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要下雨”为何要扯上“娘要嫁人”的民间故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jpg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谚语。

    虽然常常拿来用,意思也都明白,但是“天要下雨”为何要扯上“娘要嫁人”呢?这两句之间的关系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这句谚语来源于一个历史上的民间故事。

    传说古时候有个名叫朱耀宗的书生,天资聪慧,满腹经纶,进京赶考高中状元。

    皇上殿试见他不仅才华横溢,而且长得一表人才,便将他招为驸马。

    “春风得意马蹄疾”,循惯例朱耀宗一身锦绣新贵还乡。

    临行前,朱耀宗奏明皇上,提起他的母亲如何含辛茹苦,如何从小将他培养成人,母子俩如何相依为命,请求皇上为他多年守寡一直不嫁的母亲树立贞节牌坊。

    皇上闻言甚喜,心中更加喜爱此乘龙快婿,准允所奏。

    朱耀宗喜滋滋地日夜兼程,回家拜见母亲。当朱耀宗向娘述说了树立贞节牌坊一事后,原本欢天喜地的朱母一下子惊呆了,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朱耀宗大惑不解,惊愕地问:“娘,您老哪儿不舒服?”

    “心口痛着哩。”

    “怎么说痛就痛起来了?”

    “儿呀!”朱母大放悲声。

    “你不知道做寡妇的痛苦,长夜秉烛,垂泪天明,好不容易将你熬出了头!娘现在想着有个伴儿安度后半生,有件事我如今告诉你,娘要改嫁,这贞节牌坊我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娘,您要嫁谁?”

    “你的恩师张文举。”

    听了娘的回答,好似晴天一声炸雷,毫无思想准备的朱耀宗顿时被击倒了,扑通一下跪在娘的面前……

    “娘,这千万使不得。您改嫁叫儿的脸面往哪儿搁?再说,这‘欺君之罪’难免杀身之祸啊!”

    朱母一时语塞,在儿子和恋人之间无法做到两全其美。

    原来,朱耀宗八岁时丧父,朱母陈秀英强忍年轻丧夫的悲痛,她见儿子聪明好学,读书用功,特意聘请有名的秀才张文举执教家中。

    由于张文举教育有方,朱耀宗学业长进很快。

    朱母欢喜,对张文举愈加敬重。朝夕相处,张文举的人品和才华深深打动了陈秀英的芳心,张文举对温柔贤惠的陈秀英也产生了爱慕之情,两人商定,待到朱耀宗成家立业后正式结婚,白首偕老。

    殊不料,这桩姻缘却要被蒙在鼓里的朱耀宗无意中搅黄了,出现了这样尴尬的局面。

解铃还须系铃人。正值左右为难之际,朱母不由长叹一声:“那就听天由命吧。”

    她说着随手解下身上一件罗裙,告诉朱耀宗说:

    “明天你替我把裙子洗干净,一天一夜晒干,如果裙子晒干,我便答应不改嫁;如果裙子不干,天意如此,你也就不用再阻拦了。”

    这一天晴空朗日,朱耀宗心想这事并不难做,便点头同意。

    谁知当夜阴云密布,天明下起暴雨,裙子始终是湿漉漉的,朱耀宗心中叫苦不迭,知是天意。

    陈秀英则认认真真地对儿子说:“孩子,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天意不可违!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朱耀宗只得将母亲和恩师的婚事如实报告皇上,请皇上治罪。皇上连连称奇,降道御旨:“不知者不怪罪,天作之合,由她去吧。”

    从此,人们便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句话,用来形容天意如此,谁也逆转不了的事情。

    原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背后还有这样一个故事,看完很感慨,也长见识了!

“姑娘”的解释

    对“娘”还有另一种解释,即认为这里的“娘”不是指母亲,而是指姑娘。“娘”字的本义是少女,现在南方还常以“娘”为女孩取名。而“姑娘要出嫁”似乎比“寡妇要出嫁”更为顺理成章。其中“娘”字,有关辞书未作说明,一般则理解为母亲。但稍加推敲,就会发觉这种解释很难讲通:“天要下雨”乃自然之理,必然之势;母亲是已嫁之人,难道还非得再嫁、改嫁不可?“娘要嫁”既然与“天要下雨”并列,两者一定具有逻辑上的相似点,这样方能合起来构成同义比喻,共同说明一个道理。比如用“六月飞雪公鸡下蛋”来比喻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六月飞雪”与“公鸡下蛋”具有相似点,属同义比喻,所以两者能够合说并举。准此分析,“娘”显然不能解作母亲。

    以上这点看法显然属于后来者的逻辑推测,不能为了逻辑合理而忽视一个话语的语境问题,民谚流传下来一方面出于传递信息,另一方面很多民谚也存在偏离本意的误解现象,比如福建流传的“好女不嫁莆田男”,你若不回到这句话的历史语境,就会出现很武断而没有价值的判断,就像说“某地方人怎么怎么样……”忽视语境的判断都是没有价值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种农谚也是如此。这里面除了有天命难违之意,还有“不得不”这种难以接受的勉强之意在里面,这里其实有情理上的难舍之意。切不可简单把“娘”理解为姑娘了之,多种角度看待,这句农谚的包容性价值才在。

    今谓此“娘”当作少女、姑娘。“娘”古有少女、姑娘义。例如:宋郭茂倩编《乐府诗集·清商曲辞·子夜歌》:“见娘喜容媚,愿得结金兰。”又《黄竹子歌》:“一船使两桨,得娘还故乡。”唐白居易《对酒自勉》诗:“夜舞吴娘袖,春歌蛮子词。”唐李贺《唐儿歌》:“东家娇娘求对值,浓笑书空作‘唐’字。”元王实甫《西厢记》第一本第三折:“可喜娘的脸儿百媚生,兀的不引了人魂灵!”明孙仁孺《东郭记》第十一出:“俊娇娘,如何不教人儿想。”他如杜丽娘杜十娘、宛娘、红娘的“娘”也为此义。今宁波方言管女孩为“小娘”,“娘”字犹存古义;日本汉字“娘”仍用作少女之称,而非母亲。

    当母亲讲的“娘”本作“女襄”(因简化字后“女襄”与娘字合并,因而“女襄”算作繁体。百度系统中繁体会自动转换成简体,故无法直接显示此字),“女襄”“娘”原是两个不同的字,《玉篇·女部》:“女襄,母也。娘,少女之号。”《广韵·阳韵》:“女襄,母称。娘,少女之号。”故“爷娘”本作“爷娘”或“耶娘”,如古乐府《木兰诗》:“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唐杜甫《兵车行》:“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娘”“娘”二字在敦煌写本中已见混用,后世则多以“娘”为“娘”;加上“娘”的少女、姑娘义现在已不单独使用,只在“渔娘”、“新娘”等词中还保存年轻女子义,所以一般人见“娘”即认“母”,这正是造成对“天要下雨娘要嫁”的“娘”字费解、误解的原因。

    清人王有光《吴下谚联》卷二“天要落雨娘要嫁人”条云:“天,纯阳无阴,要落雨则阳之求阴也;娘,孤阴无阳,要嫁人则阴之求阳也。如矢赴的,如浆点腐,其理如是,其势如是。”这段文字从阴阳角度阐释了“天要落雨娘要嫁人”的“道理”,王氏虽然未及“娘”的词义(也许他认为其义自明,根本不需要解释),但从“娘,孤阴无阳”的说解看,他显然是把“娘”当作未婚女子的,如果是已婚的“母亲”,则不能说“孤阴无阳”了。常言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姑娘嫁人合乎天理人道,是人类社会的必然规律;而“天要下雨”则是自然界的必然规律。正是基于这种逻辑上的相似点,人们把两者合在一起,使之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成为一句很有表现力的民间俗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