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如星:天才作曲家的悲惨结局


高如星:天才作曲家的悲惨结局

高如星A.jpg

    “九九那个艳阳天啦哎嗨哟,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这是在中国风靡了40余年的一首抒情歌曲前两句,它曾经是一首著名的电影歌曲。作者当时只有24岁,美好的旋律和故事只能是在银幕上的,现实中作曲家的悲惨结局又有多少人记得?

    高如星1929年出生在晋西北的兴县,兴县是革命老区,是种地用镢掏、不长庄稼光长草的穷地方。令人惊奇的是,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蕴含着丰富的民歌资源。高如星从小就会唱很多民歌,他不仅记得民歌的歌词,还记得同一首歌词几种不同的音调,几种不同的唱法。高如星在八一厂工作勤奋,几年中他写了《柳堡的故事》、《江山多娇》、《回民支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20多部电影音乐。《九九艳阳天》是他24岁写的《柳堡的故事》的插曲,此歌一出现便到处传唱。

  1964年,高如星从武汉军区被借到北影厂写电影《汾水长流》的音乐。在北影厂的一次聚会上,高如星相识了电影演员王云霞。王云霞曾演过《洞箫横吹》、《粮食》、《红河激浪》等多部电影。高如星看到王云霞的母亲卧病在床,生活困难,就把《汾水长流》的全部稿酬送给王母。经过多方努力,他们的结婚被批准了。

  “文革”风暴骤起,造反派昼夜车轮大战,严刑逼供,要高如星交待写《九九艳阳天》这首靡靡之音的罪恶目的。高如星拒不认罪。《九九艳阳天》是超越一般电影的插曲,成为纯朴、真挚、缠绵爱情的象征。而且歌曲结构简单,通俗上口,电影放映过程犹如起了教唱作用,观众看完电影差不多就可以背唱下来。

  著名作家白桦说:“高如星小学文化,没进过音乐学院,也没有师从过任何名家,可是他懂合声,会配器,他写的歌既有民族风格,又有时代精神。有些作曲家一生一世也没写出什么动听的旋律,还有些作曲家只会生吞活剥地使用民间音乐,毫无发展和创新。高如星却不同,他的旋律随时都能从他的心中流淌出来。”

  1971年,42岁的高如星在弥留之际,让妻子给他唱《跟着我吧》。妻子哽咽着唱不下去。临去时,他说:“云霞,帮我穿上军装,钉上帽徽、领章,将来让咱们的孩子看看,他的父亲不是坏人,是一位曾经南征北战、堂堂正正的解放军战士!”

访问高如星夫人

    为了进一步了解高如星,我最近访问了他的夫人王云霞。

    王云霞同志是北京电影厂演员,曾演过《洞箫横吹》、《粮食》、《红河激浪》等多部电影。1964年高如星借到北影写《汾水长流》的音乐,在一次聚会上二人相识,高如星了解到王云霞是党员,可是不能参加党的会议。高如星问其中的原因,王云霞说:“我参加了一部描写陕北革命斗争的影片《红河激浪》,受北影领导的指派,把《红河激浪》的剧本送给习仲勋副总理审查,从此以后就不让我参加任何活动,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才知道,是受‘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大案的牵连,习副总理被送进了监狱,我也失去自由,变成‘内控’人员。”高如星说:“别怕,我也是被留党查看的‘内控’人员。”从此两人成为患难之交,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好人,不是坏人,高如星看到王云霞的母亲卧病在床,生活困难,就把《汾水长流》的全部稿酬送给王母。两人相知越来越深,经过多方努力,他们的结婚被批准了。那年春节,高如星已回武汉,王云霞要去武汉完婚,可是只批准她三天假,从北京到武汉路上往返就需要三天,那时竟有这种毫无人性的荒唐事。王云霞到达武汉和高如星相见,二人抱头痛哭,王云霞抑止不住内心的委屈和愤怒,她大声呼叫:“我们犯了什么罪。”高如星安慰她说:“总会弄清我们是无辜的。”然后他说:“我刚写完一部歌剧叫《枪之歌》,其中有一段是我专为你写的,我唱给你听听:

    跟着我,跟着我!咱们夫妻双双过黄河。

    就像一对惊弓鸟,南山上再去搭新窝。

    听不见枪,听不见炮, 开块荒地也能过生活。”

    春节刚过,高如星就被突击审讯。造反派疯狂逼高如星交待“苏修特务”罪行,交待写《九九艳阳天》这首靡靡之音的罪恶目的。高如星拒不认罪,他们就昼夜车轮大战,严刑逼供。高如星的肋骨被打断插进肺里面,他忍住剧烈疼痛,愤怒反驳,说“这是诬陷”。不久,肺部感染化浓,创伤部位发生癌变,发现时已是肺癌晚期。这时允许高如星去医院看病,但是必须戴着手铐去。他忍受不了对他人格的屈辱,大声说:“我不去,我宁愿死。”在高如星临终前三天,他让王云霞搀扶着去附近一家小照相馆,照了一张夫妻合影。临去时他说:“云霞,帮我穿上军装,钉上帽徽、领章,将来让咱们的孩子看看,他的父亲不是坏人,是一位曾经南征北战、堂堂正正的解放军战士。”高如星在弥留之际让妻子给他唱唱《跟着我吧》,那首歌,妻子哽咽着唱不下去。刚从家乡来照顾他的小侄女,眼泪汪汪地看着叔叔,轻声说:“叔叔,我给你唱个歌吧。”她看见叔叔的头微微动了一下,他轻轻地唱起“九九那个艳阳天啦哎嗨哟,十八岁的哥哥来到小河边……”

悼念高如星

    42岁的高如星踏着他那优美的旋律,静静地……永远走了……

    “文革”结束以后,高如星追悼会在北京召开。武汉军区代表郑重宣布高如星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为他平反昭雪,推倒一切不实之词,恢复名誉。

    我亲爱的小战友,这颗明亮的小星,很快就从天空消逝了,但是他优美动听的旋律,将长久要飘扬在人们的生活之中,飘扬在祖国的艳阳天空。

高如星:天才作曲家的悲惨结局.jpg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7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