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民间文学集成(散文)


我与民间文学集成(散文)

 
 

    每个人都有许多难忘的记忆,而我人生最难忘的记忆是什么呢?我想莫过于我参与编纂民间文学集成工作。因为它是我人生事业中的一件大事,是我编辑生涯中,经历时间最长、付出心血汗水最多的一项繁重的科研课题,但我无怨无悔。20年的时光仿佛白驹过隙,百余万字的《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江西卷》终于出版面世了。作为该卷本的主编,我幸运地荣获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编纂成果一等奖,为此我感到十分欣慰!
    说起编纂民间文学集成,还得说说我是怎样走上文艺工作的道路。1949年初夏,我的故乡江西临川解放了。那时我刚刚成年,高中还没读完,因为爱好文学,便怀着美好的理想,到省城南昌投考抗大式的大学——江西八一革命大学文艺部文学系。入学后,在那充满紧张、欢乐和友爱气氛的革命大家庭里,我和校友们一起高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蹲在地上吃小米饭;坐在小板凳上听报告;认真学习《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和《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革大学习结束后,成立江西省委文艺工作团,我被分配在团创作组学习戏剧创作。通过团里排演《白毛女》、《血泪仇》等大型歌剧,我开始受到马列主义世界观的启蒙和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熏陶,成了新中国第一代党培养的一名文艺工作者。八一革大学习时间虽然不长,但对我人生事业的起步却影响很深。
     1953年元月,我从文工团调到江西省文联《星火》文学月刊社从事编辑工作。在这岗位上一干就30年。1982年初,组织上安排我到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江西分会(后更名为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持工作,从此便与民间文学、民俗学结下了不解之缘。由于历史的机遇,我有幸主持和参与编纂民间文学集成工作,担任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江西卷常务副主编兼《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江西卷》主编。编辑出版《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及其姊妹篇《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三套大型民间文学丛书,是由国家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早已被列入国家社科基金资助重大项目和国家艺术科学规划重点项目。这是一项跨世纪的文化基础建设工程,对于抢救、发掘、保存和弘扬我国民族民间口头与非物质文化产遗,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国际文化艺术交流,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众所周知,我国民族民间文化历史悠久,积淀丰厚,博大精深,独具魅力,是我国民族文化发展繁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宝藏。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对延续中华文明、保持民族文化的独立性、维护民族文化安全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的祖先创造和传承的民族民间文化,体现了我们华夏民族文化的“根”,是人类社会最宝贵的“母体文化”,是推动和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基础和源泉。编辑出版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是社会主义新时期赋予我国当代民间文艺工作者的历史使命,是光照后人的千秋大业。
    我深知这一历史重任是光荣而艰巨的,而我的学术水平又有限;但我下定决心,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完成这项任务。《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江西卷》是由江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江西省民间文学集成领导小组办公室根据全国艺术科学规划领导小组的统一部署和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总编委会制定的“编纂总方案”及有关文件精神,按科学性、全面性和代表性的要求,编辑本省民间口头流传的、具有较高的民间文学艺术欣赏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的各类故事。

    从1983年6月开始,我们在全省范围内广泛开展民间文学普查。那些年,我们经常深入基层,举办学习班,培训骨干,协助和指导地(市)、县(区)搞好普查工作,几乎跑遍了江西的山山水水。经过六、七年的努力,全省各地共搜集采录约8000余万字的原始资料,编印资料本150余册,共1000余万字。1989年我们转入案头编纂工作,寒来暑往,年复一年,我们埋头在稿件堆里。那时办公室没有空调,夏天汗流浃背,冬天手脚冻僵,我们依然默默地伏案工作。有时睡在床上,想起稿件存在某些问题,我不顾已是深夜,一晚几次起床查找、核对资料,经常靠吃“安定”入睡。编纂工作虽然辛苦,但大量优美、神奇的民间故事,却给了我极好的艺术享受。并深切地感悟到劳动人民拥有无穷的智慧和天才的创造。民间文学的宝藏永远是作家、艺术家学习和创作的源泉。
    为了编好江西卷本,我反复审阅了全省各地(市)、县(区)编印的1000余万字的集成资料本及每个县(区)推荐来的大量稿件。对每篇入选的作品都反复进行了审核、甄别和文字疏理工作,并撰写了该书的“前言”和大量与故事有关的历史文化背景和民俗文化资料的“编者附记”及注释。几经筛选,最后审定120余万字的入选稿。它包括神话、传说和各种各样的故事,如动物故事、幻想故事、生活故事、机智人物故事、鬼狐精怪故事和笑话及其异文,共500余篇。这些优秀的故事体现了江西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和各种民俗风情,既有其鲜明的地方特色,又反映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共同特征,是一部大型的高品位的民间文学作品集。
    这部百余万字的民间文学巨著,从启动普查,到编定合成,最后经全国总编委终审通过,直至正式出版成书,历经了20个春秋寒暑,工作量之大是可想而知。这是江西广大民间文艺家、民间故事讲述家和民间文艺工作者向祖国和人民献上的一份厚礼。我们相信,这部广大人民群众集体智慧铸成的民间文学巨著,将会在更加广阔的天地里世世代代传播下去,留芳千古,永恒地闪烁着她灿烂的光芒!
    《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江西卷》出版后,受到文化界广泛关注。《江西商报》曾以一个版面作了专题报道。记者向我采访后,在题为《20年赣鄱“淘金”》一文中最后写道:“20年的光阴,商人不知赚取了多少利润,掘金者也许获得了成吨的黄金,但作为一名民间文学工作者,他虽然两袖清风,却一点都不比淘金者逊色,在赣鄱大地他淘出民间文学的‘金子’。”这热情中肯的话语,对我是一个莫大的鼓舞!

 
2004年12月,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中央展览大厅,参观“中华民族文化万里长城——
全国文艺集成志书编撰出版成果展”,与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左)同志合影留念。

    2004年初冬,在那阳光灿烂、温暖如春的日子里,我欣喜地接到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寄来的一份函件。因我提交的一篇论文《人类永存的精神文化的瑰宝》被入选,荣获了优秀论文奖,特邀请我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四届全国文艺集成志书编纂出版成果表彰大会”,并在学术研讨会上宣读论文。对我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喜讯,是一次难得的极好的学习机会。
    12月10日,在北京开会的第一天上午,我和代表们怀着十分愉快的心情,到国家博物馆中央大厅参观了“中华民族文化长城——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编纂出版成果展”。这是一个高档次的大型展览,首都文化界、教育界、新闻界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前来参观的人士络绎不绝,气氛热烈。展厅内布满了“文艺集成志书”有关采风、搜集、研讨、编纂、出版等大幅照片及大量珍贵的资料和实物,琳琅满目,丰富多彩。最引人注目的是,已出版的中国十部文艺集成志书各省卷本的宏篇巨著,共200余部、400余册,整齐地陈列在后厅中间两侧,十分夺目壮观。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民族民间文化抢救与保护方面取得的最有代表性成果,已被学术界专家誉为“世纪经典”。面对眼前这一恢宏的“中华民族文化长城”,我仔细地观赏着、巡视着,突然发现了江西《故事卷》、《歌谣卷》、《谚语卷》三部大型文学丛书也陈列其中,顿时心头一热,一股愉悦和激动之情油然而生。人生短暂,业绩虽微,但每当我回忆起编纂民间文学集成工作的历程时,心中总不免涌起许多感慨。那20年磨砺的岁月啊,不知伴随了我多少个不眠这夜!对这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我倾注了自己全部执著的热情,辛劳和快乐始终融合在一起。感恩新时期,感恩太平盛世,给我人生事业留下了一段金色的履痕,令我终生难忘!


           赣鄱“淘金”二十载

    人生事业靠拼搏,科学领域多探索;
    要做学问先做人,执著终会有收获。
    赣鄱“淘金”二十载,滴滴心血结硕果;
    精神财富留后人,业绩虽微心亦乐。
    莫叹而今白了头,心中夕阳永不落!

    (此诗系作者历经20年时光和辛劳,为编纂《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江西卷》的心得体会)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与站长进一步交流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6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079186161957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