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思想与中国哲学的发生


老子思想与中国哲学的发生

    2018年4月11日18:30,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大讲堂”总第15期、“中国哲学的伟大时刻”系列讲座第4期在中央美术学院7号楼红椅子报告厅举办。本次讲座的主题为“老子思想与中国哲学的发生”,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中华主讲,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艺术理论系主任王浩主持。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中华.jpg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李中华

    讲座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哲学的概念与中西哲学的异同,第二部分是老子思想。

    哲学是文化的中心,在文化中有指导性的作用,且二者紧密联系。用马克思的话说,“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西方哲学起源于古希腊,古希腊人称“哲学”为“爱智慧”,这个词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通过日本人被译介到中国。中国古代的经典中没有“哲学”一词,而只有“哲人”等带“哲”字的词,“哲”在其中的含义是指具有智慧的、善于思辨的。如果要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找到与西方的哲学相对应的概念,那么应该是义理之学、天人之学,其中天人之学更接近西方的哲学。西方哲学从古希腊开始所思考的基本问题大致可以归结为三大块:宇宙论、人生论、知识论。按照哲学史家张岱年的看法,中国古代的知识论的发展是不够的,比较发达的是人生论,而中西的宇宙论的发展则相差不多。

    实际上,古希腊人对哲学的三大块内容的区分要到亚里士多德才比较明确,此前的这三大块叫物理学、伦理学和论理学(即逻辑学),物理学接近现在讲的自然科学,而在物理学之上的形而上学才是后世的狭义的哲学。中国人对形而上学这个概念其实是很熟悉的,因为《周易•系辞上》中就已提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广义的哲学是无所不包的,狭义的哲学就是形而上学这样运用思辨的方法来认识世界的哲学,它与运用实证的方式来认识世界的科学有极大的区别。因此,从“形而上”这个角度来看中西方的“哲学”,是具有一定的共同点的。不过,在西方哲学的三大块内容中,知识论、宇宙论与科学接近,人生论与伦理接近,西方哲学家往往从知识论入手,由知识论来确证宇宙论。中国古人则常将人生论与宇宙论结合,用人生论来确证宇宙论,而且更加注重人生论,认为“人”是“天”的重要构成物,其目的就是回归人道,即推天道以明人事,特别强调天人合一。这种思想贯穿于整个中国文化,成为中国哲学最重要的思想,并且在老子思想出现之前就已经产生了。由此也可以梳理出一条中国哲学发生的重要链条,即“《易经》——《老子》——《易传》”。在这样的背景下看考察老子的思想,更能体会其哲学史意义。

    关于老子其人、《老子》其书以及二者关系,以前有好多争议,现在根据郭店楚简与马王堆帛书等考古发现,这些争议大多可以解决了。可以说,世界上与老子同时代的经典没有哪一部如《老子》一样被完整地保存下来。比如古希腊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是与老子同时而稍早的人,但他并没有完整的著作留存下来,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他的部分思想与只言片语。从内容上看,老子与同时代的西方哲学家相比也有非常高的“抽象性”。这一时期西方最著名的哲学家的观点大多是从对世界本原的思考中产生的,如泰勒斯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水,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火,阿那克西美尼认为世界的本原是气等等。从中可以看出,古希腊哲学倾向于把宇宙的本原归结为一个原本是特殊的、具体的东西

    老子认为,世界的本原是“道”。《老子》开篇就说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在此为我们阐释了道的超越性与本根性,即道是不可言说、不可命名的,并且它不是一个特殊的东西。因为任何语言都有内涵与外延,而这些都是有限的,但道却是无限的、变化无穷的。如果道是一个特殊的可言说的东西,那么它就不配做世界的本原。这样的看法已经具有了形而上学意味。

    老子的道论有非常丰富的内容,在人生论方面也有极其深刻的思想成果,比如“无为”以及“反者道之动”所体现的辨证思想。“无为”建立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基础上。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自然”不是自然界,而是事物的本来面貌。从中可以看出老子的思想充分体现了“自然”、“无为”、“道”的三位一体、难解难分:道效法自然,而自然又是无为的。那么究竟什么是“无为”呢?以往人们对这个概念有许多误解,认为这是老子的很消极的思想,其实不然。比如《老子》中有这样的论述:“道常无为而无不为”。《淮南子》对此有很明确的解说:“所谓无为者,不先物为者;所谓无不为者,因物之所为也。”(《原道训》)可见“无为”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要不妄为,要根据事物本来的状态和性质来有所作为。落实到政治上也是如此:“所谓无为者,私志不能入公道,嗜欲不得枉正术。循理而举事,因资以立功。”(《修务训》)这样的看法可以说至今仍然有其合理之处。

     《老子》中还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所谓“反者道之动 ”,是认为任何事物都有向相反的方向发展的倾向;所谓“弱者道之用”,则反映了老子的处事之道:人在这个世界上不能一味“刚强”,有些时候也需要“柔弱”,“柔弱”会使我们经得起挫折,在一定条件下还会帮助我们“胜刚强”。《老子》书中类似这样的辨证思想还有很多,看起来都并不复杂,但真正领会并实践起来却未必简单。

    主讲人最后总结说,如果说中国文化的主流是儒家,那么中国哲学的主体至少还有道家尤其是老子思想;老子的思想蕴涵着深刻的智慧,值得后人不断去读解和体会。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