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后的神秘女人——曾宪植


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后的神秘女人——曾宪植

开国大典站在毛泽东身后的曾宪植.jpg

在中国近代史上,有这样一位女性,她出生于显赫的曾国藩家族,她是叶剑英元帅的第三任妻子,她是邓颖超和宋庆龄的秘书。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她曾与领导人一起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开创历史,并且就站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身后,她是参加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的女委员之一。

她求学时追求个性解放,年少投身革命,解放后又致力于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她在革命中辗转流离,她在感情上饱经风霜,她在文革中受尽苦难,她一生坚强无比。

她叫曾宪植,湖南湘乡人,是曾国藩九弟曾国荃的第五代孙,生于1910年,小叶剑英13岁。

众多中共元老夫人中,像王光美、卓琳那样出身富豪者有之,如江青那样年轻时依仗个人姿色心计而留名者有之;如张茜那样容貌出众而又堪为贤妻良母者亦有之。

但她们中间家庭门第最高者,远无法与曾国藩这一中国近代史上屈指可数的顶尖家族相比;她们中间容貌最出众者,在曾宪植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更何况,曾氏本人不但才貌双全,同时又生就一副侠肝义胆。抛开意识形态不论,单纯从家庭门第、坎坷经历和个人品行评价,曾宪植其人确实是众多中共革命大姐中最富有传奇色彩,同时也最具备人品和道德感召力的一个。

曾宪植给邓颖超当秘书期间与毛泽东一起参加活动.jpg
曾宪植给邓颖超当秘书期间与毛泽东一起参加活动

叶剑英在广东开始他的第一次婚姻时,13岁的曾宪植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不但学习成绩总是居于前例,还是学校篮球队的投篮强手。

二十年代初中期的中国,女子进学堂尚还是”新生事物”,女学生打篮球无疑更为少见。曾宪植的叛逆性格由此可见一斑。 

当时湖南女子第一师范的校长是中共革命老人徐特立(当时兼任一师毛泽东的老师,在《恰同学少年》中有具体描述)。

少女时期的曾宪植.jpg
少女时期的曾宪植

在他的影响下,曾宪植于1927年一月投考了国民政府军官学校武汉分校的女生队,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批女兵中的一员,不久即担任叶剑英所在的军官教导团准尉文书,并随叶剑英开往广州,参加广州起义。

青年时期曾宪植.jpg
青年时期的曾宪植

起义失败后,转往香港从事地下活动。1928年春,不满18岁的曾宪植正式加入中共共产党,随即与叶剑英结婚。

婚后,上级机关本来计划令曾氏随夫前往苏联留学,后因人数超额,曾氏便主动提出把名额让给别人。

曾宪植与儿子叶选宁B.jpg
曾宪植与儿子叶选宁

曾宪植与儿子叶选宁.jpg

接下来曾氏被派往海工作,就读于华南大学,不久即被捕。被地下党营救出狱后,惧于国内形势险恶,只身前往日本留学,却逢日本政府清查在日中国革命党人,不幸再次被捕。

好在其家庭出身委实显赫,日本人对曾国藩的后代居然另眼相待,这才逃此一劫。

1931年曾氏回国后,有幸与叶剑英见面,并奉中央之命,双双前往中共苏区。

但成行之前,却又考虑到她长得实在太漂亮,担心化妆打扮后经过国民党封锁线时,容易惹人注目,夫妻只好再次分手,曾氏二次去了香港。

西安事变后,曾宪植奉调武汉新华日报工作,叶剑英以八路军驻南京代表身份进入国民党统治区,夫妻再次见面。

曾宪植与兄妹合影.jpg
曾宪植与兄妹合影

1938年初,曾氏怀了叶选宁后三进香港,于当年十月在香港生下了她这一生中唯一的孩子。

次年,将未满周岁的儿子辗转送回了湖南湘乡老家荷叶大夫第,独自来到桂林八路军办事处(叶剑英在南岳游击训练班任教官时),曾下山到大夫第看望儿子。

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时曾宪植.jpg
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时的曾宪植

曾宪植、叶剑英与香港南华铁厂经理李瑞文等.jpg

曾宪植、叶剑英与香港南华铁厂经理李瑞文等

曾宪植随中共代表团到重庆时在机场留影.jpg
曾宪植随中共代表团到重庆时在机场留影

1950年才将儿子接到北京。其子叶选宁在荷叶住了11年,受到了良好的曾氏家塾教育。

1941年,曾宪植赴延安,入马列学院学习。后来根据党组织的分配做过妇女统战等方面的工作。

终于盼来调往延安的机会,但此时的叶剑英不但已经另娶,而且已经生下了女儿牛妞(即后来成为电影导演,因一部《原野》轰动一时的凌子)。

曾宪植与宋庆龄.jpg
曾宪植与宋庆龄

开国大典时,搀扶宋庆龄与毛主席朱老总登上天安门的就是曾宪植,当天毛主席宣布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周总理旁边的女士就是她,曾国藩之弟曾国荃的玄孙女曾宪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一直在全国妇联,先后任副秘书长、书记处书记、党组副书记、机关党委书记等职。

曾宪植陪同毛主席接见全国妇女代表.jpg
曾宪植陪同毛主席接见全国妇女代表

在北京椿树胡同全国妇联机关大院东北角的一间小屋住了几十年,一张屏风隔在两张单人木板床之间,里面那张曾宪植睡,外面那张留给儿子。

屋里陈设极为简单,四只小板凳围着一张小矮桌,用来吃饭会客,一个小蜂窝煤炉,取暖烧饭兼而用之。

对同志真诚相待,帮助她们排忧解难。文革中造反派批判她是一把大黑伞,还罗列出72个小鬼在这把大黑伞下受到庇护。

文革伊始,曾宪植最先受到冲击,后又被送到位于冀中衡水县疙瘩头村的全国妇联五·七干校,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还被作为专政对象假枪毙过。

其子叶选宁,文革中因得罪中央文革的一位大人物,以反革命罪坐了两年牢,后被送到渤海湾边一所农场劳改,在一次往粉碎机里送料时,不幸被机器轧断右臂,落下终身残废。

1974年,叶选宁从北京去衡水看望妈妈,妈妈疾病缠身,憔悴不堪。回到北京后,饱含着对母亲的爱,用左手给首长写了一封长信,请示批准他母亲回京治病。两天后,毛主席收到了这封信,当即批示:“同意他的请求,请恩来同志予以安排。”

当日晚,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安排下,一辆卧车载着军代表驶向衡水,次日,曾宪植被接回北京,住进阜外医院。

1978年9月,在全国第四次妇女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全国妇联副主席,并再次担任妇联党组副书记。
    1989年10月11日病逝,20日在广州举行了向遗体告别仪式。

曾宪植在第四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上.jpg
曾宪植在第四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上

退居二线的曾宪植.jpg
退居二线时的曾宪植

曾宪植与前来看望的帅孟奇大姐在一起.jpg
曾宪植与前来看望的帅孟奇大姐在一起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9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