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对苏北老夫妻


那对苏北老夫妻


在浦东机场登机后找到座位,我看到身旁座位上是一对中国老人,一问也是去亚特兰大的,顿感亲切。其实他们并不很老,男的68岁,只年长我几岁而已。攀谈起来,知他姓许,是江苏盐城人,而且是城郊农村人。但此次为其第八次去美国,因为女儿一家在亚特兰大已定居。

老两口没什么文化,尤其女的大字不识是个文盲。我惊讶了,六十多岁的人如今还有文盲?老头告诉我在农村女孩从小没学上很正常。老头又告诉我,他老伴虽不识字却曾一人独自来往过美国,不过身上要带着好些女儿用英语写好的纸条,以与人交流。我不由佩服。他老伴探过头来与我说话,竟一口苏北话,我听不太懂。她居然不会讲普通话?

我又问老头以前干什么职业的,被告知干木匠。我即称其“许师傅”了。许师傅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盐城老家,小女儿在亚特兰大一家通讯公司做数据分析员。他详细诉说小女儿是如何来到美国的,言语间颇以女儿的优秀为傲。确实,没有文化的农村父母能有如此优秀的女儿,值得骄傲。

十几小时的航程很难熬,除了聊天,多在闭目养神睡觉,我还在面前的闭路电视上挑选看了两场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七月与安生》及其他娱乐节目。却见许师傅两人面前的小电视一直关着,我问为什么不看场电视电影啥的,许师傅说他们在家里也从来不看电视的,因为眼睛不好。我又一次惊奇了。

听到许师傅与空姐打招呼,说到达波士顿后需要轮椅。我惊奇问,你的腿怎么了?许师傅说他有关节炎。我一直在为波士顿入关的时间紧张而担心,许师傅却淡定得很,说没有问题的。

到波士顿后我下飞机时急着去入关,却见许师傅老两口一点也不着急地坐在座位上等待轮椅。我心急火燎地入关、取行李、又托运行李,再着急忙慌地去另外一栋楼寻找下一航班登机口。总算找到了那个入口,这时看见许师傅坐在轮椅上由机场人员推着,他老伴跟在一旁,从容走着。原来美国对残疾人特别优待,许师傅坐着轮椅享受残疾人待遇,被机场人员送到特别绿色通道入关,免去了如我一样排长队等候入关的麻烦。

后来,我们一起在去亚特兰大的登机口等待登机时,轮椅不见了。许师傅拎着行李箱和我一样健步走着上飞机。他们的座位在前,我坐在后面。到亚特兰大下飞机时,我左顾右看,却看不见他们的踪影了。想必他们早就下飞机找到了出口。动作如此敏捷神速,我又在心里惊叹了。

后来,我一路在想,这一对看似老实巴交的中国苏北农村老人,竟然会以这种取巧的方式进美国海关,难怪那么从容淡定。如此聪明,如此狡黠,我真不知道是该叹服,还是无语。

想来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式聪明”了。

我在美国的土地上见识了这种“中国式聪明”。但上演者却是我万没有想到的人物。

——摘自我的《第四次美国之行》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9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