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灾,殇情武汉!


疫情大灾殇情武汉!
(原题:武汉——我恨你!)

武汉情.jpg

题记:“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一)

    2020年1月22日上午11点左右,我和父母在超市买年货。
    佟生发微信过来说,“妞妞,我感觉有点儿感冒,想去检查一下,怕是感染了。”
    我骂他乌鸦嘴,武汉一千多万人,哪那么容易中枪。
    佟生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我和佟生相爱三年,毕业后,我留在武汉工作发展。他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我在一家装饰公司从事设计工作。
    我们有一个很现实的大梦想:挣够首付,买套房子。我在武汉上学,工作,生活了七年。因为佟生,我爱上了这座城。
    佟生的家在乡下,父母都是农民。我爸妈反对我留在武汉,要我回来发展。但我为了爱情,义无反顾。我相信,我自己挑选的人,会给我有幸福的未来。我们打算2020年春天,武汉樱花盛开的时候,去拍婚纱照,选一个吉日,把婚结了。

(二)

    下午4点半,佟生在微信上说,医院的人太多了,他一直在排队,仍没排上号。我问他,排不上不知换一家医院?他说,都一个样,发热的病人太多,都挤。
    武汉那么多家医院,“都挤”是什么概念?从佟生描述中,我意识到,武汉这场疫情,是一场大灾难!
    问他是什么症状,他说,浑身酸痛无力,想吐。
    新冠肺炎不正是这种症状么?我十分着急,这个时候,劝他回其父母家,不是恰当的选择。我想起有个同事,她老公好像在医防院上班,赶紧给她电话,让她想办法帮帮忙。看能不能走个后门,让佟生得到诊治。
    同事告诉我,他爱人所在那个医院,是民营系,不接收发热病人。
    佟生没排上号,拖着病体,回到出租屋。

(三)

    我在手机上订票。我要赶回武汉,我要陪在佟生身边,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人是我。
    我订的高铁票,是1月24日。当晚深夜11点左右,我手机收到提示退票信息,原因是武汉刚刚公布封城,我买的这趟高铁,不经停武汉了。武汉封城了?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此次疫情,永比想象中要严重!
    我睡不着,和佟生视频。他躺在床上,怀里抱着我经常抱着睡的小布熊,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些药品。
    我要他和社区联系。我看了新闻,可以安排救护车接诊的。佟生告诉我,没用,社区工作太多了,只能顾上病情严重的。
    能够理解,突如其来的疫情,已经让武汉慌了阵脚,这个时候,没有一套完善且健全的机制,是正常的。
    第二天一早,佟生说,感觉好了很多,体温从昨天的38度降到37.5度了,而且也不感觉累,应该只是感冒而已,让我放心。
    真是一个令我欣喜的好消息。我怕他哄我,让他在视频中当着我的面量体温。温度果然没有上升。
    我的佟生,那么温和那么善良的一个大男孩,哪会被感染?

(四)

    大年初二。我和佟生约好的视频时间,他失约了。打他电话,关机;发微信,语音不回。
    我打佟生父亲电话,老人家说,佟生没有回家,他们也联系不上。我联系小区物管。物管告诉我,小区已经确诊多例感染者,封闭了。他在确诊病例上没有翻到我男朋友佟生的名字。我正松了口气,他又告诉我,疑似感染者的名单上,有一个名字,叫佟生。
    我问疑似病例医院是怎么处理?物管说,居家观察,医院收不下了,除非严重到不能呼吸,才有救护车来。
    我在网上看到报道,有感染者因为住不了院,死在家中;因为没有病床,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还有很多患者求助的信息,让我触目惊心。
    物管去我们的租屋看了,佟生并没在家。我十分焦急,但却无能为力。
    直到下午,佟生才回我电话。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去。

(五)

    佟生被确诊了。他被诊为疑似病例后,自行去了就近的一家医院排队。然后,被确诊。
    没有惊喜的意外,是一个不幸的意外。而更令我揪心的是,他虽然住进了医院,但医生说,病情尚不严重,床位相当紧张,只能在留观室里观察治疗。换言之,就是要让病人的病情严重到无法呼吸,才弄去抢救!
    佟生说,不能怪医院。医院忙得像打仗,感染者实在太多,床位紧张是事实,医生们都是优先重症病人。
    看着我在视频里哭得像个泪人儿,佟生反过来安慰我,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丑吗?
    我骂他,都这样你还贫嘴,看我回武汉不收拾你!
    他笑着说,你哭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是世界上最丑的女孩儿。天啊!我佟生这么帅的男人,怎么找了一个巨丑的媳妇……我含着眼泪,笑了。
    有一个好心态,对治疗有促进作用。我相信,佟生能够挺过这一关。

(六)

    我好想去武汉,好想好想!但我已经不能出门了。配合社区主动提供了我从武汉回来的信息后,被隔离在家。我们一家人都被隔离起来,社区每天都会固定时间上门给我们一家做体温监测。
    大年初五。佟生突然弹视频。他说,妞妞,我觉得可能无法陪你走下去了,我想跟你说个事。你要答应我,不要哭,要坚强。
    视频里的佟生,仍然没能住上病床。我心里发紧,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佟生应该是意识到他不行了。
    我在视频里哭得不能自己却又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但却不能抓住他,甚至见不到一面!我仿佛听到了梦碎的声音——是的,我们的房子梦,婚纱梦,所有的梦想,都将破灭!
    不想在这个时候,听佟生说任何事:除非是,能有病床住;除非是,身子突然康复了。这才是我,远离深爱的人身边,最想听到的事。

(七)

    佟生给我发来一个文档。他说,是一封信,写给你未来的男朋友的,以后一定要交给他。
    打开看了,我心碎了一地!简要摘录如下:
    看到这封信时,恭喜你成为妞妞的男朋友!真他妈嫉恨你和我一样有才,抱得美人归。长话短说,我现在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一定要记得。
    1、妞妞有点儿任性,偶尔会闹小脾气,你得将就她。对无条件将就,因为你是保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2、妞妞有偏头痛,痛起来的时候,你要细心呵护照顾她,不能显得不耐烦。每次她头痛,我都会帮她揉捏太阳穴。妞妞会很快睡过去,睡了一觉,就不疼了。这是一位老中医告诉我的偏方,你要记下来。
    3、妞妞有一个缺点,我觉得很不好。我一直在纠正她,但我没有机会了,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她喜欢追剧,时间观念差,常常追到凌晨两三点,休息不足,对身体的伤害很大。爱她,就纠正她这个缺点。
    4、成为了伴侣,生活中难免有磕绊。希望你们能做到彼此尊重,学会包容。
    5、我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是什么职业,但这些不重要。你爱妞妞,就像我爱妞妞一样,是真心的,就够了。谢谢你照顾妞妞。祝福你们……
    文档的后面,佟生写了一串数字。那是他银行账号的密码,有10多万块。是他工作以来的全部积蓄。他说,一生只爱过你一个人,这笔钱,就留给你了。

(八)

    大年初八,佟生走了!他死在医院的留观室里,死于没有抢救的“一张病床”。
    我哭得不能自己。我恨老天,为什么要夺去佟生的生命?为什么要让我失去最爱的人?为什么他就住不进病房?
    一场疫情,夺去多少人生命?!病毒固然无情,但人祸不可原谅!
    我一个平凡的女子,在疫情中,失去了心爱的人,我恨把真相隐藏,我恨疫情之下的管理乱象……
    爱之深,恨之切。我是如此热爱着武汉,却也如此怨恨武汉。但谁又会在乎,一个平凡人的死亡给身边的亲人带来的伤痛有多深;谁又会知道,被疫情夺去生命的那些人当中,有一个人是我的爱人,他叫佟生。

(九)

    佟生走的第二天暖阳高照。可苍天施舍的一缕光芒,映照在我的脸上,映出的是,离别的悲伤。
    我和佟生,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里的人小物。我们一生都在手握镰刀,收割卑微的内容。
    失去佟生的每一个黑夜,我都会梦见,有一只青蛙,从严冬的窟隆钻出来,跳过暗夜,跳过黎明,哀鸣声声,划破凝重的天空。我双眼微闭,热泪轻落。
    佟生啊,你一定不知所措。武汉那一夜的大雪,融化不了你凝固的眼泪。
    眼泪,是你控诉失去我的最好证明。密布的忧伤,惟天怜见。

(十)

    佟生,你知道吗?你走后的一周,武汉变了。
    省市领导都换了!换了将,换了帅。病床有了。现在是床在等人,而不是人在等床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坚持几天呢?你要能坚持几天,我们又何必来生再相见?
    你走了,我肚子疼时谁来担心?我头疼时谁来揉捏?我闹脾气时谁来哄我?说好的来年三月,我们一起去东湖,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拍婚纱照;说好的一起奋斗,筑我俩的爱之巢……
    没有了,一切都没有了。那些爱恋、轻吻以及欢笑和哭泣,统统没有了。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了。
    笔直的樱花大道,得意地穿过我们的心脏,霓虹灯迷乱人眼,疼痛了你,也疼痛了墓碑之下,那些被埋藏了的记忆。
    你呀你,注定是我前世放飞的一只鸟,今生不能让你停靠,来生定为你筑最温暖的巢……
    佟生啊佟生,我要如何才能干脆地把你忘记?要如何才能忘掉存在的痛感?
    你香甜的气息,竟也没能暖融我的心灵。因为我已明白:回不去的人世间,总归让人伤感。与其相爱是一种痛,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的爱人,我和你,注定是一场美得凄凉的情感。留恋过,失去过,缠绵过,哭泣过,欢笑过,最终断肠。
     (稿源:微微的愤怒微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0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