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王”许雷投案自首,3000亿资产腾挪有术


云南城投王许雷投案自首,3000亿资产腾挪有术


云南城投 许雷.jpg

  执掌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600239集团”)14年后,许雷选择了主动投案。
  14年间,
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迅猛增长,2018年已达近3000亿元。有此成绩,和许雷擅长资本运作关系不无关系。从沈国军手中接盘一些银泰资产,从邓鸿手中接盘成都环球会展,许雷屡有惊人之举。
  如今随着许雷“爆雷”,
云南城投集团旗下4家上市公司也成为资本市场焦点。是福是祸,莫衷一是。
  5月24日晚上,
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600239.SH)连发三份公告,其中两份事关公司董事长许雷。公告显示,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南城投对野马财经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公司将根据控股股东的提议,立即启动更换公司董事及董事长的决策流程,而在选举出新的董事长之前,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
  许雷担任
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至今已有14年,公司旗下的云南城投“借壳”S红河登陆A股也已经过去12年。由于许雷大部分时间都在云南城投集团任职,外界普遍猜测其违纪违法行为多半发生在这一期间。
  市值飚升,隐忧凸显
  据
云南城投集团官网介绍,公司是由云南省国资委监管的省属大型企业,目前拥有云南城投和云南水务(06839.HK)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全资及控股40余家二级子公司,是曲靖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莱蒙国际流通股第一大股东、闻泰科技第二大股东。
  近年来,在全国的城投公司当中,云南城投集团可谓异军突起。
  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
云南城投集团资产总额快速增长,年均复合增长达到45.89%。而据中国城投网数据显示,云南城投集团2016年便以1995.76亿的总资产排名全国第七,2017年更进一步,以2625.10亿元排名第六。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已2924.73亿元。


图片来源:信用等级公告

  只是伴随云南城投集团资产规模的快速增长,其负债率近年来也一直维持在高位。联合资信的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第3季度,其资产负债率都接近80%,同期债务总额也由713.79亿元飙升到了1600.48亿元。而据全国城投网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同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55.94%,云南省为54.46%。

  可见,云南城投集团的负债率已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在同行业中名列前茅。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理想。2009年,云南城投集团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0.89亿元,而近十年之后的2018年公司的盈利也仅为1.44亿元。

  这一现象也体现在许雷同样担任董事长的上市公司云南城投身上。2015年~2018年,云南城投扣非净利润多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8年更是巨亏8.21亿元。而相比大股东接近80%负债率,云南城投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2015年~2018年的负债率均接近90%。
  面对公司快速扩张带来的压力,掌舵经年的“资本老手”许雷似乎也意识到了隐患所在。在2019年3月的
云南城投集团年度工作会上他表示,集团必须紧紧围绕“瘦身强体聚焦主业、聚焦云南、深化改革”的总基调,重点抓牢抓实瘦身强体、深化改革等工作。
  但在
云南城投集团过去快速“胖”起来的过程中,许雷接连从大佬手中“接盘”,再想“瘦身”谈何容易。
  大佬的接盘侠

  云南城投集团从一家区域性公司到引起全国资本市场关注,起始于2016年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对沈国军“银泰系”项目的大举收购。
  2016年11月,
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中国银泰、北京银泰、宁波银泰分别持有的天津银润、苍南银泰、杭州海威房地产、平阳银泰、杭州理想银泰购物中心、奉化银泰、成都银城、宁波经开区泰悦置业等8家公司全部股权。
  据当时的审计报告显示,这8家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除天津银润、成都银城外,其余6家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但是,
云南城投很慷慨地从沈国军手中“接盘”,交易总成交金额为18.63亿元。
  之后,2018年
云南城投再次以25.88亿元现金将沈国军旗下的8家公司收入囊中。
  云南城投对野马财经表示,并购银泰等项目,“丰富了公司项目储备,快速实现全国化布局;”同时,获得商业管理专业团队和“银泰城”、“银泰中心”品牌价值,对公司的商业运营能力有所增强。
  此次收购效果,是否如其所言尚难定论,但耗资40多亿连续“接盘”浙商大佬沈国军的资产,确实让
云南城投在国内资本市场打出了名气。对于许雷来说,他还有更大手笔。
  这一次,许雷选择了有着“成都会展大王”之称的邓鸿手中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会展”)。
  2016年,
云南城投集团从邓鸿等人手中受让成都会展51%的股份,许雷出任董事长。
  此后不久,
云南城投集团便试图将成都会展装入上市公司。
  2017年11月,
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云南省城投集团、邓鸿、赵凯等购买其持有成都会展的100%股权,交易对价预计为240亿元。
  相比“接盘”沈国军所花费的40多亿,此次许雷搞得动静更大,引起了监管层的高度关注。
  2018年8月,
云南城投收到证监会的反馈意见。
  针对
云南城投的收购,证监会在发行价格调整机制、资金募集、收购目的、对赌协议等方面共提出了44个问题。
  面对监管层的逼问,
云南城投选择知难而退。2018年11月,云南城投发布公告,申请中止了本次收购。
  除了上述两项并购之后,许雷主导下的
云南城投集团近年来还收购海南会展、广东云景旅游、昆明城海、七彩云南等多家公司的股权,累计耗资超300亿元。
  而在大举“买买买”期间,许雷掌舵下的
云南城投集团及云南城投还在频频卖出资产。一手买,一手卖,其资产腾挪一时让人眼花缭乱。
  资产腾挪,走到十字路口
  据公开信息显示,自2016年以来,
云南城投就在持续不断地出售旗下公司股权。比如2016年,云南城投出让云南温泉山谷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21%股权;2017年出让陕西安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70%股权以及云南城投晟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60%股权。
  进入2018年后,
云南城投出售资产速度加快。
  当年4月,
云南城投下属公司云南亚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0%股权挂牌交易,转让底价6680万元;6月,云南城投公告,转让其持有的西安云城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8月,云南城投公告转让全资子公司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同时云南城投下属全资子公司云南城投龙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拟转让所持有的城投湖畔四季城(一期)项目中一在建工程;8月底,云南城投称,拟转让所持有昆明七彩云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59.50%股权。
  一系列并购、出售的资产腾挪的背后,许雷及其掌控的
云南城投集团频遭质疑。在“精于资本运作”的评价之下,许雷并未将公司带入转型升级的正道,反而带上了一条负债率高企、盈利下滑的歧途。


图片来源:社交平台

  2017年,曾有网友在某社交平台留言,“云南城投内部很坏”,奉劝网友远离这只股票。而此留言前不久,许雷在公司年度工作会上分享了短片“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显得意气风发。

  如今,许雷投案自首,他个人前进的步伐戛然而止。而对于他执掌14年的云南城投集团及旗下上市公司来说,似乎也不得放缓前进的步伐。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下方留下你的评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