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耻”和“土木之变”:过程差不多为什么结局差那么多?


靖康之耻土木之变:过程差不多为什么结局差那么多?

靖康之耻.jpg

宋朝的靖康之耻

 宋朝明朝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两个封建王朝,二者同是汉族政权,年代也接近,相似点比较多,甚至连生死巨变也非常相似:北宋在经济发达,国势比较强的时候突遭了“靖康之变”的厄运,明朝在国家蓬勃发展的时候同样突遭了“土木堡之变”。这两件事过程颇有相似性,结果却大不同,北宋在“靖康之变”中灰飞烟灭,彻底灭亡,徽钦二帝也惨死五国城;明朝却在“土木堡之变”中坚强地顶了过去,被捉的皇帝也平安回朝,最终成就了276年的大明帝国。

  具体来说,这两起突发事件的相似之处还有,两朝的皇帝同样是被外族势力俘虏,不同的是北宋基本是皇族成员被连窝儿端,只逃了个赵构,明朝是只有明英宗朱祁镇一人被捉。另外一点相同就是皇帝被捉后,两朝都有皇族亲人继承皇位,而且都是皇帝的亲弟弟,北宋是由赵构继位,大明是由朱祁玉继位。看到宋明两朝厄运的这些相似之处,很多人不免产生疑问,为什么这两起影响国运的大事件,结果会差别那么大呢?
    我们认为之所以在差不多的遭遇的情况下,宋明两朝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问题主要出在了统治者身上。
  首先是继任者的态度和心理不同,对事件结果产生了决定性影响。“靖康耻”发生后,赵构在混乱中称帝,迎来了翻身的机会,当然开始是非常困难的,不过幸运的是在战乱中形成了一批以
岳飞为代表的能有效抵御女真人的武装力量,但赵构的可恶之处是空有立国之志,却无识人用人之能,他对武将的猜忌心理和坚守“武将不可信”的态度,使得在“靖康耻”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这批有望战胜女真人入侵的武将,处境非常尴尬和无奈,最终无法形成上下同心共御外敌的局面,所以只能落得苟安一隅的下场。

土木之变.jpg
明朝的土木之变

  再看明朝,“土木堡之变”爆发后,明朝内部也是混乱一片,犹如天塌下来一样,一开始迁都南京的意见不绝于耳,在一片混乱中,负责监国的郕王朱祁钰不知所措,但庆幸的是,关键时刻那位能力出众、见识深远的于谦挺身而出,提出了拥立郕王朱祁钰称帝的意见,并得到孙太后和其他朝臣的支持。皇帝重新确立后,接下来就要面临蒙古人的正面冲锋了,朱祁玉强于赵构的是,他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够做到充分信任于谦,并授权于谦全权负责北京保卫战。结果,于谦完美发挥了自己的才能,尽最大努力保住了京城的安危,逼退了蒙古兵,使得大明朝得以浴火重生。
  对比赵构和朱祁玉,其实赵构的智商和聪明程度甚至是超过朱祁玉的,但他却不能充分信任有能力帮他翻身的人,比如开始的
李纲,陈东,后来的岳飞等人,反而和一众奸佞小人始终打得火热,比如开始的汪伯彦黄潜善,后来的秦桧等人,这种“亲小人”的举动怎能激发抵御金兵的力量呢?反观朱祁玉,从《明史》的记载中可见,他对于谦始终是非常信任的,他先对于谦提出的保卫京师的建议全面采纳,并命于谦提督各营军马,后加少保衔,总督军务,赢得了保卫京师的胜利。蒙古人撤退,朝局初稳后,他对于谦仍旧言听计从,非常信任,甚至达到了“凡用一人,计出于谦”的地步,如有御史弹劾于谦,他也力排众议,始终信任他。
  可见,朱祁玉和于谦对延续明朝的繁荣是功不可没的,两个正确的人在正确时间相遇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们心中盘算的是明朝存亡的大格局;赵构的心里则始终打得是个人能否尽快享受生活的小算盘,他才不管北宋能不能复国,只要能在江南这一小片儿土地上过上安稳享受的日子,什么“徽钦二帝”,什么东京汴梁、祖宗宗庙都可丢弃,至于百
姓和国土更不在他的思考范围,皆可丢弃。其心似此,又怎能延续北宋的江山呢?
  其次是女真人和蒙古人的心态不同,对事件结果也产生了不同影响。女真人对中原的宋朝是向往和羡慕的,但他们的目的是掠夺宋朝的物质条件,他们的志向是能够夺尽宋朝所有财富和女人,至于中原地区的江山社稷他们兴趣不大。“靖康耻”后,女真人夺走了京城汴梁附近的所有金银财宝,然后先扶植
张邦昌,后扶植刘裕代替他们统治中原地区,基本没有占领中原图谋华夏的理想,这也是赵构能够通过出卖国土和财物换得苟安一隅的重要原因。“土木堡之变”对也先来说是很意外的收获,他万没想到三十万明朝精锐部队,会被猪一样的王振和朱祁镇两人自己玩死。轻松的胜利,刺激他产生了拿下北京的想法,却没想到遭遇了于谦组织的顽强抵抗,见识了大明的力量,打消了其进一步扩张的野心。所以,明朝是靠意志和实力消灭了蒙古人的野心。
  女真人侵宋而不进一步统治中原,是本来就没有那种想法(当然岳飞、
韩世忠名将也给了他们不小的打击);蒙古也先攻明而没能进一步统一中原是有了一些想法,但没能实现。所以纵观二者还是有些差别的。宋的“靖康耻”是古代汉族政权始终无法抹平的奇耻大辱,明的“土木堡之变”则是古代汉族政权奋发图强,积极抗争的优秀案例。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