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紫阳的晚年


赵紫阳的晚年

赵紫阳全家福A.jpg

赵紫阳全家福

 赵紫阳曾与陶铸共事15年,陶铸之女陶斯亮在2015年第2期《炎黄春秋》撰文《我与中央统战部六局》,罕见披露了赵紫阳去世之前的身体、精神状况及家庭环境。

◆与狗作伴夫人失明

文中写道:2005年1月的一天,我最后一次去看紫阳叔叔。见他明显消瘦,特别是两只手近乎干枯。他挂着氧气,坐着说话似还有底气,头脑也极清楚,只是离不了氧气,也不能站立活动,一站起来血氧饱和度就会从90%掉到80%。

至于家,清贫至极。房廊门窗已是油漆斑驳,室内没一件鲜亮的摆设,仍用着公家配置的家俱,早已陈旧不堪。在伸手可及的饮水机龙头上,系一根绳到门把手,那是紫阳叔叔为小狗进出设置的。

他的忠实伙伴,小狗“拉肯”已死,现在是一条西施犬在守护他。梁阿姨(赵紫阳夫人梁伯琪)在另一间房独坐。她的双眼已失明,什么都不能看,天天孤零零地坐着,消磨着时光。

看到这个破败不堪的家真让人沉重,鼻子发酸。

要告别了,万没想到紫阳叔叔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你批评我对知识份子不够关心,不如耀邦关心,我都记着哪!”曾经的总书记,位高权重,一生波澜壮阔,在我们都知道已是最后的见面时,却说出这样一句略带孩子气的话,让我特别的震动,这才是人性啊!越是接近生命的终点,人性越是浓烈到极致,而极致就是回归本真。

陶斯亮还回忆,在她与赵紫阳的交往中,最深的感受是平等公正开明,他善于倾听,不轻易打断人,对于一些坊间流言,即便是涉及他及子女的负面说法,他也不会有不悦的表情,更不会训斥人,就是发表不同看法也是娓娓道来,从不以长者之尊圧晚辈一头。

 赵紫阳的老部下杜导正之女杜明明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他尊严地走了——赵紫阳临终纪实》,以附录的方式收录在《赵紫阳还说过什么——杜导正日记》一书。

 文中写道:2005年1月6日,赵紫阳肺病又一次发作。与往日不同,这次发作严重,他休克了,立即送进了急救室,这就是被香港媒体误传的“死亡”假消息。因为抢救及时,三分钟后,苏醒过来。

 1月14日,赵紫阳坐在沙发上,呼吸突然急促,同8天前发病一样。他平静但很认真地告诉医务人员:“情况不好。”护士们观察仪器上各项数据,未发现恶化迹象,于是安慰他不要紧张。但直觉使他清晰地感到了危险的信号,他对护士说:“不对,你们不知道。”

 医生赶来,建议他上床检查,他已经没有力气上床了,轻声对医生说:“坐着再休息一下。”但就在上床之后,他休克了,没有心跳、呼吸、血压!

 据在场的人说,经过一小时十分钟的抢救,赵紫阳的呼吸、心跳才逐渐恢复,血压也有了一些。医生对守在一旁的赵紫阳的女婿王志华说:“情况很不好,请叫其它的家属来吧。”

 赵紫阳随后处于昏迷中,这天他的病情急转直下。刚刚降落在日本机场的赵紫阳之女王雁南,打开手机就听到了王志华紧张而慌乱的呼唤:“赶快回北京!”她没出机场就买了回程机票。赵紫阳的儿子赵大军、赵二军、赵四军、赵五军加上能够赶回来的孙辈都回到了家中。

 ◆弥留之际泪如泉涌

 1月16日,赵紫阳仍全天昏迷。持续的昏迷和抢救已超过48小时,情况继续恶化。

 五个儿女依次单独走到赵紫阳床前,把所有的爱与痛、哀怨与歉疚向老父亲作最后的倾吐。

 成长在老干部家中的孩子都很少跟父母有亲昵的举动,此时,他们握着老人的手,不停地在他瘦骨嶙峋的手背上抚摸,赵五军失声说道:“爸爸,你不仅生下了我们,也教育了我们怎么做人,你放心,我们已经知道什么是善良、正直,我们的所作所为决不会玷污你的名字!”

 突然,一个奇迹出现了,久经风浪而不爱流露情感、更很少在孩子们面前掉泪的老人,眼角处竟然滚出了晶莹的泪花!紧接着,那泪水竟像喷涌的清泉流淌不止。

 王雁南再也无法控制感情,扑到老父身边,泣不成声地说道:“爸爸,我知道,这些年你受委曲了,你走吧,慢慢走,你走了就自由了!”

 1月17日晨7时1分,赵紫阳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走了,用最符合自己心愿的方式——尊严地离去!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9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