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好声音:专访民谣女声丁源和吉它手孙亮_平顺文艺

两岸好声音:专访民谣女声丁源和吉它手孙亮



两岸好声音

专访民谣女声丁源和吉它手孙亮,在台湾发专辑是怎样一种体验?

丁源和孙亮.jpg

丁源(右)和孙亮(左)  

链接:略记音乐新人——丁源的创作成长历程

     【两岸青年】只向你们推荐真正的好东西。

      点击播放:丁源原创专辑《繁花》在网易云音乐播放

丁源 - 繁

     第一次听丁源唱歌,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了。

     看着丁源安静地坐在高脚凳上,长发垂下,偶尔闭上眼睛,表情随音乐的情绪变化,耳边传来空灵又坚定的声音,这时你会感到一种动人的力量。

     有人说丁源的现场能完全还原CD品质。而她对自己的要求是,现场的演唱要比录音时更好。

     有人说丁源的歌是冷静的、清凉的,而我觉得丁源的歌是温暖的、倔强的、充满了美好的希望。

丁源.jpg

    他们说,你最该是怎样

    就应该是怎样,顺其自然到终点

    可我不想对着生活,说着抱歉

                             ——《朝六晚九的日常》

    春去秋来,转眼又是寒冬

    漫天飞雪,吹过凛冽的风

    雪在半空中飞舞,我停住了脚步

    填满整颗心的是你的笑容

    夜漫漫浓墨重重,要记住这分钟
    温暖整个世界是你的笑容

                                      ——《笑容》

    经历过浮华与俗尘,有多少五味杂陈

    付出了努力和认真,都为了梦想的可能

    也许在谁的眼里,只是闲散无为的人

    世事中没有标准,怎在乎你打多少分

                                    ——《城中人》


    丁源的吉它手兼制作人孙亮如此评价她的歌词:“内涵走得太深了,和年龄不符”。

    来北京五年的丁源还有另一个身份: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她的音乐灵感常常来自日常生活、梦境、以及古代奇文轶事。有特别走心接地气的,也有美好的幻想与画面感

    孙亮与丁源结识于某网络音乐交流小组,一拍即合,听说是排了4~5次就开始演出了。至今已经演出近百场。

    得知他们要在台湾发行新专辑《繁花》,两岸青年采访了丁源孙亮。

丁源A.jpg

    Q1:为什么要先在台湾发专辑呢?台湾发专辑是不是挺难搞的(虽然我知道草台回声的大老板是周治平)?因为之前有一些事情,比如李志去台湾演出,但是台湾移民署没给他签证,还有鹿晗去台湾也因持观光签证参加节目而被调查。我之前在台湾生活三年,确实感觉到台湾当局对于大陆人有很多限制,比如出入境特别麻烦,不能打工什么的,还有大陆电影每年只能在台湾上映10部。所以听到您要在台湾发专辑,而且还是首发,我还挺激动的,可以给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这方面的经验吗?

 

    丁源:因为是周治平老师的原因,专辑具体的发行工作是由公司负责。同时,我的音乐风格及嗓音音色比较偏向复古风格,不太像北京的民谣,会更加类似于从前我们听到的台湾的歌,所以会选先在台湾发行。当然,我对此没有特别考虑过,觉得在那边发行都是有它的意义的,无论在哪儿,都是我的一个新开始。

 

    孙亮:说实话,其实我并没有这方面的操作经验,关于专辑在台湾发行是公司部分在负责。正如您所说,草台回声是周治平老师创立的,我本身也是周治平老师的粉丝,小学的时候就听那首《我和我追逐的梦》,呵呵。因为公司给丁源这张专辑《繁花》,定位是复古与新民歌的延续,我的理解算是跟台湾上世纪70、80年代民歌运动的延续与拓展,所以选择台湾首发,可能是基于这方面的考量吧。

    Q2:您去过台湾吗?对台湾有什么了解或者幻想?有没有计划去台湾巡演呢?

 

    丁源:我没有去过台湾,但以前一直想过去那边看看,倒并不只是为了巡演,就单纯看看,可碍于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也就把这计划搁置了。台湾和北京都有深厚的音乐土壤,却又完全不同的感觉,像是同一棵树上结的完全不同的果子,味道、颜色,大小形状都不同。当然这只是我很粗浅的一些感觉,毕竟没有真正去了解过。总之,对台湾我蛮向往的。就像当时在南方向往北京这样一个音乐的根据地。如果来北京算是找一种音乐的归宿,那台湾更像是去寻找一个遥远的梦。

 

    孙亮:因为我平时还做一些文化交流活动,所以在2016年初去了一趟台湾,在台北“经国纪念堂”做的活动,然后从新北环岛游了一圈。了解谈不上吧,只能说是感观非常好,很安逸、平静。接触了一些不同行业的人,只能说感觉到仅仅是社会分工不同,大家都没有那么浮躁,都很随和,又很恭俭,很舒服。也许有的人会拿台北跟北京,高雄跟上海来比较,谁的现代化程度高,谁的豪车多,谁的基础设施好什么的。我倒是觉得这不是拿来比的事情,周围有一些朋友去过台湾的会说:“太破了,马路也不平整,楼也不好,街上都是老爷车……”

    我倒是觉得,这些都是经历过大变革与繁荣发展的象征,不是么,比来比去的没什么意义,整个社会环境很健康,生活得很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孙老师和我们分享了他在台湾的照片,他说:“真想留在那边不回来了。就在垦丁弄个靠海的房子,喝喝茶,弹弹琴,喝喝酒,聊聊天。”

台北风光.jpg

    Q3:看到您做的台湾牛肉面感觉很正宗!想问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您做这样的尝试呢?因为我在去台湾之前都不知道台湾牛肉面这么有名,然后吃过之后觉得果然比大陆的好吃多了,您有没有想要计划开餐厅呢?

 

    孙亮:当然是吃了正宗的台湾牛肉面,才知道牛肉面可以这么玩……所以回北京后就自己试着研制一下,结果还不错。牛肉部分我用七成的牛腱子加三成的牛腩,配菜部分我选用了白萝卜与胡萝卜,所以口感上还跟台湾吃的不太一样,算是引进升级版本。关于餐厅,有好多朋友建议过,我想等时机合适的吧,虽然我酷爱做饭,但目前还仅限于内部试吃品尝阶段。是不是看起来超级棒!


    Q4:
丁老师,知道您之前生活在福建,我觉得那边和台湾挺像的。您来到北京后有什么不习惯吗?更喜欢哪里呢? 

 

    丁源:我之前在福州工作过一年。来北京以后更喜欢北京这座城市,其实我的性格更像一个北方人,尽管我出生在南方……所以,我其实是个蛮矛盾的人格,我的音乐就像刚才说的,经常会有些台湾有些南方,但很多时候有变成俄罗斯,瞬间很北方。南方北方吧,怎么说,其实在我心里没有一个明显的界,甚至我更愿意去做一个无国界的人,无论南北还是东西。我会去喜欢特定的某几个城市或国家,但并不考虑它的地理(当然可能是我地理不太好,笑笑~~)


    Q5:
您是出生在福建吗?台湾的音乐对您有什么影响?很多人说您像三毛,您认同吗?毕竟三毛不是一个音乐人……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您写的词吧,很多古风的作品,感觉造诣很深,您是学中文的吗?


    丁源:我出生于南昌,在那长成人后到在福建工作一时间。台湾的音乐对我在歌曲的旋律走向上或多或少地产生一些影响,但就像刚才说的我听歌不局限于区域或具体的音乐类型,我喜欢的音乐风格会比较多元化一些。

    是有一些朋友或者歌迷说我感觉像三毛,事实上我很欣赏三毛老师,尤其是在那个年代里她身上的那份率真。同时,我和孙亮经常在Livehouse里翻唱的《滚滚红尘》,也正好是三毛老师编剧的影片《滚滚红尘》的同名主题曲。《橄榄树》也是,读书的时候经常会唱。听着好像我很老一样(笑),好像70后似的,其实我可以说我也算接近90后了吗?^^。

    偶尔也会看bilibili网站上的视频,所以一般现在十几岁孩子喜欢的东西你都问不倒我……

    好吧!我就是个矛盾体。

    我不是学中文,在大学的主修专业是音乐教育。我每次创作音乐作品都是先有曲再有词,可能在写词的时间会比谱曲的时间要多一些,因为需要反复斟酌,以便于符合旋律来更好地传达整部作品的涵义。往往由于先是曲子的旋律把自己感动了,歌词就不得不要写好一点。


    Q6:
听说您最近才开始听一些对很多人都有影响的音乐,比如罗大佑、李宗盛。想问在您的音乐创作之路上,对您影响最大的音乐人是谁呢?或者说对您影响最深的是哪一种音乐风格?

 

    丁源:其实我听的音乐风格会比较多,并且会在不同时期是听不同的音乐风格。对我影响最深的,大概是古典了,因为自己是学古典钢琴出身的,所以在创作上会加入一些古典音乐元素渗透在我的作品里。另外像刚才说的俄罗斯,那是我们上代人很喜欢的,由于我家里人都从事喜爱音乐的,导致我从小的时候就潜移默化地熏陶了,听得多也被感染了。
    具体到流行音乐以及流行音乐的前辈,也是举不胜举:李宗盛老师、罗大佑老师、齐秦老师……等等,唱歌风格也会受到潘越云老师、陈淑桦老师等人的影响。还有我听歌也不分国界,像国外的Muse乐队、日本的坂本龙一都给我影响很大。在我每个时期都有一个最大的影响人物或风格,不分上下。


    Q7:
那孙老师呢?对您影响最大的音乐人和音乐风格是什么?

 

    孙亮:其实在音乐部份受到的影响挺多,唯一是没有的,只能说在不同的阶段。差不多1997年在中学的时候开始听Michael Jackson。1999年刚接触吉他的时候,影响我的基本都是国内第一批摇滚乐队,像唐朝、超载、魔岩三杰等。突然想到1999年我就知道台湾有一个乐队叫“乱弹”,那会儿mtv频道总是放他们那首“不一样的朋友”,那时候我才17岁,觉得那主唱挺酷的,呵呵,也很喜欢。然后在2001年开始疯狂的买打口带,接触了一些优秀的西方音乐,至今也都非常喜欢,像Pink Floyd、Nine Inch Nails、Rammstein、Stone Temple Pilots等。2006年后听的东西就杂了,网络上的东西太多了,差不多每天都会下载三张新专辑,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删除了。在2008年左右开始“往回听”,认真仔细的听李泰祥、齐豫、潘越云、罗大佑、李宗盛这些华语乐坛前辈们的作品,受益匪浅。如果非要说影响最大的音乐人,华语部分就是罗大佑老师,西方音乐是Pink Floyd与Dream Theater。


    Q8:
之前看一篇文章写道您和丁源的合作,就像一拍即合,感觉您的编曲也让丁源的歌也更加丰富。想问您是怎么发现丁源的呢?第一次听到她的歌是什么感觉?在合作过程中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呢?

 

    孙亮:是的,一拍即合,我是在豆瓣上发现丁老师找乐手合作的信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联络了丁老师,其实刚看到她找人合作的信息,我还犹豫了好久,豆瓣小站上有她自己的demo,听着听着就醉了,特别的有感触,我还纳闷,这么好的音乐怎么会没有人合作呢!没想到一直没有合适的人联络她,直到我,一拍即合。第一次听,就像我刚才说的,会醉…… 

    丁老师的音乐有及其强烈的个人气质,说白了就是她的音乐内涵气场很大,不知不觉就把听她音乐的人带入到另一个频道了,有点把自己弄丢了的意思。回答你这个合作过程中有什么很有意思故事的问题,这个真没有!呵呵。可能是大家合作比较默契,又都懂得音乐语言,所以算是无障碍合作,丁老师只负责把歌曲的自弹demo给我就可以了,剩下的工作都由我完成,合作的过程都比较愉快。


    非常感谢丁源和孙亮接受两岸青年的采访,这大概是我们效率最高的一次采访了。看着两位老师特别真诚的回答,小桔觉得特别走心。走近那些与众不同又各自精彩的生命,发现人生的无限可能,同时自己也获得成长。这是写人物稿让我充满热情的原因。

    丁老师说:在你的爱好不能养活你之前,一定要先把你的事业稳住,但是爱好千万不能扔掉,因为事业是给你一口饭吃,而爱好让你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于是,上周日听完丁源的现场之后,第二天我就翻出了好久没动过的二胡,换了琴弦和弓子,打算把小时候的技艺捡起来。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每天拉琴画画练书法。

    就像孙老师去台湾时的感悟:生活得很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希望这个冬天,两岸好声音,今天的故事和音乐能够温暖到你。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