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骚乱周年,拜登:这是把匕首插在美国喉咙上


国会骚乱周年,拜登:这是把匕首插在美国喉咙上

  “这位美国前总统制造并散布了关于2020年大选的谎言之网……对他而言,他那受伤的自尊比我们的民主和宪法更重要。”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国会骚乱发生一周年之际,美国总统拜登对前总统特朗普发出了“最尖锐的谴责”。在长达25分钟的讲话中,他不点名痛批特朗普散布谣言,破坏民主,是“失败的前总统”。拜登还称,那些冲进国会的袭击者和其煽动者,是“把匕首插在美国的喉咙上”。
  另一边,被当众羞辱的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几小时内连发3份声明,指责拜登“用我的名字分裂美国”。
  一年前的国会骚乱,将美国的社会撕裂和党派矛盾展现得淋漓尽致,为美国所谓的'民主'蒙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如今,撕裂还在继续,且裂痕越来越大。
   

国会骚乱周年.jpg

  2021年1月6日,示威者进入美国国会区域,并攻破国会大厦 (图源:澎湃影像平台)
  “这是把匕首插在美国的喉咙上”
  1月6日的讲话中,拜登请民众闭上眼睛,回忆一年前发生的事:
  “暴徒们横冲直撞,第一次在国会大厦挥舞着象征摧毁美国、让我们分裂的联盟旗(又称南方邦联旗)。即使在内战期间,这种情况也从未发生过,但它却在2021年发生在这里。”
  “暴徒们打破窗户、踹开门,闯入国会大厦,美国国旗被当做武器,灭火器被扔到警察头上……超过140名警察受伤。”
  “暴徒威胁着众议院议长的生命,竖起绞架威胁要绞死副总统。”
  “但我们没有看到什么?”拜登自问自答道,“我们没有看到一名刚刚召集暴徒进行攻击的前总统,他当时正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外的私人餐厅,在电视机上看着这一切,在警察被袭击、生命受到威胁,国家首都被围困的几个小时里什么都没做。”

  拜登接着对特朗普一顿痛批:“这位美国前总统制造并散布了关于2020年大选的谎言之网。他这么做是因为自己重视权力而非原则,他认为自己的利益比国家的利益更重要。对他而言,他那受伤的自尊比我们的民主和宪法更重要。他不能接受他输了。”
  “他做了美国历史上——这个国家的历史上,没有一个总统做过的事情。他拒绝接受选举的结果和美国人民的意愿。”
  拜登还列举了特朗普的三个“弥天大谎”,包括2020年的选举日才是“叛乱”发生的日子;2020年的总统大选结果“不可信”;试图通过暴力强加自己意愿的“暴民”才是“真正的爱国者”。
  “如果你接受且纵容谎言,你就不可能爱国。”拜登说,“那些冲进国会大厦、煽动教唆、以及号召他们这样做的人,是将一把匕首插在了美国--美国民主的喉咙上。”
  “对这次选举撒谎的前总统,以及袭击国会大厦的暴徒,他们离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已经越来越远了。”
  拜登还直击特朗普的“痛处”,称他“不仅仅是一位前总统,还是一位失败的前总统,在一场全面、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中以700万票的差距被击败。”
  拜登表示,他会保卫美国,不会允许任何人往民主的喉咙上插匕首。

  在拜登讲话前,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也发表了一次较短的演讲,她没有攻击特朗普,但将国会骚乱与珍珠港事件相提并论,“日期不仅在我们的日历上占有一席之地,也留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2001年9月11日(9.11事件)、2021年1月6日(国会骚乱)。”
   “'拜登迄今为止最强硬的抨击”
  对于拜登的讲话,美国主流媒体大多发文称赞,并不约而同地将关注重点放在了对特朗普的批评上。自上任以来,拜登一直避免公开谈论特朗普,但他在6日讲话中却连续16次提及点名“前总统”,这被美媒视为其“迄今为止最为强硬”的措辞。
  《今日美国报》形容此次讲话“令人震惊”,即使拜登没有直接提到特朗普的名字,但他频繁批评“前总统”,这就等于明确把国会骚乱的责任全部归咎于特朗普。与以往大不相同的“激烈表态”,似乎意味着拜登对特朗普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
  《国会山报》提到,拜登在“不点名”批评特朗普时,还特别强调了特朗普“失败的前总统”的身份。“他不仅是一位前总统,而且还是被打败的前总统。”拜登说,“他以700多万张选票的差距输掉了,这是一次全面、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没有证据表明选举结果不准确。”
  报道认为,拜登特意强调这一点,意在消除特朗普'选举欺诈'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打消美国民众的猜疑,明确他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合法性。

  《华盛顿邮报》则注意到,拜登发表讲话的大厅,在一年前的国会骚乱中曾爆发过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拜登讲话的核心是所谓的“美国灵魂”,他强调人们正卷入“民主与独裁的斗争,多数人的愿望和少数人的贪婪的斗争,民众自决权力和自私自利的独裁者的斗争。”
  报道认为,拜登试图通过这一主题将特朗普塑造成'美国灵魂'的敌人,并恢复美国民众对美式民主的信心。他对特朗普的抨击也将让两人走上更具对抗性的道路。
  CNN在吹嘘“拜登最具激情的演讲之一”的同时,也披露了一些'幕后细节'。报道援引白宫官员的消息称,总统办公室起草演讲稿的过程中,主要关心的是对特朗普的攻击要持续多久、措辞应该有多严厉,是否要直接提到特朗普的名字反倒不是重点。
  “讨论前总统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政治行为。”一名白宫官员说。
  白宫官员表示,由于“选举欺诈”的说法在共和党内部依然盛行,质疑“美式民主”的声音在美国民间更是此起彼伏,新冠疫情又削弱了拜登的支持率,拜登现在正需要一根“政治救生索”。白宫希望这次拜登“精心准备”的讲话能帮助民主党人团结起来。
  与大多数赞赏拜登讲话的美媒相比,向来与拜登及民主党人对立的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则并未做出多少评论,只容6日的讲话是针对特朗普的一次“尖锐的批评”。福克斯新闻的政治评论员达娜·佩里诺批评称,拜登的言论“更为尖锐,相当政治化”。

  英国《卫报》也称,拜登6日的这番讲话,堪称对特朗普“最尖锐的谴责”。
  特朗普:拜登用我名字分裂国家
  对于为何不直接报出特朗普名字,拜登解释,他关注的是对美国政治体系的威胁,而非特朗普本人。
  《华盛顿邮报》指出,拜登6日的讲话,让他和特朗普走上了一条更具对抗性的道路。
  另一边,被当众羞辱的特朗普也不甘示弱,路透社称,在拜登发表完讲话后数小时内,连发三份声明,指责拜登分裂国家。
  “拜登正在用疯狂的边境开放政策、腐败的选举、灾难性的能源政策……来摧毁我们的国家。他今天用我的名字试图进一步分裂美国。”特朗普说。

  拜登希望继续前行,但政治闹剧的余波仍在
  尽管拜登的讲话赢得了多数美媒的称赞,但美联社则分析认为,拜登虽然通过激烈的抨击对特朗普做出了回应,可这带来的却未必都是正面影响,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种种闹剧和国会骚乱的阴影至今仍未消退。
  美联社夸张地宣称“挑战特朗普是拜登的使命”,拜登用一场“发自肺腑”的讲话宣示自己是“美国民主的捍卫者”,但该社同时指出,这次交锋或许并非拜登乐意看到的,而是他“不情愿的选择”。
  报道指出,拜登政府时至今日仍未能完全摆脱特朗普时代的阴影,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巨大影响力其实让拜登政府陷入了一种矛盾:凭借总统的身份,拜登可以在与特朗普的较量中占据有利地位,但谈论前总统这种政治行为本身就会提升特朗普在全国对话中的地位。
  如今美国两党正围绕未来的大选开展博弈。共和党人在积极扩散影响力,在地方选举中安插“自己人”;民主党人则试图推动投票改革,将该党长期以来的优先事项作为立法工作的重点。
  与此同时,身为失败者的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控制力反而比过去更强,他与反对自己的共和党人针锋相对,还筹集了竞选资金备战2024年大选。考虑到特朗普和拜登都有再度角逐美国总统宝座的意向,两党的明争暗斗或将为下一届总统大选增添更多不确定因素。
  报道提到,拜登在6日讲话结束后,也向美国记者解释了自己为何要选在这个时候猛批特朗普。“必须认识到伤口的程度才能找到治愈的方法。”拜登说,“你必须面对它。这是伟大的国家所做的事,他们面对现实、处理它,然后继续前进。”
  不过美联社坦言,虽然拜登希望美国在国会骚乱过去一年后“继续前进”,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种种闹剧的余波却远没有消失的迹象,它仍将深刻影响'美国民主'的未来。
        (稿源:转自观察者网  作者:王恺雯/陈思佳)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1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