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文化起源及其本体结构之议


 ·入选参加全国性学术研讨会论文·

    〖摘要〗 嵩山文化是有着极其渊深的社会历史因素所形成的民族文化瑰宝。它属于区域文化范畴。嵩山文化本体主要是由中原神话、嵩山的宗教文化和嵩山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这三部分文化“元素”所构成。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古原始氏族社会。多元复合是它本体结构的基本特征。嵩山文化是灿烂的中原文化的突出代表,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键词〗 嵩山文化;起源;本体结构;多元复合。

    唯物史观认为,任何一种文化都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结晶。它是人类文明与进步的象征。我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每个民族、每个省区都有自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所形成的独特的文化宝藏。毫无疑问,嵩山文化也是有着极其渊深的社会历史因素所形成的民族文化瑰宝。它属于区域文化范畴。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嵩山文化的本体,主要是由中原神话、嵩山长期的宗教文化和嵩山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这三部分文化“元素”所构成。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上古原氏族社会,可谓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本文就嵩山文化的起源及其本体结构谈点粗浅的看法。                                                                
                         (一)

    地处中原的中岳嵩山,是我华夏民族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之一。我们的祖先从远古就在黄河流域这片土地上生息、繁衍。据考古资料证明,距今六、七千年前,中原大地已进入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就是1921年在河南渑池县仰韶村首次发现的原始氏族公社的文化遗址。分布在今黄河流域中下游一带。这时人们除了狩猎、采集以外,已出现了原始农业、畜牧业和制陶业,属于母系氏族公社的繁荣阶段。经有关部门测定,整个中原地区各种不同类型的仰韶文化,均约起于公元前5000年,终于前3000年左右。因其常见彩陶,故又称之彩陶文化。由此可见,古代中原大地是我国经济开发和文化起源最早的地区之一。
    恩格斯指出,劳动创造了人的本身,因而劳动也创造了人类社会和人类文化。在文字没有被创造出来之前,神话作为人类最早的口碑文学,是原始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大量的原生形态的神话,就是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产生的。古老的中原大地是产生神话的沃土,许多有关盘古、伏羲、女娲、后羿、黄帝、大禹、商汤、夸父、愚公等神话,是中原文化的精华。这些古老的神话伴随着历史的长河漫流,始终没有消失,它一直活在人民群众口头上,而且对后世的文学艺术的发展繁荣以巨大的影响。人们之所以把我们祖先创造的这些古老的神话视为珍宝,就因为它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本源。
    丰富多彩的中原神话,从不同的侧面集中反映了人类对光明、生存的渴望,对美好理想的向往和追求;歌颂了先民不畏艰险,百折不挠,艰苦创业,勇于同自然作斗争的顽强精神。这就是中原神话思想内容的精髓。著名的大禹治水神话,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现在我们就以这个神话为例,具体剖析一下它的诞生及其流变,是能足以说明中原神话与嵩山文化的形成是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
    据历史记载,大约公元四千多年前,尧时黄河流域发大水,大地一片汪洋,巨大的灾难降临到万民头上。人们无法生存,只能往山冈丘陵处迁移,寻找洞窟栖身。洪水久久不退,毒蛇猛兽又纷纷出来危害人畜,人们在饥寒交迫中大批地死去。当时部落首领尧忧心如焚,召集各地诸侯共商治理洪水之策,最后决定派鲧去治水。鲧采用筑坝堵水的办法,结果堵了这边,那边又决了口,堵来堵去,花了九年时间没有将洪水治服。舜接位后,见鲧治水无功,便把他处死了。接着派鲧的儿子大禹去治水。大禹吸取他父亲治水失败的教训,采取疏导的方法治理水患。他疏浚河道,开渠排洪,带领百姓夜以继日,风餐露宿,与洪魔搏斗,三次路过自己的家门都顾不上进去看看。经过13年的艰苦奋战,终于把肆虐的洪水引入了大海,清除了水患,解救了万民的痛苦。大禹也因此受到人们的爱戴和舜的信任,舜就把帝位让给了他,大禹就成为了夏代的开国君主。这就是历史上大禹治水的真实记载。

    然而,古神话却与历史的真实大不相同。神话中,鲧、禹这两个人物及治理洪水的方法都被“神”化了。《山海经·海内经》载:“鲧窃帝之息壤以湮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腹)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其他一些古籍亦有类似记载,都说禹是出自鲧。那么,鲧是何人?其实鲧是尧在位时封的一位“伯”(即“侯”),居于崇(今河南嵩县北),故号崇伯,是历史上实有的人物。但古神话却说鲧是一匹白马,是黄帝的孙子①。这里说的黄帝就是天帝,鲧也是一位天神。当人间发生了滔天的洪水之后,鲧怀着博大的爱心,决心要去人间拯救万民,但他苦于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这时有一只猫头鹰和一只乌龟给他出了一个好主意,说天廷有一件宝物——息壤,只要把它弄到手,撒向大地,洪水马上就会平息。于是鲧冒着触犯天规被杀的危险,窃取了息壤下到人间。这息壤果真神奇无比,只要撒一点,马上就积山成堤,洪水很快就退了。正当人们准备在荒芜的大地上重建家园的时候,天廷的宝物被窃的事终于被天帝知道了,他怒不可遏,便派火神祝融下凡,把鲧杀死在羽山②,夺回了剩余的息壤。这一来,洪水又漫涨起来,人们又重新回到苦难的深渊之中。鲧虽然死了,但他是为了拯救万民而被杀戮,因而他的精魂不死,尸体过了三年之久都没腐烂,而且他腹中还孕育着新的生命,这就是他的儿子禹。天帝知道鲧的尸体三年不腐,认为这是不祥之兆,担心日后他会变成精怪,与自己作对,便又派了一位天神,带了一把“吴刀”(即天廷的宝刀)下凡,把鲧的尸体剖开。没想到,从鲧的腹中跳出一条虬龙,这虬龙就是禹的化身,头上长了一对角,一跳出来,就腾空而起,飞向天空。此刻,鲧的尸体也化为一条黄龙,沉于羽渊,从此鲧再也没有出现了。因鲧的全部神力传给他的儿子禹,禹也就立志要继承父业。天帝应允了他的请求,并派应龙③协助他去人间治理洪水。在治理洪水的过程中,他战胜了水神共工的捣乱,也得到河精(即河伯)和其他神灵的相助。他经历了许多磨难之后,终于战胜了洪水,百姓又可以安居乐业了。这就是大禹治水神话的主要内容。
    历史上的大禹治水与神话上大禹治水,虽然有很大的差异。但最后都是以战胜这场巨大灾难而胜利结束。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毫不夸大地说,大禹治水的成功,是原始社会人类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一次惊天动地的伟大壮举,是我国古代一曲响彻九霄的凯歌,是华夏民族自强不息、勇于直前的伟大精神的体现。嵩山地区是大禹治水的主要战场,他的心血汗水洒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大禹精神在这里生发,从这里传扬。因此大量有关大禹治水的神话、传说也必然从这里最先产生、传播开来。这些神话、传说,以深邃的思想内容和富有高度幻想性的艺术魅力,被广大人民群众世世代代传承下来。20世纪80年代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与河南大学中文系开展对中原神话的调查采风活动,在嵩山地区就搜集采录到许多优美的有关大禹治水的神话、传说,如《迎春花》、《大室山与少室山》、《启母石》、《五指岭》、《打开龙门口》、《诸侯治水》等等④。由于不少历史遗迹尚存,这些神话、传说更是家喻户晓,盛传不衰。这就有力地说明了嵩山文化就是在这片土地上萌芽、生根,古老的中原神话是嵩山文化的起源。如果这种认识是符合客观历史事实,那么中原神话就是构成嵩山文化本体的第一位“元素”。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二)

    长期的宗教文化的传播与发展,是构成嵩山文化本体又一重要的“元素”。
    嵩山,亦称嵩高,是我国著名的五岳中的中岳。属于伏牛山脉,其主体在河南登封市西北,由太室山(1440米)和少室山(1512米)组成。东西绵延约60公里。古称外方,夏禹时称嵩高、崇山,西周时称岳山,东周时始定嵩高为中岳,五代以后称中岳为中岳嵩山。这里山峦起伏,峻峰奇异。山有72峰,嵩顶又名峻极峰,是中岳最高峰。古有“嵩高峻极”和“峻极于天”之说。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嵩山地区成为我国历史上佛儒道三教荟萃之地。尤其是佛教的影响更为深远,这是有其历史根源的。远在西汉哀帝元寿年间(约公元前2年),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之后,中国第一个佛教寺庙白马寺就出现在河南洛阳市东郊。据传东汉永平七年(公元64年),明帝闻西方有异神,便派遣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人赴天竺求佛法。永平十年(公元67年)他们与天竺僧人摄摩腾、竺法兰相邀偕白马负佛经、佛像回洛阳。次年诏令于雍门外创建此寺。摄摩腾、竺法兰在此译出《四十二章经》,为佛教在中国传播与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到了南北朝时,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十年(公元496年)天竺僧人佛陀在河南登封县西北少室山五乳峰下创建少林寺。因寺处少室山林中,故名少林。这是中国最早的佛教禅宗祖庭。相传禅宗初祖菩提达摩于六朝齐
、梁年间从印度渡海东来,先到洛阳传授禅法,后入少林寺,在此寺面壁九年,传法弟子慧可。此后少林禅法师传不绝,传播海内外。唐初,又因少林寺和尚佐唐太宗开国助战有功,受到唐太宗、武则天封赏。从此僧徒大习拳术,禅宗和少林拳颇负盛名,广为流传。由于在嵩山首创了禅宗祖庭,影响颇著,历代僧人和朝拜者络绎不绝。元皇庆元年(公元1312年)僧徒常有二千人左右,可见当时少林寺规模之壮观。
    禅宗在中国佛教各派中流传时间最长,至今延绵不绝。它对中国封建时代的哲学思想有重要的影响。宋、明两代“理学”的代表人物如周敦颐、程颢、朱熹、陆九渊、王守仁等都从禅宗的“修心”、“见性”的禅定观念中汲取营养,丰富了自己的哲学思想。
    儒教在嵩山地区也曾有过兴盛光辉的历史。著名的嵩阳书院是历代传播儒教思想的重要阵地之一。宋代儒学大师、“理学”的奠基人程颢、程颐及进士司马光、吕海、范纯仁、李纲,清代中州名儒耿介、冉觐祖、李来章等人先后到过嵩阳书院讲学。其中以程颢、程颐两兄弟最负盛名,影响最大。嵩阳书院讲学的内容以尊崇和弘扬儒教为主,兼取佛道思想的“理学”学说,造就了一批贤才学士。从宋代到清代,以嵩阳书院为标志的儒教思想在嵩山地区大放异彩。因此,嵩阳书院在历史上也就成为我国四大书院之一,与白鹿洞书院、岳麓书院、应天书院齐名。

    嵩山作为“五岳”名山之一,也是历史上道教注重的一方宝地。道教称此山为“第六小洞天”,名其岳神为中天王。相传晋道士鲍靓于元康二年(公元292年)间登此山入石室得古《三皇文》。北魏道士寇谦之早年从成公兴入嵩山修道7年,后创立北天师道,在道教史上占有一定地位。唐道士潘师正入嵩山逍遥谷修道20余年。唐道教学者李筌亦曾隐居少室山,传于虎口岩壁中得《黄帝阴符经》。因唐高宗崇信道教,调露元年(公元679年)于逍遥谷敕建崇唐观(一曰隆唐观),岭上更建精思院居之,并先后赐诗数十首,一时道教名声大振。
    自西汉宣帝年间(公元前73~前49年)嵩山与泰山、华山、恒山、衡山并称为“五岳”之中岳之后,这一历史地位的确定,使嵩山逐渐成为传播宗教文化的重要阵地。历代留下的文物古迹,在嵩山地区星罗密布,如著名的少林寺、塔林、初祖庵、达摩面壁洞、少室阙、太室阙、启母阙、中岳庙、中岳庙铁人、永泰寺、嵩岳寺塔、法王寺塔以及众多的碑文、题刻等等。这些珍贵的文化古迹都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可以说它本身就是嵩山文化的载体和见证。
    我们知道,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人们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反映。它是伴随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产生和发展并受其制约的,同时它也对各自相应的历史时期民族或国家的社会生活、政治结构、文化风尚、道德伦理等诸多方面发生影响。嵩山悠久的宗教文化,在长期的传播和发展中,对嵩山文化观念的形成,无疑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嵩山历史上没有如此深远影响的宗教活动和大量的宗教文化遗迹,那么嵩山文化这一概念也许就无法谈起。从这个角度来看,嵩山宗教文化是奠定嵩山文化的重要基石。

(三)

    当我们探讨嵩山文化的本体结构时,对嵩山地区和登封市四周的传统民俗文化也是不可忽视的。因为民俗文化更具有鲜明的民族性、地域性和群众性。自古以来,以庙会为代表的民间信仰风俗,在河南许多城镇、乡村是比较盛行。嵩山地区也不例外。各种庙会在这里世代传承和演变,乡民百姓历来热衷迎神还愿、朝山拜佛,这些祭祀活动都是按照相沿固定的仪式进行的,具有明显的功利性和保守性,其实质就是为了求吉、禳灾。这种民俗信仰是嵩山地区庙会的基本特征。
    旧时嵩山地区庙会名目繁多,其主要内容包括祈神、贸易、娱乐等项活动。它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人们通过庙会的活动,获得某些精神慰藉和物资交流等方面的实际利益,因而在民间形成一种经久不衰的民俗传统。
    庙会是民间一种盛大的节日,它对广大群众、尤其是农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庙会仿佛把人们带进一个欢乐的世界,人们怀着愉悦的心情参与庙会各项活动。男女老少,喜气洋洋。在庙会期间,人们除了可以买到自己所需要的物品,吃到美味可口的地方风味小吃外,还可以观看到各种民间技艺表演或戏班演出。
    庙会作为一种民俗事象,是我国传统农耕文化的反映。它的产生和演变与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关系。随着社会的变革和发展,庙会的形态和社会功能也在不断地变化和扩大。它从最初以祭祀神祗为主的香火会,进而逐渐带有贸易、娱乐活动,发展到乡镇、县市或不同地区之间的商贸交易会。如今嵩山地区与其他地方一样,庙会的封建迷信色彩大大减少,健康的文娱活动(如豫剧演唱、武术表演比赛等)和集市贸易占了主导地位。近几年来,庙会还与旅游事业结合起来,扩大了庙会活动的内容,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是在新的历史时期庙会文化的新发展。

    根植于嵩山地区的庙会文化,是嵩山地区民众最久远、最普遍的民俗信仰观念的集中表现。因此,加强庙会文化的研究是十分必要的。我们把嵩山地区的传统民俗文化,作为构成嵩山文化本体“元素”之一,不仅可以丰富嵩山文化的内涵,而且可以增强它的区域性的特色。

(四)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初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嵩山文化的本体决不是某单一的文化现象的遗迹,而是我国几千年来历史上多种文化“元素”积淀融合而成的产物。多元复合是它的本体结构的基本特征。嵩山文化经历了漫长历史的铸造与锤炼,已成为华夏民族积累下来的一宗珍贵的精神财富。它是灿烂的中原文化的突出代表,是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嵩山文化是永远值得我华夏儿女引以自豪的一座璀璨的民族文化宝库。
    今天我们在峻极奇秀的嵩山脚下聚集一堂,全面研讨嵩山文化,其目的就是要让这座文化宝库光照四宇,进一步振奋民族精神,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为21世纪我国民族文化的兴盛繁荣作出应有贡献!


〖参考文献〗

    ①鲧为白马,即黄帝之孙。《山海经·海内经》〔M〕载:“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
    ②羽山即委羽之山。《淮南子·地形篇》〔M〕高诱注:“委羽之山在北极之阴,不见日也。”
    ③应龙为黄帝之神龙。《山海经·大荒北经》〔M〕云:“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又《楚辞·问天》〔M〕:“应龙何画?河海何历?”王逸注:“禹治洪水时,有神龙以尾画地,导水所注,当决者,因而治之也。”神龙当指应龙。
    ④见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原神话专题资料》〔Z〕张振犁、程健君编。


〖作者附言〗

    1999年9月25日至28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河南省文联、中共登封市委、市政府在登封市联合举行“中国五岳文化系列研讨会——嵩山文化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有关人类社会学、民俗学、民间文艺学方面的专家、学者及新闻工作者共50余人。笔者撰写的此篇论文被入选,应邀参加了这次学术研讨会,并在大会上宣读。后该文发表在《江西社会科学》杂志2000年第4期。后载入大型文集《走向新世纪》(中国致公出版社,20001年7月)、《中国发展文库·理论与实践》(中国世界语出版社,2001年7月)、《中国当代思想宝库》(第2卷)(中国经济出版社,2001年12月)、《中国专家论文选集》(珍藏版)(中国文化出版社,2003年7月)和《新世纪党政干部理论学习文集·先进文化卷》(红旗出版社,2004年7月)。该文于2002年5月在中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成果评选中,荣获一等奖。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6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079186161957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