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成了《大欺诈》的保护伞?


究竟谁成了《大欺诈》的保护伞?

崔永元:正义之殇.jpg

      阅读提示中共中央政法委下属报纸《法制日报》10月I3日发表文章力挺崔永元,呼吁上海公安机关尽快拿出不遮丑、不护短、全面公正的调查结论。文章还对崔永元的安全表示担忧,呼吁要保护好崔永元,称保护崔永元,也是保护了人们对公平公正的期待和对法律、对国家的信任。

    有这么一段话说得很好:“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事实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博爱;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面临的风险和不幸告诉大家,是一种善念……”只有对国家民族满怀深沉挚爱的人,才会批评社会的阴暗面;只有怀揣光明的人,才会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责任,一种现代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光有百姓们的勇敢与坚毅只是事态发展的良性敏知,层层执法机关的严格履职、公正不阿,才会履平社会经济动乱,维护国太民安。

洗钱电影《大轰炸》之上海经侦警察

 越是接近真相,越是最危险的时候。这个时期的崔永元,看来是誓与影视圈黑幕一斗到底了!电影“大轰炸”,疑云重重,不能因为一个施建祥逃到美国,就万事大捷。上海数十万人的集资款,是人民群众的养老钱、血汗钱,不能任凭一帮害群之马,肆意挥霍,逍遥法外!

近期崔永元的微博,再一次扔出重磅“炸弹”,那就是上海经侦!崔永元在其微博公众号@小崔读书汇发表了名为《一声长叹一声雷》的文章:上海公安局经侦大队对所有我参与的公司彻底侦察,对我以前的助理不断询查,彻夜询查。我知道原因在于(大轰炸)。参与这次大欺诈的既有演艺界大腕也有上海经侦的警察。曾经当着我的面,他们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几十万的现金用个书包就提走。这段话掀起了网友的高度讨论热潮,也等同于实名举报了上海的某公安民警涉嫌违法违纪。

接下来这封信的内容迅速引起的了上海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并引来了“热心”的@江苏网警过来吃瓜。

《大欺诈》保护伞A.jpg

看完是不是很醉?一个知名度极高的前央视主持人,一个天天发博点名各相关部门的热门博主,一个安全备受亿万群众关注的举报人。警方居然说找不到!还得靠过来吃瓜看热闹的江苏网警前来手动艾特?那么你们当时对这位举报人个人情况的不断巡查、彻夜询查又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不出两个小时,崔永元在今日头条平台霸气回应了上海市公安局,问他们是不是用写信的方式联系他的,并声称已被该局给调查个底朝天,竟然还说联系不到他本人……一气之下的崔永元,直接曝光了当时违法调查他的警察的职称和名字,简单粗暴又高效。

《大欺诈》保护伞B.jpg

 崔永元是新闻记者出身,书信内容一定客观而严谨,实名举报真实性更不用怀疑!既然上海公安局经侦大队之前能做到不断询查、彻夜询查!其效率必定是高效的,做事必须是不拖沓的,对系统人员进行排查和对举报的腐败事件进行侦破应该轻而易举。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上海公安那里却是一片沉默。除崔永元提供的案情信息以外,网友们也都加入了破案队伍……

上海经侦部分警察参与了《大轰炸》

《大欺诈》保护伞C.jpg

《大欺诈》保护伞D.jpg

 上述为崔永元晒出的电影《大轰炸》的合同!合同上的彭明达,为原上海经侦副队长彭奋之子。这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当年快鹿集团金融诈骗涉案人(叶问3众筹一案,感兴趣的朋友自己搜索一下),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彭明达为合禾第二大股东,持股30%,认缴出资1050万人民币,任公司监事(2015年7月起)。彭明达今年27岁,标准的90后。而上海合禾影视成立于2010年,就是说公司成立时,副总彭明达只有19岁!如此小青年就身家上千万!钱从哪里来?!

《大欺诈》保护伞E.jpg

2017年10月18日至24日,十九大在京召开,开启了廉政建设新时代。彭明达或可能意识到国内事败可能产生的后续效应,与其配偶杨晗于2017年9月22日迅速成婚,十几大于2017年10月24日闭幕,彭明达于同月25日、26日两天,将其名下7家公司的法人和股份全部转入新婚妻子杨晗名下,此举蹊跷非常。

据了解,彭明达妻子杨晗为新西兰公民,彭明达是否已入籍新西兰,尚未知晓。所以需要透过他的妻子来避免其非法资金所得被追讨,身为新西兰公民的杨晗,中国与新西兰两国政府基本上都可能对其无可奈何。

无论是彭明达进入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的时间点,还是快鹿调查例会记录的内容,都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这位现居奥克兰,摇身一变的总裁台长,在快鹿融资骗局中,其个人及其合禾影视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不少人质疑:在快鹿融资骗局中,彭明达及其代表的合禾影视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彭某的父亲——上海长宁区经侦队副队长彭奋在彭明达外逃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正义之殇,满纸悲情

崔永元 “第三次是突然被叫去的,多了两张陌生的面孔,没有自我介绍也没有出示证件。对我补充提供的阴阳合同证据看都不看。拐弯抹角地询问我是从哪里弄到的(大轰炸)的合同。一高一矮两位越问越急,终于原形毕露,这是俩蛮横的警察。”

通读崔永元提及的上海一些警察的诸多细节时,对这些警察的丑陋行径,这些警察不再是正义的化身。任怎么想象,也无法想象到一个长宁区经侦支队副支队长,能有至少几千万甚至可能上亿的收入。他们成为阴阳合同的主角,成为偷税漏税嫌犯和洗钱圈钱利益链的保护伞。当正义之士奋起抗争,检举这种违法犯罪现象时。这些跟违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气的警察,又充当起违法犯罪明星大腕的卫士,令人愤慨!

作为名满天下的媒体人,面对恶势力,都能如此这般举步维艰危机四伏。那么我们这些草民呢?是不是只能任由黑恶势力贪赃枉法,戏子猖獗天怨人怒,官商勾结无法无天?要抑制偷税漏税洗钱圈钱转移资产的违法现象,打击为其充当保护伞的黑暗势力迫在眉睫!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18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