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2022中国金融:任何以“稳”为借口的熬与耗都是错误的


写给2022中国金融:任何以为借口的熬与耗都是错误的

2022中国金融 A.jpg

v

不必明确“稳”与“进”的辩证关系。中国有句老话叫“不进则退”,它阐释了一个极其普遍的道理,“进”是“稳”的前提,“稳”是“进”的结果。尤其是在国际经济、疫情环境复杂多变的未来,中国经济更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所以2022年,中国金融政策必须在“稳中求进中求稳”,而不仅仅“稳字当头”。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金融逐步调控加入了“宏观审慎原则”,尤其是党的“十九大”做出“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重大决策部署之后,加速了中国“双支柱”金融调控框架的建设与完善。近年来,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央行不断探索建立宏观审慎政策,从建立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到内部组织中专设宏观审慎局,再到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监管,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正式发布,附加监管规定落地实施,制定实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等等,这些都是在不断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12月31日,中国央行将过去已有的经验和差异化监管要求汇总,发布了《宏观审慎政策指引(试行)》(下称《指引》),以此界定宏观审慎政策相关概念,阐述了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主要内容,并提出了实施好宏观审慎政策所需的支持保障和政策协调要求。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指引》大大强化了宏观审慎政策的透明度。此前,鉴于宏观审慎政策尚处不断实践和摸索的过程中,外界只能听到宏观审慎政策的说辞,但央行宏观审慎政策评估体系是什么?量化目标是什么?工具箱里有哪些工具等一系列问题一无所知,就像个“黑箱”。但《指引》出台,使《指引》宏观审慎政策变得更加透明,有利于增强市场主体对宏观审慎政策的认识和理解。

2022中国金融 B.jpg

如此所为的正确性毋庸置疑,更重要的是,它更加有利于2022年及今后相当一段时间的宏观金融政策调节,增强中国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增强货币政策之于中国经济稳中求进的作用力。

但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正在遭受“债务杠杆率过高”的煎熬,而宏观审慎有章可据,或可抑制债务杠杆过快增长,但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有效破解债务杠杆对经济增长的制约。同样毋庸置疑的是:远水要调,近渴也得解。正如凯恩斯那句名言:从长远看,我们都已死去。这句话实际就是告诉我们:对于经济,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长远目标,但同时更要顾及眼前情况,否则,短期已经死去,长期还有什么意义?

宏观审慎原则就是这样,要以此铸就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洪堤,而且要长期坚持。但常备不懈的“防”,替代不了绞尽脑汁地“破”。尤其对于债务杠杆问题,如果我们一味坚持以新自由主义货币主义理论去指导实践,那不仅“破”不掉债务杠杆,反而债务杠杆会“越破越高”,而“防”的难度也会越拉越大。

很简单,按照新自由主义货币学原理,经济增长所必须的M2增长,基本依托于货币乘数的不断推高,货币乘数越高资金周转速度越快、运转周期越短,这就是所谓金融短期化越来越严重;金融市场靠短期资金“借新还旧”的周转,资金链条必然脆弱,流动性风险必然加大,为了覆盖流动性风险,从企业到金融机构都必须借入更多的短期资金——构建远超资金实际用量的资金池,以避免资金链断裂。试问:如果所有资金使用者都必须以“远超实际用量”的资金去应对流动性风险,那债务杠杆是不是会非常高?
   所以我们说,中国债务杠杆过高,往往是“因短而高”,而“因短而高”的债务杠杆又严重放大了中国的金融和经济风险,弱化了中国经济增长潜力。

2022中国金融 C.jpg

正因如此,我们反对只将货币视为“交易工具”的认知。因为如果认为货币只是“交易工具”,那就无所谓期限长短,毕竟交易可以瞬间完成。那货币不只是“交易工具”还应当有什么功能?货币是股权、货币是主权、货币是央行——这是现代货币理论的“三大重要认知”。把三者合在一起可以得出结论:中央银行应对大量投放基础货币,并以宏观审慎原则降低货币政策。如此,第一,降低货币乘数意味着国家(央行)收回货币发行权,相应削弱金融机构创造货币的能力;第二,降低货币乘数意味着降低货币杠杆率,相应降低金融风险,因为货币杠杆是一切金融杠杆的源头,而金融杠杆过高又是金融风险的源头;第三,降低货币乘数意味着货币周转速度减慢、运转周期拉长,金融市场可以更多生成资本。

当然,现代货币理论与新自由主义货币理论存在严重的“认知差异”,但我们绝不应当排斥对新理论、新认知、新方法的认真研究与合理借鉴。实际上,“坚决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这一命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彻底否定了按照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依靠危机实现市场出清”的可能,那该怎么办?现代货币理论给了我们方法,但现在看,绝大多数中国金融人并不愿意正视这一理论,甚至听都不愿意听,这是为什么?这个问题,希望在2022年能有所改观,毕竟中国必须尽快找到破除债务制约的方法。在此背景下,任何以“稳”为借口的熬与耗都是严重的错误。   (稿源: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作者:钮文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1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