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技术创新”的若干话絮


                 关于技术创新的若干话絮

    大凡一段时期,都有一些热门的话题,人们称之为“社会舆论热点”,经济学学术研究也如此,技术创新这一说,在我国现阶段突兀而出,理论界讨论热烈,论述文章颇丰,对其看法的观点,当然鱼龙混杂,但构成其理论主体的当然是这棵大树的金枝玉叶,其余不乏有偏离主题,曲解其意的杂音,理论研究向来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对技术创新此事物如何理解,对其实务又如何诠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肯定合符常理,任何理论的正确与否,都逃脱不了实践对它庄严的审判,期盼着实践对它的认可和肯定是每个理论工作者的追求,为此对“技术创新”相关问题发表一些看法,那怕是理论大树上即将陨落的花蒂,只要还属于这个品种的,兴许还不至于离题太远。

    一、种菜非菜,植树非树,“技术创新”本质不是技术本身,其内核在于“创”

    “技术创新”一词,如果从字面上简单去理解,咋一看,肯定属于技术的范畴,指的是一项取代老技术的新技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把“技术创新”完全看成纯技术部门的事,弄个副职管管即可,有关“技术创新”的事一慨去找技术部或技术科,这种模式化的僵硬思维方式,已成为开展技术创新工作的严重障碍,它阉割了“技术创新”工作的本质,把企业管理者对“技术创新”的视角引入歧途,使“技术创新”这颗明珠,蒙上神秘的面纱而尘封日久。如何正确理解技术创新的真实含义呢?我们借用通俗的比拟方法来解开它并不复杂的疙瘩,我们说:种菜与植树既不是菜也不是树,它是一个劳动的过程,指的是把苗从土中移出——整地——挖穴——栽种——培土——施肥——灌溉——除虫——抚育——形成商品材或菜的全过程,决非名词意义上的“菜”和“树”,同理,“技术创新”指的是把一项新技术如何移植到生产领域上并产生效益的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创”是它的本质内核,通过“创”达到“新”的目标,又通过“新”去赢得企业活力的增强和素质的提高。从而达到盈利的目的。
    技术创新是个经济学的概念,它起源于美籍奥地利著名经济学家约瑟夫•A•熊彼特于1912年提出的“创新理论”,它的基本含义是指与新技术(包括新产品、新工艺)的研究开发,生产及商品化的技术活动过程,它的主要特征在于体现了技术与经济的有机结合,它强调指出,技术创新不同于科学的发明与发现,它突出了技术的首次商业性应用,满足市场需求,获得商业利润是检验创新成功与否的最终标准。

    二、“高新技术”不用,不高不新,只有引进生产经营活动,“高”与“新”才能得以体现,问题的关键在于实施中如何“引”

    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往往被用于形容脱离实际的创造与发明,但此曲仍不失为高曲,客观现实告诉我们,不仅在世界上,就在我国,仍有一大批科学发明与应用技术尚被束之高阁,它们要与现实生产力相结合也有个条件和过程,“科技本身是第一生产力”无疑是正确的,如果把科技孤立起来,不与生产力相接触,那它就是“唯一”而无法体现“第一”,只有把科技引入现实生产力,才能在与现实生产力的其他方面相比之中,展示出“一览众山小”的第一高峰。要做好科技创新工作,显然,这里主要的是一个“引”字,关键问题是全面理解它工作任务的全部,熊彼特在《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认为创新的内容包含五种情况:一是引导新产品,二是引用新的生产方法和工艺,三是开辟新市场,四是获得原材料或半成品的新供给来源,五是实现新的企业组织形式。把科学研究、发明创造的具体工作与科技创新工作相区别,是熊彼特的一大贡献,由此,“科技创新”有自己明确的工作范畴,它指的是新产品、新工艺构想的产生(获取)和研究开发,投入或应用于生产,进入市场销售,实现商业利益过程的技术经济活动,它强调从新技术研究开发的成果到首次商业化应用,不仅是一个整体的过程,而且是一个系统工程,缺少哪一个环节,或其中哪一个环节出了纰漏,技术创新就不能成功地实现。这些环节包含研究开发成果的信息获取、筛选,应用构思的萌发,工程设计,生产制造,生产组织管理,财务核算,产品的销售,到商业利润的产生,我们能否用“可盈利商品设计与制造”来包容它尚值得研究,但十分明确,商业利润高低是检验技术创新成败的标准,这也是对“技术创新”实践者行为动机影响最大的诱惑。

    三、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技术之高非恒高,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价值不断处于贬值之中,其突出的是”变”

   “高新技术”从创意开始,通过反复实验,研制直到投入商业生产的那个时点,一方面是高新技术投资的积累,另一方面也是高新技术价值的孕成,任何一个高新技术投入商业化之后就是它的价值进入释放的开始,也是高新技术转化为丰厚利润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高新技术一旦通过了这个时点,其蕴藏的价值将随时间的推移不断贬值,也就是其价值对时间变量来说,其边际效益是递减的,产生这种情形的原因,是因为高新技术一方面在运用过程中将不断被许多人所掌握,即技术一经点破就不值钱了,另一方面,高新技术所寄生的产品很可能被其他技术创新出的产品所取代,也就是说高新技术像任何事物一样,都有诞生、成长、成熟、衰亡的过程,永恒的“高新技术”是不存在的。有了这样的认识就告诫了任何企业,不管你所掌握的技术“高新”到什么程度,只是暂时领先的;如果不通过创新而不断改进,就要落后甚至挨打,产品的更替,企业兴衰是不断出现的,石英表取代机械表,手表王国瑞士让位于日本势在必然,30年河东,40年河西,说的是事物处于变化,尽管这个变化有时要很长时间,要想在残酷竞争的商海中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有加快创新的紧迫感。危机是变革的原动力,更为可贵的是当危机尚未出现的时候,就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充分准备,面对危机发生可以泰然处之。只有这样自觉重视“技术创新”的企业才是明智的企业,才能始终走在高新技术的前头。也只有这样的思维方式,才能变“要我技术创新”为“我要技术创新”,企业——这个技术创新的主体,才能真正到位。对企业危机的潜伏认识不足,是“技术创新”的最大思想障碍。必须彻底清除。

    四、工厂就是工厂,工厂不等同企业,“科技创新”必须在技术与制度创新上双轮驱动,独轮车是开不快,走不远的。科技要创新,其内容必须“全”
    长期以来,“工厂”与“企业”这两个概念一直混淆不清,我们说传统计划经济下,只有工厂,而没有企业,其职能只在于生产管理中体现出组织、协调、指挥、监督功能,管理对像仅仅是原材料到产品,按现代企业概念,企业是个多单元的组合体,其职能涵盖了从资金采购原材料(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支付工资组织劳动者加工出产品转为商品投放市场,然后回笼资金合理分配后转入再生产,这样的全方位循环系统管理,它本身就是“新事物的策划者”和“新产品的孕妇”,它集生产、经营、技术开发等功劳于一身,还借助于产业链,资本网把许多投资者和产品生产者广泛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大规模(但各分部都是专业化)生产和大规模销售是现代企业应有之义,现代企业组织形式中龙头企业为科技机构提供了生存的空间和施展才能的机会,使R&D支出有了可靠的保证。也就是说,一项好的技术创新必须有好的组织形式来支撑,如果离开了组织(制度)创新来单纯从事技术创新是不可能成功,仅仅驱动技术创新的独轮车,没有组织制度创新来协调配合,不仅说车开得不快,而且还有陷入泥坑不能自拔的可能,无怪乎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西蒙感慨地说:“若想提高生产效率以满足社会对产品的需求,就必须付出至少与改革市场制度同样的努力来改革生产组织,偏废任何一方都无法解决我们的问题。”只有现代企业的科学构建,才能不断优化技术开发组织结构体系、投入体系、人才结构优化体系,只有上述制度的创新,才能使“技术创新”落到实处。企业技术创新是个完整的系统,它包括①建立完善技术创新的研究与发展部门;②建立技术创新责任制;③合理的人员结构和科技信息收集交流组织;④科学的业绩评定考核与奖励制度;⑤建立有利于营销与技术、生产与技术有机结合的联系制度;⑥技术策略的拟定、实施与管理;⑦建立有实质内容的技术协作战略伙伴;⑧有必备的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储备方案,随时可供使用。

    五、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技术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需要资本投入,技术创新要达到彼岸,难点在于过河的“桥”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研究所于1994年曾对全国大中型工业企业进行了10%的抽样调查,根据71%的回卷统计,企业认为技术创新最大的障碍是缺乏资金,占所有障碍的62.2%。从投资的主体来看,国有企业比合资企业、乡镇企业资金要困难得多,技术创新要达到目的,资本投入是必备的条件,其费用除通常的R&D统计定义的R&D费用外,还包括购买专利许可证经费、产品设计费、产品试制费、培训费,机器设备购置费和市场调研费六项,据调查1993年,1484家企业R&D的支出为5.35亿,占销售收入1.6%,技术创新支出为40.9亿元,占销售收入的4.5%;科研经费占GNP的比重是国际上衡量一个标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