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朝圣(散文)


一个人的朝圣


     午后,听着窗外树丛间唧唧啾啾的鸟叫声,听着马路上小车间或疾驶而过的声音,还有偶尔飞过房顶的大雁的鸣叫声。这些声音伴着静谧的时空,让人觉得那样安恬,着实是个读书的好时光。

打开书本,翻到夹着书签的地方,继续这中断已久的阅读,又接续上了这个漫长而又艰辛的长途跋涉的故事。

六旬老人哈罗德·弗莱,在酿酒厂干了四十年销售代表,既无升迁,也没有朋友或敌人,退休时公司甚至连欢送会都没开。他与妻子住在英国的乡间,生活平静,夫妻疏离,日复一日。一天早晨,他收到一封信,来自二十年未见的老友奎妮。她得了绝症,写信告别。震惊悲痛之下,哈罗德写了回信,在寄信的路上,他由奎妮想到了自己的人生,经过一个又一个邮筒,越走越远,最后他从英国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横跨整个英格兰。87天,627英里,历经种种曲折磨难,风餐露宿,尝尽艰辛,只凭一个信念:只要他走,老友就会活下去。

哈罗德终于到达目的地,送别了奎妮。

这个哈罗德千里跋涉的故事,从他脚步迈开的那一刻起,与之旅程并行的,是他穿越时空隧道的另一场旅行。

哈罗德的悲剧人生与一路艰辛,一度让我读得疲累心酸。但最后妻子莫琳与他的和解,还是令人感到欣慰的。哈罗德老人的结局还不错。

野菊花B.jpg

来美国一月有余,我终于读完了上次没读完的英国女作家蕾秋·乔伊斯的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朝圣》。当我合上这本书时,心里面的感觉,就好像点着一盏小小的橘黄色的灯,摇曳着温暖的灯光。

其实,这些年来,我已经很少读书了,尤其是基本不读长篇小说了。倒是在美国,能够在午后静静的时光里静下心来读上一两个小时。读书,需要环境,更需要心境。而现实生活中的繁杂与浮躁,或曰丰富与多元,往往很难让人静下心去读书。

再看看床头小书架上,我发现这次又新添了几本书:《回忆是一种淡淡的痛》、《活着活着就老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它们是女儿为我准备的吗?

不管是与否,毕竟,它们可以伴我度过这午后的静静时光。

                                              ——摘自我的《第四次美国之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9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