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圣依老公旗下公司“出事”,巨力索具还能继续“乘风破浪”吗?


黄圣依老公旗下公司“出事”,巨力索具还能继续“乘风破浪”吗?

    “监管部门要求公司澄清是否借忽悠式重组来炒作股价。”8月11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针对巨力索具收关注函一事评论道。

    近日,杨子家族旗下A股上市公司巨力索具拟收购控股股东旗下资产“闪电”告吹一事,引发市场极大关注,由此也引来交易所的关注。

    天眼查APP显示,巨力索具(002342)控股股东为巨力集团,巨力集团持有其20.03%的股份,其中黄圣依老公杨子持有巨力集团17%的股份。除了巨力集团持有的股份外,杨氏家族杨建国、杨建忠、杨会德分别持有巨力索具5.21%、5.21%、3.32%的股份。

    7月28日,巨力索具发布停牌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巨力集团持有的保定巨力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8月4日,巨力索具(002342)还披露了此次重组相关工作进展情况。重组看似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就在3天后,巨力索具发布重组戛然而止的公告。紧接着,8月10日,深交所向巨力索具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就此次重组相关事宜进行说明。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对巨力索具(002342)此次重组发出连环问询,要求巨力索具认真核查并补充说明,拟收购资产为控股股东持有的情形下,停牌前公司与控股股东是否已就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核心条款进行充分沟通,停牌后未能达成一致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否存在滥用重组停牌的情形以及停牌前后公司、独立财务顾问及有关证券服务机构各自开展的工作,本次重组终止事项的决策过程、已履行的审批程序、对公司的具体影响以及公司后续的相关计划。

    终止重组公告披露后,《证券日报》记者曾就上市公司选择并入巨力能源以及此次收购没有谈妥的原因致电巨力索具(002342),董秘表示以公告为准。

    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谈道:“从监管措辞来看,巨力索具停牌宣布重大资产交易与复牌宣布取消重大资产交易的过程不够慎重,可能存在通过重组停牌达到其他目的的嫌疑。”

    “之前这种忽悠式停牌曾经频繁出现,要么为了配合大股东进行市值管理,要么是为了躲过股市大幅波动的波及。”沈萌说道。

    沈萌表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巨力索具的大股东准备通过上市公司收购自己手里的资产来让自己获得更多证券化收益,但可能该资产问题较多,方案也比较难推进,所以监管要求披露更多相关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巨力能源的工商信息近期变动不断。今年6月份,巨力能源的全资控股股东由集团子公司河北巨力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巨力集团;7月份,巨力能源章程修订同时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变更为2亿元,成为巨力集团注册资本最高的子公司。

    高禾投资管理合伙人刘盛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谈道:“交易所问询函更通俗来看,主要是要求公司说明核心条款到底是哪些,有没有事前充分沟通,而不是随意停牌,公司和投行等中介机构是不是已经充分开展工作了。”

    此外,刘盛宇还提到,“巨力索具方案终止的原因可能不一定是公告内容所呈现的核心条款没有谈妥,可能也有别的原因。”

    “类似于巨力索具(002342)的重组,在市场上还是有一些案例的,并购重组是难免的,很多不确定性因素都会导致重组失败,或者提前终止。但是,对于外部投资者来说还是应该注意投资风险,尤其是对重组公司来说。”刘盛宇表示。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巨力索具ROE(加权资产收益率)连续低于1,2016年~2019年以及2020年第1季度,ROE分别为0.85、-0.72、0.74、0.75、0.29,对应当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063.36万元、-1716.18万元、1781.66万元、1822.66万元、697.13万元。

    “ROE是衡量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体现了企业所有者的获利能力。该指标体现了自有资本获得净收益的能力。”沈萌表示,巨力索具ROE属于很低水平,说明公司资产规模很大,但资产质量不高,资产产生收益的能力不强。(出处:《证券日报》2020-8-12)


购买巨力能源核心条款“没谈拢”,仅8天巨力索具重组“夭折”

  7月28日,巨力索具(002342)因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发布停牌公告。停牌8天之后,8月7日,公司再次发布公告,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经审慎考虑,决定终止筹划本次事项。

  据公告显示,此次重组方案为巨力索具(002342)拟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巨力集团持有的巨力能源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巨力索具(002342)与巨力能源均为巨力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而巨力索具仅8天便闪电终止此次重组。对于重组背后有何隐情,《证券日报》记者致电巨力索具,公司董秘张云没有就重组终止相关问题进行进一步解释,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投资者质疑重组目的

  依张云所言,《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了巨力索具(002342)近一段时间以来的公告。

  7月28日的公告中巨力索具表示,此次收购出于巨力集团拟对集团业务进行整合的目的。

  8月4日,巨力索具发布重组进程公告称,公司于7月29日召开首次中介机构协调会,会议就公司此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明确工作总体计划及各方分工、职责,并正式启动资产重组程序。

  紧接着3天后的8月7日,巨力索具表示,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就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交易事项。

  目前,市场上投资者纷纷质疑,在深交所互动e上留言表示,“巨力索具本次收购的巨力能源在巨力集团中并非重要组成部分,谈不上优质资产。而且能源和索具业务也没什么交集,那是为什么选择并入巨力能源?”“巨力索具收购巨力集团旗下的巨力能源是否意味着巨力集团有整体上市的预期?如果不是为了整体上市,收购巨力能源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上述提出问题的投资者,对于巨力索具在公告中的回答是否还满意,但其实,可以说此次收购,略显牵强。

  建行大学主任孙兆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谈道:“资产重组并购的目的,是把被并购方的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实现被并购资产的间接上市,这有可能是为了上市公司的多元化经营,也可能是还有其他考虑。并且装入上市公司资产的质量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资产的价值和潜在价值会影响到公司未来的估值。通常上市公司为了借助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采用多种资本运作手段,力图让公司做大做强,这是企业家应有的并购重组的初心和本源。但是也会有些并购是为单纯的资本运作和套利,要区别看待。”

  终止原因可能有多种

  从巨力索具近几年的业绩表现来看,2017年~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2亿元、16.9亿元、19.7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716万元、1782万元、1823万元。

  高禾投资管理合伙人刘盛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谈道:“从巨力索具年报来看,近三年公司的经营情况表现一般,虽然营收很高,但是盈利能力还是很不稳定,比如说,2017年公司已经出现了大幅的亏损,2018年和2019年盈利也就1000多万元,这样的盈利能力其实是很弱的。”

  “结合业绩情况来看,巨力索具可能希望通过注入集团资产保住公司盈利,尤其是现在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尤其是壳资源的监管也越来越严,所以巨力索具注入一些集团资产还是有它的原因和动力的。”刘盛宇分析道。

  此外,刘盛宇还提到:“因为巨力能源资产情况不是很透明,没有充分的信息披露,很难判断它是否为一个优质的资产。”

  对于此次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巨力索具表示,不会构成交易各方违约,亦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公司在做好主营业务的同时,将继续寻求新的发展机会,拓展业务领域,促进公司可持续发展,以提升公司价值和市场竞争力。

  刘盛宇表示,“方案终止的原因可能不一定是公告内容所呈现的核心条款没有谈妥,可能也有别的原因。比如,整个巨力集团体系下有其他的能源资产,为什么这次要注入巨力能源?如果出现同业竞争怎么办?有可能在做方案的时候,没有把上述问题全部都解决,或者方案没有想好。作为外部投资者,我们只能大概判断有哪些可能的原因。”(出处:《证券日报》2020-8-8)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0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