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在狱中与妻子行房遭嘲讽!陈独秀几个妻子


陈独秀在狱中与妻子行房遭嘲讽!陈独秀几个妻子

陈独秀.jpg

   【导读】 陈独秀晚年和小他29岁的上海女工潘兰珍结婚,据《陈独秀狎妓风波》一文中说,陈独秀表弟濮清泉曾回忆,陈独秀坐牢时,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众目睽睽,还在狱中与前来探视的潘兰珍宽衣解带大行房事,典狱长为此请濮清泉派人传话让陈独秀“自爱”。

  陈独秀,上世纪20年代中国大革命时期崭露头脚、独领风骚的风云人物。然而,在他63年的跌宕起伏,坎坷多变、颇富传奇的人生旅程中,不仅其右倾的政治立场被广为指责,而且其不堪的私生活也饱受诟病。
  历史上,陈独秀有许多辉煌至极的名片,如中国
新文化运动的发起人和旗帜、中国文化蒙运动的先驱、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行者、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中共早期最高领导人。他还被毛泽东封为“五四运动时期总司令”。但是,据有关资料记载,1919年5月4日这一天,陈独秀并无积极表现,而且可能没有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当时,他正陷入人生中一次事业的低谷,社会媒体关于他“因争风抓伤某妓下部”的舆论也正流行。胡适甚至认为,北大在3月26日开夜会决定弃保陈独秀,是促成他思想左倾并创建共产党的主因。
  据陈独秀《实庵自传》中说,自己的叛逆性格似乎与生俱来,以至于祖父在自己小时候就曾被斥责“将来长大成人,必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恶强盗,真是家门不幸”,政治和女人是他一生的最爱。他早年娶将门之后高晓岚为妻,但是,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共同语言不多,陈独秀后来与高晓岚的妹妹高君曼同居,最后与高晓岚恩断情绝,两人所生三个儿子也长期对陈独秀并不谅解。后来,高君曼的结局并不比其姐更好。因陈独秀另觅新欢,两人最终不得不分道扬镳。陈独秀始乱终弃,遭到其父母的强烈指责。

相濡以沫潘兰珍.jpg
相濡以沫的潘兰珍是陈独秀第四位妻子

  陈独秀晚年和小他29岁的上海女工潘兰珍结婚,据《陈独秀狎妓风波》一文中说,陈独秀表弟濮清泉曾回忆,陈独秀坐牢时,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顾众目睽睽,还在狱中与前来探视的潘兰珍宽衣解带大行房事,典狱长为此请濮清泉派人传话让陈独秀“自爱”。
  陈独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曾经失踪了一个月,大家以为他被“反动派”秘密处死了,《民国日报》还刊登寻人启事。陈独秀事后解释自己当时患病住院,而真相是与新欢施芝英去度蜜月。由此可见,陈独秀爱女人更甚于政治。
  陈独秀在安徽爱国社时,就于起草的戒约中明示“戒烟、嫖、赌一切嗜好”,待到北大,也属“进德会”成员,其戒规中亦有“不嫖”等要求,但这些不碍陈独秀时常进出北京八大胡同。1919年初,一场因嫖妓引发的风波,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不仅报刊予以刊载,甚至还有国会议员借此弹劾蔡元培及教育部长傅增湘。连最初推荐陈独秀担任北大文科学长的汤尔和与沈尹默等人,都力主应予处分。
  距“五四运动”爆发还有40天,也就是1919年3月26日晚上,蔡元培等人在汤尔和家开了一个小会,到深夜12点才结束。汤尔和时为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即北京医科大学前身校长、中华民国医药学会创会会长,他作了重点发言。据《汤尔和致胡适函》中说,他当时痛斥陈独秀“私德太坏”:“与北大诸生共昵一妓,因而吃醋,某君将妓之下体挖伤泄愤,一时争传其事,以为此种行为如何做大学师表。”蔡元培内心并不情愿辞退陈独秀,最后事实上也给了这位当时国内首席意见领袖面子,废除学长制,组建教务处,令陈独秀文科学长职位自然解免。陈独秀甚至仍然是北大教授,只是被学校给假一年。
  陈独秀自此对汤尔和怀恨在心,一次两人偶遇,陈独秀“自北而南,以怒目视”。很多年以后,新文化运动的健将如胡适多把这一事件视为反动的保守势力对进步人士的污蔑。其实,沈尹默是《新青年》编辑,汤尔和是同盟会元老,两人在任何意义上都算不上保守势力,从推荐陈独秀北大文科学长一事也可知双方并无宿怨。如果真是污蔑,在自由派把持的北大,陈独秀岂能落得如此灰头土脸下场?
  狎妓争风吃醋的风波,一时轰动北京九城,对陈独秀的打击甚大。一向攻击传统道德文化不遗余力,且言辞甚为激烈的陈独秀,此后多次撰文辟谣,称自己并非“废德仇孝”云云。1919年6月陈独秀从家乡安徽返回北京,在新世界商场散发《北京市民宣言》传单时被捕。

  与陈独秀一起在新世界散发传单的高一涵,后于《李大钊同志护送陈独秀出险》一文中回忆,“那时警察厅长吴炳湘是安徽人,平日还认为陈独秀是很有名的文人。等到后来,安徽几个老顽固派马通伯、姚永朴、姚永概等都用书状要求保释,吴炳湘也就卖个人情,把陈独秀释放了。”
  从陈独秀被捕入狱获得近乎一致的声援上看,时代舆论场已经生成,而他也大抵从狎妓风波中走了出来,重新站在指点江山的第一线。教职还在,北大拟给他“国史馆编纂”职务,但他没有再回去。
  在狎妓风波定案之前,陈独秀已经表达了对共产主义的的向往。他在4月6日出版的《每周评论》中说:“欧洲各国社会主义的学说,已经大大的流行了。俄、德和匈牙利并且成了共产党的世界。这种风气,恐怕马上就要来到东方。”两周后,更认为“二十世纪俄罗斯的社会革命”,要被后来的历史学家“当作人类社会变动和进化的大关键”。但是,他仍然酷爱政治与女人,一直到晚年,被自己创建的政党撤职开除,并在落寞贫病中死去。

 盘点陈独秀的几个老婆

  在陈独秀63年的人生旅程中,却有四位女性与他相伴,直至终老。

明媒正娶高大众.jpg

第一位:明媒正娶的原配——原配高晓岚(1876年~1930年

  1896年,17岁的陈独秀考取了秀才。少年高中,前程似锦,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争着与他家联姻。经母亲与叔父陈昔凡做主,与时清朝安徽安庆营统领高登科的长女高大众定了亲。妻高晓岚,乳名大众。结婚时陈独秀17岁,高晓岚20岁。他们育有三子一女:陈延年、陈乔年、陈松年、陈玉莹(筱秀)。据载,高晓岚是旧式女子,陈独秀坦言二人“思想相隔距不止一世纪”。1896年,17岁的陈独秀考取了秀才。少年高中,前程似锦,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争着与他家联姻。经母亲与叔父陈昔凡做主,与时任安徽统帅部副将高登科的女儿高大众定了亲。
  高大众比陈独秀大3岁,生得眉清目秀,体态端庄,大方开朗,处事得体,不失为将门闺秀。1897年陈独秀赴南京参加乡试落榜,于当年8月回家与高大众拜堂成亲。
  门当户对,两人感情倒也正常。10年左右,高大众就生了3男2女。随着时间的推移,子女的增多,家务的沉重,使脾气暴躁、性格倔强的高大众时常唠叨不休,甚至发火骂人,令陈独秀难以容忍。陈独秀是个个性释放,思想激进,敢于向传统挑战的人,而高大众又没有文化,观念保守,两人没有共同语言,为此 也经常吵吵闹闹。例如陈独秀要剪辫子,她就坚决反对,还骂他是洋鬼子;陈独秀要去日本留学,她不但极力阻拦,还把筹措的留学经费藏起来,使两人感情裂痕日益加深,不断暴发矛盾冲突。就在高大众怀着第五个孩子时,陈独秀已经移情别恋,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自此,高大众便在陈家独守空房,恪守妇道,抚养儿女,孝敬公婆,过着苦行僧的生活。

第二位:鸠占鹊巢的第二任妻子——高君曼(1908~1949年)

  高君曼又名高小众,是高晓岚同父异母的妹妹。她比姐姐整整小了10岁。高君曼天生丽质,聪慧贤淑,从小受到父母的宠爱,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新型女性。
  高君曼在北京师大读书期间,经常读到陈独秀的文章,她十分崇拜姐夫的才气与胆识,经常在同学面前谈论他并引以自豪。由于陈独秀与高大众不睦,他极少与高家人来往接触,而对于这位才貌双全的姨妹子却刮目相看。高君曼热爱文学,经常到姐夫家求教,陈独秀则热情辅导。由于过从甚密,加之陈独秀的人格魅力,两人感情日益加深,从亲情演变成了爱情。
  1910年,陈独秀居然与高君曼公开同居,继而宣布他们要正式结婚。高大众对自己的丈夫和妹妹的离经叛道行为,既很愤怒,却又束手无策。双方父母也感到有苦难言,无可奈何,大骂逆子叛女玷辱门风。陈独秀一不做,二不休,带着高君曼私奔杭州上海,在那里过着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1916年12月,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聘请陈独秀担任该校文科学长,高君曼也随之去了北京,大大方方当上了陈教授夫人。
  陈独秀与高君曼,从1910年至1925年共同生活了15年。这段时间,也是陈独秀一生中最紧张,最繁忙,建树与贡献最大的时期。他参加辛亥革命,二次革命,从“五四”运动的指挥者到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与领导人。高君曼不仅是他生活中的伴侣,也是他事业上的支持者与助手。她帮助编辑出版《新青年》杂志,接待联络革命同志,掩护陈独秀的革命活动,营救陈独秀出狱,甚至与他一起被捕坐牢。她与陈独秀患难与共,生死相依,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1909年,31岁的陈独秀和高君曼正式私奔,育一子一女:陈鹤年和陈子美。
  艰苦紧张的生活把高君曼累坏了,身患肺结核也未能得到很好的治疗。但是,自1922年起,两人感情逐渐冷淡,陈独秀对红颜开始慢慢疏离。无奈之下,高君曼于1925年带着一儿一女移居南京。自此一别,他们再也没有见面了。孤苦的高君曼也在重蹈姐姐的境遇。

第三位:年轻貌美的女医生第任妻子——施芝英 

  1925年冬,陈独秀的胃病又发作了,他来到上海一家私立医院诊治,接待他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医生。
  她叫施之英,上海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她不但医术高明,服务态度也很热情,善解人意。她向他解释说,你可能是生活没有规律,饮食调理不好,是消化不良引起的胃病。只要及时治疗,注意休息,不会有大问题。
  陈独秀一边听着施之英的嘱托,一边瞩目她那楚楚动人的美丽形象。眼前不禁一亮,此情此景,不正像10年前与高君曼面对面谈诗论文的情景再现。他感动了,自此之后,他天天都要去找施医师看病,而且得知她还是个未婚女子。于是,他很“策略”地向对方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陈独秀施之英不禁一怔,眼前的病人原来就是他,她庆幸自已有缘结识这位心目中的崇拜者。他高谈阔论,剖析国内外形势,纵谈社会变革的潮流,使施之英大开眼界,大长知识,深深佩服这位名不虚传的风云人物。

  一来二往,接触密切,“病人”和医师的情感发生了质的变化。自此,陈独秀一天不见到她就烦燥不安、寝食不宁;同样,施之英一天不见到他就魂不守舍、度日如年。他们实在无法分开了,很快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民房过起了“夫妻”生活。接着,他们又大大方方去杭州、杨州等地度“蜜月”。
  陈独秀“失踪”了,引起了党组织的关切,派人四处打探寻找也无下落,只好在上海《民国报》上登出“寻人启事”。陈独秀看到报纸,这才从杨州发回电报,说是“外出治病,初有好转,可以扶病视事”。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陈独秀蛰居武昌。在中共“八七”会议上,他被撤消了总书记职务。陈独秀的垮台,施之英也就在此时离开了他,在上海另嫁他人。他们的“夫妻”生活仅仅维持了14个月。

鸠占鹊巢高君曼.jpg

第四位:相濡以沫的第任妻子——潘兰珍(1908~1949年)

 1937年8月,陈独秀出狱后,她又随其飘泊到四川江津避难。1942年5月,陈独秀病逝。潘兰珍于1949年11月因患子宫癌病逝上海肿瘤医院。时年41岁。她与陈独秀生活了十余年,一直没有子嗣。

    陈独秀撤职之后,回到上海,隐姓埋名,在永里租界居住下来。这天,陈独秀的胃病又发了,准备去医院看病,不小心跌倒在弄堂里。刚好被下班回来的潘兰珍看见,她赶紧 把他扶进自己的居室,然后又陪着他去医院看病。一连几天,都是她在熬汤煎药照顾着他。一蹶不振的陈独秀,遇上这样一位好人,使他十分感激。
  自此之后,他们经常往来。因为他们是近邻,也就没有什么拘束。陈独秀教她读书写文章,潘兰珍则经常买好酒菜留他在家里吃饭。时间一长,如花似玉的潘兰珍居然爱上了这位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头子。后经邻居许大姐出面作媒,老夫少妻终于在1930年正式结婚了,后来还生了个女儿叫陈凤仙。
  1932年10月,陈独秀被上海国民党当局逮捕,送往南京老虎山模范监狱关押。经庭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报纸登出后,潘兰珍这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是大名鼎鼎的陈独秀。
  陈独秀身临囹圄,知道自己是政治要犯,身体又不大好,牢狱之苦,生死难料。而潘兰珍比自己小20多岁,这辈子岂不坑害了她。于是他在狱中修书一 封,叫她不要等他,劝她再嫁。潘兰珍并没有这样做,她说,如果此时我离开他,这对他打击太大了,我们既然是夫妻,就要生生死死相伴一辈子。

  潘兰珍当即辞去了工作,把女儿送往南通娘家,来到南京,在老虎山附近租了一间民房,靠做点女红零活维持生计,照顾陈独秀的牢狱生活。1937年8月,陈独秀只坐了5年监狱就提前释放了。
  陈独秀出狱后,穷困僚倒,居无定所,只好带着潘兰珍辗转武汉,到来重庆,投靠至交邓仲纯家,后来还把三儿子陈松年一家也接了过去。几家人住在一 起,房子大挤,很不方便,于是陈独秀又搬到江津县五举乡石墙村居住。在此练练书法,会会老友,闲暇时翻译一点书稿。生活虽很清贫,倒也安闲清静。
    1942年5月27日,陈独秀因病与世长辞。就是这位年轻而又贤慧的潘兰珍,相伴他走完了63岁人生之路……1947年,根据陈独秀的遗愿,陈松年将其灵柩运回故乡安庆,与他的原配夫人合葬于市郊十里乡叶家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原创版权请告知,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