班的医生叹气地说,先打上药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死了呀?人被推了出去。 

一早又一个老太太被推了进来,开出去的单子迟迟没有拿回来,大夫们都在那束手无策地等着。没过半小时,大夫发现人已经不行了,被推走了。看着两个人的生命就这样完结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医院是这个样子,这不是在治病,这是要钱、抢钱啊?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没想到病得比我还严重。

二、医院成了某些人图财害命的印钞机。

现存的医疗保险,包括大病保险,只能维护基本医疗。而对我这样的重患者,只能是杯水车薪。治疗的药物多数报销不了,完全靠自费。

住院第三天,我在头两天做了介入溶栓手术以后,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状况,我的血压急聚下降,高压降到了50~60,心律梯波严重失常,院长、主任都来了,实施抢救,打了两针强心剂以后,高压才上到80,一会又下来了。

我在昏迷中听主任和院长说,这个人不行了,通知家属准备吧!第二份病危通知书又发到老伴和儿子手里。老伴和儿子失声痛哭,双双跪在院长面前。这时院长冷静地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线上人弄到一种进口药,打上能差不多。儿子忙说,请你们帮忙有重谢。

老院长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你家属有钱,不然这个人就没了。儿子马上去银行取了五万块钱现金。等了不到一个小时,医生把我儿子叫了进去。当面拿出了德国进口的针剂,收了五万块钱的线人扬长而去。

我注射了三针后,血压、脉博都正常了,我也苏醒了。医生脸上露出了微笑。第二天一早我被推出了重症监护室。

后来,医生告诉我,每个医院都有线上人,你正当渠道弄不到的药,他们随叫随到。药价是出厂价的十几倍以上不说,一次出场就收两万现金。

这些人就是发这个不义之财,他们挣钱太容易了,医院就是他们的印钞机。

三、医院的帐没个看,更没法问。

每天早晨护士都拿着厚厚的帐单让你看,让你签字。医院是各项手续齐全,看到密密麻麻的用药和检查仪器设备,患者根本看不明白。

你要是问她,马上告诉你找医生。反正为了治病救人,没有什么可讲的。家家医院都是如此。

四、如此紧张的医患关系,使医生说话谨小甚微,不敢说一句过格的话,不承担任何责任。

医院这种体制,医生也没办法,他们每一个治疗方案都争求患者家属的意见,每用一种自费药都要同家属打招呼,争得同意后才能采用。很怕患者及其家属怪罪他们。

病人在眼前,需要急救,他们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这种医患关系简直让人窒息。

五、中国知识分子的品质和医德及做人的良心,是医生的主流。

我要出院回家了。为表示对院长一句话,让我拣回了一条命的感谢,孩子用纸包了两万块钱现金,趁一早院长查房时送给他。

只听院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孩子,你把钱收起来,回去给你父亲买点好吃的吧。你们花了那么多钱,总是拣回了你父亲一条命,不容易啊?你别看这个社会病了,医院病了,可是我们医生没有病”。 

这一席话真是让我感概万分。 

我病了,这个社会更是病了…… (稿源:大医精诚健康在线)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