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家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的爱情故事


歌唱家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的爱情故事

(原题:看完歌唱家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的故事,我又相信爱情了……

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A.jpg

    如果把夫妻比作一张琴上的两根弦,那么当这两根弦和谐地振动时,便能奏出美妙的乐章,而施鸿鄂和朱逢博就是这样一对歌唱家夫妇。他们有着共同的事业追求,在歌唱艺术上珠联璧合,蜚声中外,被誉为歌坛“双星”。施鸿鄂与朱逢博两人在艺术和爱情的道路上携手走过了40年的风风雨雨,是音乐界模范夫妻。

    童年和少年时的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执着追求。能挥笔写上一手好字和画一纸佳画的朱逢博,理想是将来能当一位建筑学家,设计出美丽的楼、台、亭、阁;而从小有着良好乐感的施鸿鄂,向往的却是能当一位指挥家,挥舞着乐棒,操纵着几百人的大交响乐团。至于未来寻觅一位怎样的伴侣,那时的二人却都没有考虑过。

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C.jpg

    数年之后,已考进同济大学建筑系的朱逢博,因天生一副银铃般的甜嗓音,在一次建筑工地联欢会为工人们演唱时,被歌剧院的“伯乐”相中了。来到一切都令人感到陌生而又新鲜的新环境后,院领导对这位有前途的姑娘很关心,命令她集中一切精力,尽快提高演唱水平。有趣的是,领导还采取了各种有效的措施:为避免异性对这位漂亮姑娘的干扰,要她平时与三四个同伴睡在院里的集体宿舍;星期天和节假日则让她搬至团长、队长或书记家里过;若晚上在剧场演出,一定要她等散场后,与队员们一起乘大客车回宿舍。领导们时常谆谆不倦地在朱逢博耳旁敲警钟:30岁前不要结婚。

    而梦想着当交响乐指挥的施鸿鄂,在跨进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大门之后,与歌剧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与他的理想很相似。那时在学院举行的音乐会上,文质彬彬的施鸿鄂以他明亮的音色、宽广的音域、宏大的音量,曾使好些个姑娘动过芳心,可一心扑在学习上的施鸿鄂却无暇顾及这些事情。之后,他又远赴索菲亚,在保加利亚国立音乐学院跟布伦巴罗夫教授学习声乐,貌似与爱情更加无缘了。直到1962年,施鸿鄂才手捧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古典声乐比赛的金质奖章,回到了祖国,并分配在歌剧院工作。

    1967年,“浩劫”劫去了一切艺术,包括朱逢博十分迷恋的歌唱。她多么想继续得到一位良师、一位挚友的帮助。那时她心里倒是有一个人,“可是他会同意吗?”朱逢博内心比较忐忑。常言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朱逢博从施鸿鄂眉宇间看出他对爱情的无限渴望,可是,一个女生怎么好意思开口呢?她在犹豫。此时,捧了金质奖章回来的施鸿鄂心中也早有一位心上人了,他想:“瞧,妇随夫唱,志同道合,被人们称之歌坛上的‘并蒂莲’,那该多好啊!”然而他又转念一想,漂亮、贤惠、温柔又能干的她,看得上自己吗?朱逢博与施鸿鄂两人早已视对方为自己的爱人,却都不知如何开口。

朱逢博 施鸿鄂D.jpg

    有一天,施鸿鄂骑车路过传达室,走进去想翻翻当天的《解放日报》。恰巧,报上放着一封信,上面有施鸿鄂收的字样。他好奇地拆开一看,一行娟丽的笔迹跃入眼帘:今晚11时在排练厅楼梯口等我。下面署名是朱。施鸿鄂心想,会不会是她?他忐忑不安地度过了漫长的白天。晚上,下过一阵电闪雷鸣的暴雨,他终于等到了11时,这个永生难忘的时刻。

    施鸿鄂匆匆地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理了理米色的短袖衬衫,来到了楼梯口。不久,身着白色连衫裙、亭亭玉立的朱逢博,手执一块绣花手帕,出现在他的面前。施鸿鄂望着这美丽的天使,正欲开口。这时的朱逢博似乎没有了一般小姑娘常有的害羞,几乎用命令式的口气对自己久仰的英俊潇洒、身材魁梧的施鸿鄂说:我今天约你到这里来,是为了向你明确表示,我已决定在8月1日和你结婚。说完,这位性格倔强的姑娘第一次在异性面前哭泣起来。善于表达词意曲情的施鸿鄂,此时此地却说不出一句话,他被这突然飞来的爱情弄得手足无措。

    在此之前,两位歌唱家从没有像一般情侣那样肩并肩上过公园,也没有在花前月下散过步、谈过心。甚至在排练房里听课时,两人也总是坐得远远的。但由于两人对彼此的欣赏以及对爱情的热望,这两颗年轻的心悄然走到了一起。看完歌唱家朱逢博与丈夫施鸿鄂的故事,你是不是跟民歌君一样,又相信爱情了呢? (稿源:民歌中国微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