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


美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

在青年人和其他人的思想上,已经朝着社会主义的方向发生了可喜的转变。这主要是由于麦卡锡主义反共产主义势力的衰落和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所带来的恐慌。我们国家越来越少的人相信环境问题、战争问题、不平等问题和医疗保健系统问题可以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得到解决。我们认为,这是目前正在发生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我们尽一切努力鼓励和支持这一现象,并使其朝着有效的政治行动的方向发展。我们强调组织和联盟建设,并准备好与各种愿意倾听我们并愿意采取行动的团体和个人对话。我们谨慎地在大众组织(工会等)和联盟中民主地工作,尊重他们的决策结构,尽量不把自己强加为“领导者”。我们非常愿意与有共同最重要目标的宗教合作,并且不排斥信徒加入我们的党。我们看到,申请入党的人数目前在大幅度增加。

美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

美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jpg

原编者按】此次疫情暴露了美国医疗体系的弊端,也给公众带来很多反思。美国共产党官网于5月22日发表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一文,该文章为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AKEL)与美国共产党联合主席罗莎娜·坎布伦和乔·西姆斯的访谈,对美国医疗体系问题、种族问题以及美国共产党的发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下面是文章具体内容:

问: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它却无法支撑自己的医疗体系。这是因为其医疗保健系统主要掌握在私营部门手中吗?

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许多其他发达工业国家开始着手建立公共所有和管理的卫生保健系统时,美国落在了后面。在其他国家,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党在工会中强大存在是这背后的推动力,但是在美国,这一方向的运动被麦卡锡主义的镇压性反共主义运动和反劳工的政治现象所阻碍。1947年,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不顾杜鲁门总统的否决,通过了塔夫脱-哈特利法(Taft-Hartley law),将共产主义者和大多数工会排除在外,削弱和边缘化了。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摧毁了那些反抗的工会,并对美国共产党发起了迫害运动。这种情况也切断了美国工会与其他一些国家工会的联系,包括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会。因此,美国的工会没有继续推动由政府出资经营“国民医疗保健服务”,而是试图通过与雇主逐一谈判达成协议,以满足其成员的需求。根据这些协议,医疗保健计划在谈判达成的合同中被列为“附加福利”。

除了一些市、县的地方卫生部门之外,私人和公司的利益主导了卫生保健的融资。这种私有化的结果,也包括大量以营利为基础的私人医院和诊所,意味着非工会工人和一些工会工人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因为他们没有合同或合同非常脆弱,此外,医疗费用的上涨已经失去控制,使得医疗体系的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富裕国家。激进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尤其是从1980年罗纳德·里根担任总统开始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极大地损害了现有公立医院和诊所的财务状况,包括那些旨在满足退伍军人、土著居民、城市和农村贫困人口需求的医院和诊所。现有的迹象强烈表明,公众已经厌倦了这种不可持续的局面,在目前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强烈支持改变公共体系,这是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竞选纲领的一部分。

问:美国共产党庆祝其成立100周年,同时保留了在各方面进行长期斗争的传统。你从这段自豪的历史中学到了什么?美国共产党在今天的作用和影响是什么?它如何说服美国人民相信它的立场,以及它在活动中面临哪些障碍?

答:尽管我们的政党发展迅速,尤其是自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以来,但我们仍然是一个相对较小的政党。因此,经过101年的斗争,我们懂得了,我们的工作不能离开工人阶级运动和一切民主的人民运动。从我们党在1919年成立之初,美国统治阶级就试图通过各种计划把我们从工人阶级和群众中孤立出来,这些计划包括镇压、诽谤和制造分裂,例如种族主义。因此,我们不能沉溺于宗派幻想。过去的镇压也使我们的许多党员和活动人士不可能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公开站出来,不是因为害怕受到暴力和监禁,而是更担心被工人阶级运动孤立。麦卡锡主义使我们的工作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20世纪70年代极为困难,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一些主要成员被监禁和驱逐出境,其他一些人流亡到其他国家,如墨西哥和法国。在中学和大学里教书的党员知识分子,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这段时期失去了工作,严重削弱了我们影响青年群体的能力。

另一方面,我们认识到,尽管有各种困难,我们必须保持本组织的力量和我们的立场和信念的一致性,必须在群众运动中工作,在联合中工作,必须始终保持我们党的性质,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统,也要提防取消主义。自从麦卡锡主义在我国的影响消退以来,我们发现越来越容易接触到工薪阶层的公众,尤其是但不限于青年、受压迫的少数民族和其他受资本主义制度危机影响最严重、受右翼意识形态攻势影响最小的群体。我们积极利用网络交流和社交媒体来补充和扩大我们对公众的影响。我们在公共场合尽可能多地就各种问题发表讲话,即使是那些还没有准备好加入我们的政党的人,也对此热烈欢迎。我们的两个官方线上网站,美国共产党官网和人民世界网站,以及我们的一些党区和地方集体的网站,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的许多推广努力,使我们除现有党员之外,拥有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在这一点上,目前我们面临的主要障碍不是镇压,而是资源,我们迫切需要发展我们的成员,尤其是青年群体。

问:美国在国际关系和其他许多问题上发挥着极其消极的作用。例如,它撤回了伊朗核协议《巴黎气候协议》(Paris climate agreement)的签字,无视全球层面的后果。美国人民对这些政策了解多少?

答:这会推翻美国政府和统治阶级压迫世界各地进步组织和社会主义政府的意图,特别是在古巴、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及其与沙特阿拉伯等专制和反动政权的结盟,以及利用单方面制裁迫使整个国家屈服的做法。当然,这些政策是在帝国主义的大背景下产生的。我们可以自信地说,这些糟糕的政策都不是从任何一种大众需求中产生的,事实上,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人反对他们。大多数美国人都意识到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的危险,并希望对此采取行动。事实上,工人阶级中几乎没有人希望与伊朗开战,许多工人也意识到,与墨西哥或中国打贸易战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绝大多数人支持上届政府改善与社会主义国家古巴之间关系的工作。向另一个方向推进的是有组织的右翼,福音派基督教会的某些部门,以及强大的大众媒体力量,它们往往是欠城市化社区的唯一新闻来源。在立法范围内,很难找到反对这些危险政策的理由,因为主要的反对党民主党虽然不像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那么极端,但在很多问题上不够强硬。最近在民主党阵营中,有一些人的观点和言论往往打破了这种模式。此外,尽管美国公众舆论并不支持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但和平运动目前还不是最激烈的时候。我们党正努力通过我们的和平与团结委员会来改变这一点。

问:美国政府对移民的立场可以说是不人道的。家庭的暴力分离和围墙的修建引起了全世界的强烈抗议。美国对此有何反应?

答:在这个国家,一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但与此同时,在我们的民族文化中一直有一种民族主义、仇外的倾向。目前,国家政府正在积极扶植后者,使其具有特别的暴力和种族主义倾向。不仅移民和难民被拒之门外,有时被关在边境,而且在该国的内陆地区,使移民继续聚集在一起,给那些想成为永久合法居民或公民的人制造了困难等等。

美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社会主义

这主要是由特朗普政府和极端主义、种族主义的右翼分子推动的,他们构成了特朗普政府的很大一部分政治基础。反移民宣传的重点是担心本国劳动人民失去工作和工资或工作条件受到削弱,把拉丁美洲的移民说成是强奸犯和毒贩,把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移民说成是潜在的恐怖分子。但在大众舆论层面上,这并不完全成功。“被关在笼子里的儿童”以及现在某些行业的移民工人死于COVID-19大流行病的景象震惊了许多人,因此,人们普遍认为应该停止这种激进的迫害,并找到非法移民使自己的处境合法化的机制。总的来说,在美国工人阶级的某些部门,例如在有很多移民的城市地区,反移民情绪低于那些没有移民同事、朋友或邻居的较少的边远社区。工会、少数族裔社区、许多教堂和基督教、犹太教和其他宗教社区,大多数民主党人,以及部分资产阶级,大声疾呼并积极地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暴力反移民行动。当然,我们党视工人为美国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无论他们的种族或民族、出生在哪里、公民身份或在美国的法律地位如何,因此我们为所有人争取充分的法律和政治权利。

问:美国共产党对即将到来的选举持何立场?伯尼•桑德斯退出竞选的事实是否会让事情变得更困难?这个政党是如何竞选的?在总统选举的预备阶段,它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答:事实上,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已经暂停了他的总统竞选活动,并要求选民支持可能成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前副总统乔·拜登。桑德斯是一位公开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人,在我们的选举政治中,他比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人走得都远。他没有把自己的代表拉出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他们将参与并继续在这个论坛上寻求比民主党通常在国家层面所拥护的更好的政策。美国共产党的长期政策是不支持其他政党的选举候选人,我们有时也会选举自己的候选人,最近主要是在地方政府层面。我们认为桑德斯现象是非常积极的。许多积极参与竞选的年轻人现在感到非常失望和沮丧,我相信我们党在这个节骨眼上的部分责任是帮助他们克服这些情绪,尤其是不要呆在家里抵制11月的选举。我们鼓励这些有进步思想的人继续积极参与,关注斗争中提出的问题,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优先考虑让特朗普及其盟友下台。

问:如今尤其是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兴趣似乎在高涨。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美国共产党是如何与左翼、进步和民主势力建立联盟的?

答:的确,在青年人和其他人的思想上,已经朝着社会主义的方向发生了可喜的转变。这主要是由于麦卡锡主义反共产主义势力的衰落和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所带来的恐慌。我们国家越来越少的人相信环境问题、战争问题、不平等问题和医疗保健系统问题可以在资本主义框架内得到解决。我们认为,这是目前正在发生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我们尽一切努力鼓励和支持这一现象,并使其朝着有效的政治行动的方向发展。我们强调组织和联盟建设,并准备好与各种愿意倾听我们并愿意采取行动的团体和个人对话。我们谨慎地在大众组织(工会等)和联盟中民主地工作,尊重他们的决策结构,尽量不把自己强加为“领导者”。我们非常愿意与有共同最重要目标的宗教合作,并且不排斥信徒加入我们的党。我们看到,申请入党的人数目前在大幅度增加。

  (稿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由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王雨编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ERR:(SohuChat)不可识别的扩展函数标签]

↓扫描下方二维码可快速在手机上浏览:

关于我们|版权申明|繁体中文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6-2020 平顺文艺 联系电话:13970079758 电子邮箱:jxcjwy@126.com 技术支持: 华夏互联hx008.com 赣ICP备06004812号 法律顾问:朱启谋律师 赣公网安备 36011102000073号