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福建省诗歌朗诵协会名誉会长丁仕达访谈录

福建省诗歌朗诵协会名誉会长丁仕达.jpg

    记者:你是一名从闽西走向省城的领导干部,曾经在闽西生活工作多年,能否谈谈你对闽西人文方面的印象?哪方面让你印象最深、对你影响最大?

    丁仕达:我在闽西工作生活28个年头,至今为止,是我人生所占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用第二故乡来亲近她毫不过份。我在这块土地上汲取的许多养分,使我终生受益。这个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地方对我具有神奇的吸引力、穿透力。

    在连城工作的廿个年头,山山水水焕发着诱人的气息,从冠豸山的摩崖石刻上可以看到林则徐、徐霞客的行迹;从四堡雕板印刷可以闻到古书籍的芳香;从培田古民居的建筑群可以领略古代建筑艺术的高超;从姑田的手工造纸的发达,可以回味纸业工商的兴旺;您还有幸可以亲睹赖源徐氏木偶的精彩表演,有缘踏上前人建造的石木屋桥……

    我在上杭工作时间虽仅三年,但亲身感受和接受文化的熏陶并不逊色。因工作之便,我花费了一定时间研读《上杭县志》,细细察看了临江楼保存完好的上杭博物馆,拜谒了城关的孔庙,徜徉在历史文化气味很浓的瓦子街……上杭是著名的老区县之一,我有幸能读到古田会议决议文件的原文内容;聆听才溪九军十八师的感人故事,红色文化使我们这代人受益匪浅。与此同时,上杭诗词、书画文才辈出,有扬州八怪之一的华,有著名画家书家丘氵田、李少奇、宋赉臣、罗晓帆等等,我有幸拜读过这批大师的作品,还对其中几位做过较深入的研究,自然受影响是较深的,我还有幸与当代书画家交往较密,与琴岗诗社的一批诗友颇有接触,自然也染上一点文气。

    调到龙岩工作,担任一个地区所在地的县级市领导,工作自然繁重得多,但对龙岩的人文方面,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这是一个闽南与客家地区交接的区域,自然包容了闽南文化与客家文化的优越性,形成了介于两者之间的一个特定区域的文化。工作之余,我饶有兴致地探寻了新罗泉、龙岩洞的来历,听取挺秀塔的传奇故事,阅读有关龙岩行政管辖的演绎,登天宫山、穿龙石空洞、游梅花湖、察龙门塔……

    凡高说过,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

   记者:据了解,你不仅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者、管理者,也是一名文学艺术领域的追寻者和探索者,而且在诗书画方面都有成果,这是否与你在闽西“书画之乡”的工作经历有某种必然联系?

    丁仕达:我并非学文出身,因为兴趣爱好,选择了书法、诗词、绘画作为人生道路的伴侣。工作的职责所在,我根本没有整块时间,长期以来只能业余,甚至常常在深夜狠下苦心做某些“补救”。我的每一点进步,都没有任何天分的因素,完全是一种机缘和友情的帮助。

    说到地方文气影响,这种给力对我来说真是个幸运儿,闽西这个神奇的地方,丰厚的文化底蕴感化了我,贴近民众,承接地气,使我从中汲取了许多丰富的营养,这里有风景秀丽的自然景观,有连亘千里的大山名川,有感染力极强的闽南文化和客家文化,有许许多多感人肺腑的传奇故事,都给人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尤其让我受益的是,我在闽西有为数众多的书画界朋友,有的是忘年之交,有的是莫逆好友,大家萍水相逢、交之若水,坦诚相见,又相互鼓励。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在文学艺术方面有了今天微薄的积累,当然离不开所在环境的造化,离不开这种书生群体。这也是我牵头在龙岩创办龙岩书画艺术研究会的重要原因。

   记者:三个月前,我们很荣幸在永定土楼前,参加了你策划的《土楼春秋》诗歌朗诵会,欣赏到了你创作的几首土楼题材的诗歌,能不能谈谈你对客家土楼的人文解读?

   丁仕达:永定土楼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申办“世遗”成功,是对它文化赞扬的舆论回归,土楼的神奇和贡献不仅仅是体现在对中国乃至世界建筑学的成就,更重要的是它体现了客家人精神层面的伟大。它凝结了客家人不畏艰险、艰苦创业、勤劳致富的高贵品质;凝聚了四海为家、海纳百川、团结互助、睦邻友好的宽容大度;展现了客家人耕读为本、尊师重教的远大目光;诠释了客家人不慕荣华富贵、安居乐业的平常心。一座土楼一个故事,一座土楼一本天书,像一条清澈的河流,像一座伟岸的山,然而它却是一首诗。

   我没有机会为土楼做些什么,感动之下,用拙笔记下了这些真情,曾为土楼写过一点小东西,我有幸担任福建省诗歌朗诵协会名誉会长,在永定县委、县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筹备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一场在振成楼门前的首届诗歌朗诵会成功出演。我们选用了土楼的人和事,以平实的词语,以真挚的情感做了一次有意义的尝试。永定客家老乡给诗会以热情的支持,踊跃的观众迟迟未曾离去,热烈的掌声给演职创人员莫大的鼓舞。

   记者:闽西历任领导对如何保护、挖掘、传承和弘扬客家文化作了很多努力,你认为今后应该如何提升闽西客家祖地文化的影响力?

   丁仕达:客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朵瑰丽奇葩,党和国家对客家文化的保护、弘扬十分关心,省委、省政府以及龙岩等客家属地的各级党委政府对此做了大量工作,诸多文化工作者、客家史的研究者,对挖掘客家文化作了不懈努力,这是造福客家文化功德无量的事。为推动客家文化的传承弘扬,我建议:第一,对客家文化的形成、传承要进一步做深度研究,对历史史料、文物做抢救性的挖掘和保护,必要时可提请地方人大立法。第二,鼓励客家文化的科研成果颁布立项、攻关和对有贡献的专家学者奖励。第三,创新思维,创新工作方法,立足客家,放眼全球,发动全社会力量共同关心、鼎力支持客家文化事业。第四,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客家文化产业,集聚财力、物力,既讲奉献也讲效益,既讲精神嘉奖,也讲效益回报,充分调动各种积极因素来推动客家文化的发展。

   对于艺术的核心价值观念,孔夫子说过:“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我辈须谨记,致力提高修养,提高艺术水平,为闽西的文化繁荣尽一些绵薄之力。(稿源:《闽西日报》记者:刘少雄 2013年8月20日)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7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