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豪杰不容易——裴艳玲


女中豪杰不容易——裴艳玲

裴艳玲A.jpg
图一:裴艳玲

   父亲、二妈、戏班子
  裴艳玲的父亲叫裴聚亭,少年好戏,常演武生;继母叫袁喜珍,唱河北梆子旦角。父亲与裴艳玲的生母没什么感情,唯独爱戏。继母虽好,却又不生。裴家设计带走裴艳玲,她也就从此跟着戏班子,行走在河北、河南、安徽。
  当时的剧团在演出之前要先敲一通锣鼓,行话称为“打通”。旧时规矩要打过三通,观众聚齐,戏班才开戏。裴艳玲4岁的时候,专门在“打通”的时候敲锣。敲锣简单,到了时候,“嘡”地敲一声就行。过瘾。
  “我一听见打通就坐不住了,”裴艳玲说,“敲锣间隙,我们一群小孩就跑到天幕后面看戏。观众看正面,小孩们坐在天幕后头看屁股。逢文戏就睡,逢武戏就睁大眼珠看。”两年多下来,裴艳玲把戏学会了,台上看戏,台下就跟小孩们拱手迈腿念念有词。
  父亲不愿让她学戏,看见她拿大顶练功就一巴掌过去,五个手指头印糊在脸上,“一个跟头折出去,跟小癞蛤蟆似的,”裴艳玲重复了一句,“疼吧?就不哭。” 

京剧《夜奔》裴艳玲饰林冲.jpg
图二:京剧《夜奔》裴艳玲饰林冲

   一冬一夏,几十出戏
  从裴艳玲7岁开始,父亲裴聚亭将她学戏的事当做一件正事严肃对待。
  “别人都觉得苦,我不觉得苦,”裴艳玲说,“我打心眼里喜欢。”家里的尺子可以当枪,鸡毛掸子就是大花枪,枕巾挡在手上当水袖甩,土炕就是舞台。学戏就当玩。
  父亲在她的每日作息里安插进戏剧训练。每两三天,学一出戏。这种学习一直持续到剧团来到河北省正定府。父亲把她交给了自己的好友李崇帅。李崇帅的训练方法在今天的戏曲学院已经见不到了。一个夏天加一个冬天,裴艳玲跟着李崇帅练功:先练开筋骨,老师坐下,裴艳玲站好;老师拿腿把她的腿别住,怀里一搂,另一条腿就被举起来。老师就开始和旁人聊天,直到压足了两个小时,腿麻脚酸才准下去。旁腿、十字腿、正腿、副腿,全都要压出来。过两个小时,活动一下,又别上了。
  还要在打谷场上练打旋子。专挑太阳毒的时候,一个侧身翻空而过。一排腿必须连着打出72个旋子。“四肢腾飞,跟小燕子似的,空中飞一下落地,飞一下再落地,形成一个圈,六个一圈,”裴艳玲说,“这些功夫是把我练怕了,我一见他就蔫。可现在就算年轻人也没能再打出50个以上的旋子。”
  外界在形容裴艳玲功夫之深时,往往有“八年苦功”之说。“其实我功夫很短促,就是练了这一年。有人说练8年,那这人练8年才能练出来,肯定是个废物。”裴艳玲说。
  李崇帅教了裴艳玲几十出戏。京剧、昆曲,老生、武生、猴戏,无所不会,无所不教。“现在戏曲学校45分钟一节课,老师拿钱教课走人,谁陪着你扳腿打旋子?这种老师现在找不到了。”裴艳玲说。


图三:京剧《武松打虎》裴艳玲饰武松

   旧时伶人进入新社会
  1960年,国家改编私营剧团为国营,从此演员从吃演出饭变成了吃国家饭。裴艳玲从9岁开始,国家每月给发八百元的工资,跟旧时代的名角一起成了国家的人。
  裴艳玲在公私合营时期还能拿工资,到了二十来岁,“文革”开始,彻底不让演戏了。
  “一开始觉得不演戏了挺好,江青只让演现代戏,男不演女,女不演男。正好,我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去,可这样一来,我小时候吃的苦等于白吃了,”裴艳玲说,“爸爸看看我体态,看看我的孩子,说前功尽弃了。”
  女人演武生,如果不能过结婚生孩子这一关,舞台生命就很短暂。裴艳玲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悄悄给孩子断奶,送回农村。晚上,等北方交通大学的人都走了,她就一个人在大教室里背《林冲夜奔》。教室里黑着灯,她对着黑暗虚空念白:“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今番空作悲风赋。回首西山日影斜,天涯孤客真难渡。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日间不敢走路,只得黑夜而行。”


图四:京剧《武松醉打蒋门神》裴艳玲饰武松

   面对新时代,京剧何去何从?
    走过旧社会和文革的坎坎坷坷,裴艳玲如今已经三度摘得“梅花奖”。谈及向传统戏、老戏学习,汲取营养,裴艳玲打了这样一个比方。“你会写简体字,再认一认繁体字有什么不好?你可以写不下来,背不下来,但你要知道这个字还有繁体字。只有大量的先认识繁体字,你才写得一手好的繁体字,再写简体字自然就手到擒来。”裴艳玲感慨地说,没有人不想创新、出新,但前提是,你要知道你身后有没有“粮库”,有没有创新的“资本”,而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些戏,就是“粮库”,就是创新的源泉。“有人说我保守,我得对他们说声谢谢,我觉得我‘守’的还不够。如果我再多‘守’一点,再牢固一点,我比现在还强大,比现在唱的还更好。”


图五:裴艳玲示范《翠屏山》

   与李少春先生的往事
    裴艳玲刚到河北梆子青年跃进剧团的那一年,领导安排青年演员进京学艺,希望裴艳玲武生这一组向李少春学《闹天宫》。但是,想跟演出、排戏十分忙碌的李少春学戏,谈何容易。最初跟李少春联系的时候,并不顺利。巧的是,当时李少春的父亲、戏曲名家李桂春正担任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副院长,住在省会天津。通过这层关系,裴艳玲和几名学武生的师哥一起得以进京面聆大家教诲。刚开始的时候,裴艳玲只在这出以齐天大圣为主演的戏中扮一个小猴子,李少春发现了她的表演天赋,让她来演孙悟空。
    以后,裴艳玲还曾多次见到回津看望父亲的李少春。李少春对裴艳玲的《八大锤》也多有指点。在裴艳玲看来,李少春是个很随和的艺术家,对他们这些梨园后生非常爱护。裴艳玲谈到,有一次,李少春给她讲自己跟余叔岩先生学《战太平》的故事。李少春说,就一个上场,出场,回去,再出场,再回去,要来回这么七八番,两个多小时就练一个上场。最后问,“余先生,我对了吗?”余先生反问,“你觉得你对了吗?”“我觉得还是有点别扭。”“那就是还没对呢。”他就用这种方法,告诉你一个道理:好东西、精品是不容易得到的,你必须多付出。
    李仲明在《博美精新一一李少春传略》一书中写道:李少春很欣赏这个女徒弟的表演才华和她艺术上刻苦磨砺的精神,他每次都全神贯注地看裴艳玲的表演,并且细心地给裴艳玲讲解孙悟空的表演特点。裴艳玲也颇留意与李少春有关的人和事。李少春的演唱宗余派,现在裴艳玲也成了余派拥趸并身体力行。


图六:李少春先生饰演的孙悟空


图七:裴艳玲饰演的孙悟空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